技术负责人释疑4000公里时速列车:应自信些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8月31日 21:23 来源:澎湃新闻网

中国航天科工正在研究论证最高时速达4000公里的“高速飞行列车”,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高速飞行列车”效果图。

8月30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石泉透露,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航天科工”)开展了“高速飞行列车”的研究论证,拟通过商业化、市场化模式,将超声速飞行技术与轨道交通技术相结合。研制的新一代交通工具,将利用超导磁悬浮技术和真空管道,致力于实现超音速的“近地飞行”。

相关负责人在第三届中国(国际)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上讲解“高速飞行列车”。

随后,“高速飞行列车”项目技术总负责人毛凯在接受澎湃新闻等采访时表示,“我们有非常好的技术储备,高温超导等相关技术以及我们的一些航天技术,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

中国航天科工方面称,公司拥有丰富的重大项目系统工程实践经验和技术积累,具有大工程必备的仿真建模和大系统试验能力,国际一流的超声速飞行器设计能力,这些为“高速飞行列车”项目建设提供了重要的基础。

中国航天科工相关负责人透露,“高速飞行列车”项目的落地将按照最大运行速度1000公里/小时、2000公里/小时、4000公里/小时三步走战略逐步实现。

“高速飞行列车”效果图。

毛凯透露,与国外相关公司正在研发的“超级高铁”不同,中国航天科工的“高速飞行列车”无需车轮就能跑起来。

毛凯还透露,“高速飞行列车”已进入部分关键技术攻关阶段。据了解,“高速飞行列车”工程项目在实施过程中注重发挥各方面优势建立“国家队”,联合了国内外20多家科研机构,成立了国内首个国际性高速飞行列车产业联盟,目前团队拥有相关领域的200多项专利。

中国航天科工方面称,与国外同类企业相比,中国的企业起点高,利用航天超声速相关技术,航天科工是全球首个提出超声速地面运输系统的集团公司。

针对部分公众提出的“安全性”等问题,毛凯回应道,“高速飞行列车”加速的时候,是按照人能承受的速度慢慢加速的;减速的时候,也是按照人能够承受的范围慢慢减速的。“不存在对人体有伤害这一说法。”

毛凯表示,安全性是“高速飞行列车”项目团队考虑的首要问题,“我们也有考虑票价制定的问题,但这不是目前我们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票价制定到时会与运营方一起商定。”

中国航天科工方面未公布“高速飞行列车”研制节点。对此,毛凯回应称,“关于研制节点,目前我们是有一个计划安排的。但是,这样一个大型的工程,我们得对公众负责,我们需要详细、深入论证研究之后,才能公布相关信息。”毛凯补充道,“有的问题可能会有变化,(相关研制节点)可能提前,也可能滞后。”

毛凯呼吁,“高速飞行列车”的研发,需要各方力量齐心协力,“也希望公众给我们一点时间、信心、环境。因为创新需要环境。”

“高速飞行列车”效果图。

以下是毛凯对“高速飞行列车”的安全性、成本、技术路线等问题的回应:

关于安全性:“不存在对人体有伤害这一说法”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最大速度达4000公里/小时,人在车厢里能承受吗?

毛凯:列车加速的时候,是按照人能承受的速度慢慢加速,减速的时候也是按照人能够承受的范围慢慢减速。火车加速,你有感觉吗?因为它加速度小,所以你没有感觉。飞机起飞人有感觉,因为它加速度大。飞机飞行过程中,人是没有感觉的。人的感觉不取决于(交通工具)的速度,而是取决于加速的过程。

不存在对人体有伤害这一说法。

安全性是我们考虑的首要问题,这对我们的设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目前,在这种新的领域,没有一个完整的标准体系,我们现在在参考一些现有的标准体系,也会根据我们的需求制定一些标准体系。

关于乘坐体验:“有温度、供氧、干湿度等控制系统”

记者:如何保证乘客在“高速飞行列车”内的舒适度?

毛凯:“高速飞行列车”内部需要人机环境去维护人生存的舒适度,有温度、供氧、干湿度(等控制系统),和飞机机舱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

关于成本:“成本肯定会越来越低”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的成本会很高吗?

毛凯:随着项目产业化和技术的发展,成本肯定会越来越低,这是必然的趋势。我们考虑成本时,是看绝对价格还是相对价格,单位时间内到达的距离,或者单位人消耗的能源,这些指标是比较有代表性的。而不是单纯地从票价上去算。

关于票价:“肯定是要让公众接受”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是否会很贵,甚至是几万元一张?

毛凯:我们也有考虑票价制定的问题,但不是目前我们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到时候会与运营方一起商定。票价方面,我们其实是有一个对标的,肯定是要让公众接受的。

关于技术路线:“不需要车轮就能跑起来”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在技术上有哪些特色?

毛凯:我们采用的技术路线和国外相关公司不一样,,国外采取的悬浮方式需要车轮先跑起来,达到一定速度才能悬浮起来,我们采取的高温超导磁悬浮方式属于被动悬浮方式,没有初速度也能悬浮起来,不需要车轮就能跑起来的。

“高速飞行列车”采用的动力系统是电磁推进。

“高速飞行列车”采用的真空管道不是绝对真空,是接近真空。

我们的超导磁悬浮本身已经达到一定水平了,它的实用化需要我们系统工程的牵引。

“高速飞行列车” 目前在开展部分关键技术攻关。

关于技术特色:仿真建模及大系统试验是强项

记者:中国航天科工在研制”高速飞行列车”上有哪些优势?

毛凯:第一,我们是把航天技术和运输技术,以及航天系统和运输系统结合在一起;第二,我们的超声速飞行器设计能力国际一流;第三,仿真建模及大系统试验都是我们的强项。除此之外,我们联合了相关单位,比如高温超导磁悬浮(技术),我们就联合了相关单位来做这件事情。

关于站点设置:“站点的设置根据需求、规划来设置”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站点与站点之间的距离是否会很远?

毛凯:因为“高速飞行列车”有一个加速的过程,有一个减速的过程,要保证它能安全地停下来,同时保证人体处于舒适状态。只要保证了加减速的距离,中间有巡航段,站点的设置实际上是根据需求、规划来设置的。

关于投入:”不能单纯地去看一个交通系统的投入”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项目怎么去测算投入和产出?

毛凯:交通产业本身是个战略性的产业,它能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它最大的作用是改变人的生活方式,带动人流、物流(流动),加速资源配置,促进产业升级。所以,不能单纯地去看一个交通系统的投入。很多交通系统是国家的需要,老百姓也感觉这是需要的,它带动的相关经济(产业)的发展,我相信比它(产生的价值比)投入的要大。

关于研制节点:“我们是有一个计划安排的”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研制节点是怎样规划的?

毛凯:“高速飞行列车”是一个复杂的大型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系统、专业,现在我们也在反复确认。关于“高速飞行列车”的研制节点,目前我们是有一个计划安排的。但是,这样一个大型的工程,我们得对公众负责,我们需要详细、深入论证研究之后,才能公布相关信息。有的问题可能会有变化,(相关研制节点)可能提前,也可能滞后。

关于投资引入:“一定会引入民间资本”

记者:“高速飞行列车”项目会引入民间资本吗?

毛凯:目前在谈合作,一定会引入民间资本。首先,要做成这件事(实现高速飞行列车的落地),一定是集全国乃至全球的力量,一定是开放(的态度),你想一家独霸的话是做不了的。现在,我觉得非常好的一个氛围是,我们国家的各个部门、企业都有协同创新的精神。目前,我们已经联合了几十家单位,后续还要再联合一些单位、团队来做这件事情。这肯定是一个联合,包括技术、资本等方面的联合。

关于质疑:“中国人应该自信一些”

记者:你们如何看待怀疑的声音?

毛凯:大家一定是会有不同意见的。我觉得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我们的使命就是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关于)“高速飞行列车”项目,我们的步骤也不是一下子就达到4000公里/小时的速度,我们先从1000公里/小时做起,然后往2000公里/小时、4000公里/小时的速度去走。

我觉得再困难也没有“两弹一星”的研制过程困难,那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现在,我们在电磁技术、磁悬浮,以及航天技术上都有一些储备。

全世界也不光我们一家在干。我们中国人应该自信一些,航天技术、高铁都是中国名片,为什么两项技术加在一起就不能引领世界呢?

不是我们异想天开去做,我们的技术已经储备好几年。这项技术实际上1904年就有人提出这个概念了,国外的Hyperloop One、HTT等公司也在做。

大家从各个方面给我们提一些意见,对我们也是一种帮助。我觉得这是好事。

关于信心:“我们有非常好的技术储备”

记者:你们研制“高速飞行列车”的信心源自何处?

毛凯:第一,我们有很好的经济条件,我们的经济基础还是比较好的;第二,我们有非常好的技术储备,高温超导等相关技术以及我们的一些航天技术,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第三,我们有很好的人才储备和试验条件;第四,我们有非常好的政策环境,现在国家在推军民融合、创业驱动,这个项目恰恰是军民融合、创新驱动的一个例子。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