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李明哲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2月2日 12:04 来源:德国之声

李明哲被中国大陆判刑入狱,我相信很多台湾人心有余悸:以大陆公安无所不用其极的能力,不仅没有给他戴上"嫖娼"、"经济诈骗"或"非法经营"的帽子,而且挖掘出来的罪证仅仅是在社交媒体发表言论,以及在大陆期间参与讨论活动,批评中共专制政权。就这样,他犯下了"颠覆国家政权罪"。

李明哲所犯"罪行",不过是一个民主社会的公民再正常不过的言行之一。我可以列出一个很长的名单,名单上的台湾人不仅通过社交媒体,甚至出版文章和书籍,不仅参与网友聚会,甚至在学术活动和更大的平台,批评中共专制政权。李明哲该囚5年的话,有些影响力更大的人简直该五马分尸了。

我知道有些人在细研案情,想找出"李明哲做了什么我没有做的事",好像那才是他更倒霉的理由。如上所述,李明哲也可以找出一大堆"他们做了什么我没有做的事",而且同样可以猜想他们的"罪行"更加严重。

还有一些人作出决定:再也不去中国大陆了。这样的确会安全很多。不过他们似乎忘了:香港出版人李波也曾经作出同样的决定:呆在香港,不去大陆。没过多久,他在香港铜锣湾书店的仓库被大陆人绑架。接下来的回应是:"台湾毕竟不是香港!"需要提醒的是,同样的话香港人也说过无数次:"香港毕竟不是大陆!"

香港的硬盘就不会坏吗?

这种风险排除逻辑并非港台独有。我在广州南方报业工作时,曾经被国保"喝茶"。国保威胁说:"你应该庆幸生活在广州,只有在这里我们才对你这么客气。"意思假如在北京上海,早就刑罚侍候了。从八十年代开始的二三十年间,这样的想法很普遍: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毕竟不同于北方。因此,广州才有《南方周末》等大胆敢言的媒体。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广州媒体的遭遇和北京上海并没有什么两样。我和家人也很快被警察找上门来。

广州媒体开放的年代,"岭南文化"是一个解释。不过香港人很快作出区分:我们和广州的粤语都不一样,香港毕竟不是广州!这样的区分并不能保护他们。2013年10月,计划出版余杰作品《中国教父习近平》的香港晨钟书局出版人姚文田在深圳被捕,两年后被以"走私罪"判刑10年。2014年5月,香港政论刊物《新维月刊》、《脸谱》创办人王健民与杂志编辑呙中校,先后在深圳家中被公安带走,随后获刑五年三个月及两年三个月。

于是香港人想,如果你要批评中共政权,那就不要去大陆。铜锣湾书店案之后,又有人想,那就不要批评中共政权了,老老实实在香港"打好一份工"总可以吧。北京的回答是:不可以!不仅有马云这样的"爱党企业家"购买了《南华早报》,要求编辑记者学习"看见了也不说"的"东方智慧",而且"六四"从学校教科书上删去了,"领导干部"还要学习"十九大精神","统一思想"才能过关。

倒退十年,这些事都难以想象。同样,今天的人们也难以想象:十年之后,香港会出现幼儿园虐童之后,投诉的家长被抓了,监控设备的硬盘坏了吗?与此同时,"低端人口"被清理,"高端人口"被纪委谈话,你会觉得奇怪吗?

不可以,西方人也不可以

香港毕竟不是大陆,台湾毕竟不是香港。按照这种逻辑,瑞典更不是中国了。铜锣湾书店的出版人之一、长期居住在德国的瑞典公民桂敏海(又名"桂民海"),2015年10月在泰国的海边公寓被中国大陆人绑架,后上央视"认罪"并被判刑。在代表中国方面意愿的"认罪"录影中,桂敏海给出的理由是:"我虽然有瑞典国籍,但是我真切地感到我还是一个中国人,我的根还是在中国。"

不要因此庆幸你不是中国人。身为白人的瑞典NGO工作者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同样在北京被秘密抓捕,然后在央视"认罪"之后被驱逐出境。以前人们认为,西方学术机构,以学术的态度和方法研究中国问题,是没有问题的。英国的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和德国的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前不久被迫从网站删除文章的遭遇告诉我们:这样也是不可以的。

现在人们又想:好吧,我们在西方做自己的研究,这样总是可以的吧?事实上,中共政权正在以各种努力告诉西方人:未来有一天,这样也不可以。不见棺材不掉泪,人们更喜欢自欺欺人,视而不见。

谁在危害中共的安全与稳定?

相较而言,中国政府更加诚实:针对李明哲案,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周三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李明哲所作所为是否危害大陆的安全与稳定,应该由大陆法律判定,而不是由台湾当局和一些政治组织的主观偏见判定。"不要忘了,"大陆法律"也即中共政权早已经判定:西方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宣扬民主宪政、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就是对其政权的安全与稳定的危害。

假如到了那一天,似乎还有一条出路,那就是亲中投共,成为他们的自己人,这样总可以吧?人类历史再也清楚不过地记载着:包括中共在内的任何专制政权,折磨得最惨烈的、弄死得最多的就是自己人。

也许读者会说: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了,极端的假设永远都不会发生。是的,没有专制政权最终统治全球。但是,一定要记住,那不是因为"我没有做别人做的事",而是因为"别人做了我没有做的事"--是因为前面一直有人在抗争,你才有了退缩的余地;而不是因为你一直在退缩,才有了苟且偷生的机会。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