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破旧立新,将领能上能下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0月12日 16:54 来源:龙七公

十八大以来,军队进行了史上最强改革及史上最严反腐,落台将领人数刷新历史,人事调整幅度和力度同样惊人。仅从二○一六年初至今的不到两年时间内,军队已经进行了三轮大规模洗牌。

第一轮就是军改。一五年底至一六年的军改,废除四总部、七大军区,重新组建军委十五部门、五大战区及陆军、战略支援部队,二炮改组为火箭军。改革同时就伴随着人事调整,这一轮的调整重点在于战区。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济南军区政委杜恒岩等以改革契机调任军委机关部门副职,韩卫国等“东南子弟兵”则趁势上位出任战区司令员。但当时参、政、后、装四总部改革后,均延续了旧班底,临时维持稳定。

如果说第一轮尚属“三号风球”,今年初,“八号风球”的洗牌突至,十几位一九五一至五三年出生的上将被集体解职,提前退役,包括军委联参部副参谋长孙建国、戚建国、王冠中、徐粉林,政工部副主任贾廷安、吴昌德、杜恒岩、杜金才等,许多机关几乎为之一空。而后,许多岗位曾空缺数月。

就在外界认为最后的洗牌机会将通过十九大完成之时,八月份军队再起海啸,曾分别执掌作战、人事两大实权的军委参谋长房峰辉、政工部主任张阳等两位军委委员落台,全体军委委员同时免去兼职,参、政、后、装四部门首长及陆、海、空、火箭四大军种司令员全部换将。五大战区共十个正职岗位,已换了三位司令、三位政委。军改仅仅过去一年半,军委机关最重要的一厅六部三委,只剩下国防动员部部长盛斌、科技委主任刘国治二人还留任,其馀部门全部又更换了一轮。可以说,军队在十九大之前提前完成了破旧立新的任务。

大规模的解甲归田,就必须有同等规模的人来补位。将领提升原本都有一定的阶梯资历,然而动辄几十位上将同时免职,要同时填补空缺并非易事,必然出现超常提拔、火箭升官。如新任北部战区司令员李桥铭,一三年七月刚刚升任第四十一集团军军长,一六年初升任北部战区陆军司令员,仅仅过了一年多就提拔为正战区级,是三十多年来升迁最快的例子。上一例要追溯到一九八五年,第一军军长傅全有因对越作战有功,直升成都军区司令员。

对比来看,李桥铭的老上司李作成,一九九八年出任第四十一军军长,直至一三年才跻身正战区级,用时十五年。李作成在十八大后步步受重用,近期由陆军司令员调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即设在联参部,而五大战区的职能就是按照军委联指中心的授权,指挥本战区内所有部队。老部下李桥铭得以超常提拔执掌北部战区,从侧面反映了李作成今时的话语权。

李桥铭今次升官,成为解放军全军最年轻的正战区级将领,也是继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张书国之后,第二位“六十后”正战区级将领。张书国同样是火箭式提拔的典型案例,一四年底由第三十九集团军政委升任成都军区副政委,仅过半年调任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又半年之后担任陆军政治部主任,今年再升任军委后勤部政委,两年多之内已四易其位。但在十九大前夕,张书国突然被DQ代表资格,可见祸福难料,波诡云谲。

而接替李作成的新任陆军司令员韩卫国,则创下了上将晋升速度的历史纪录。一五年七月刚晋升中将,今年七月就晋升上将,原本担任中将满四年、正战区岗位满两年方能晋升上将的规矩,已经不复存在。这批在十八大之后超常规快速提拔的将领,已成为掌控军队的中坚力量。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