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中医没用,而是你根本没见过真正的中医!

1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6月3日 11:21 来源:我是纽约君


你觉得中医没用,

只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的中医!

1

我们中医诊断学的老师上课的时候

给我们讲了一个脉象,

雀啄脉。其脉如名,七死脉之一。

后来老师说,

她的老师临走时把她叫到床边(当时她值班),

笑着对她说:“你来把把我的脉吧,

这个很稀少的,叫雀啄脉。”

我觉得厉害的中医,大抵如此。



2

白天抄方看病,晚上读书讲经,

我在伯父身边度过了

五年典型的中医师徒相授的学习生涯。

二伯最后一次教我,是临终前的一刻。

那是1978年1月17日,春寒料峭,二伯病危,

等我赶到他身边时,经过他的学生们的抢救,

能坐起来了,面色潮红,精神尚好,

大家松了一口气。

二伯一会儿招呼伯母,

给参加抢救的学生煮荷包蛋下面,

一会儿喊我接尿,当我刚把尿壶凑上去,

二伯忽然抓住我的手,叫我摸他背上的汗,

连声问:“摸到没有?摸到没有?

这就是绝汗,‘绝汗如油’啊!”

话音刚落,便气绝而亡。

二伯用他生命迸发的最后一闪火花,

为我上了最后一堂课。

这是怎样的一堂课啊,

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3

我亲历最厉害的中医,

应该是上海岳阳医院的李大夫,

他的针灸进针不疼,

也没啥感觉,据说是一种手法,

和那种尽量得气有酸麻感觉的针灸方法不同。

去年因为颈椎疼,无论怎么锻炼都没用,

脖子一直感觉又疼又紧绷。

结果到了诊室李大夫轻飘飘扎了三个针,

一下子疼痛全消失,

像是六七年的担子被放下了!太厉害了

而且第二次去扎针的时候,

李大夫轻飘飘三针扎过,

随口问了一句:晚上睡得如何?

我说:颈椎疼,睡得时候总觉得容易醒。

李大夫说:那再给你一针,晚上睡个好觉!

手一抬扎到头上。

结果晚上回家十点不到就开始瞌睡,

早上八点起床!

4

我认识一个老中医,

现已年过七旬,相识十八年。

那是90年代,

中国还没有流行抑郁症这个词语,

在温饱问题尚未解决的年代,

此病身边基本无人可以理解。

彼时我妈患病,

精神濒临崩溃,家庭摇摇欲坠。

历时三年,望闻问切,彻底痊愈。

此役让我深刻明白了什么叫指东打西,

什么叫悬壶济世,堪称神迹。

我每年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口腔溃疡,

生活质量一塌糊涂。

为了治疗,自己买过各种西瓜霜,

冰硼散,均不见效。

试过各种偏方:白糖,蜂蜜,VC片。

也吃过天然维生素,

葡萄糖酸锌片,基本只是心理安慰。

甚至去医院验过血,身体各种指标正常,

但是就是不停的口腔溃疡。

此医把脉之后,赠我三个字:肝火旺。

药方一个:同仁堂龙胆泻肝丸,

一天两次吃一个月。

谨遵医嘱,彻底治愈。

八年顽疾,一朝解脱。

我于2013年5月不幸得了慢性附睾炎,

西医宣布放弃治疗,

无法痊愈,转而求助于他,

此时病症已经较为严重,

疼痛已导致无法行走。

现在回想,那时的天空都是黑色的。

因中医见效太慢,

治疗期间无数次的心灰意冷,

在家人的鼓励下坚持了下来。

终于历时一年零八个月,基本彻底治愈,

保证生育能力,且无后遗症。

本人于11月16号顺利参加合肥国际马拉松。

感激涕零。

此人看病过程:

患者基本上只需告诉他自己哪里不舒服,

把脉之后,剩下的你就只用听他叙述,

包括你的日常生活,饮食习惯,不良嗜好。

他皆可如数家珍,每次见他我仿佛都是赤裸而行。



5

我见过医德最高的医生

是原来上海第二人民医院的张医生。

我因为长时间的干咳,

久治不愈,能用的药都用过了,

最后在西医的建议下找找中医调理。

经人介绍去了张医生家看病。

开了一周的方子,吃了三付药,

第四天早上醒来仿佛没生过病一样!

后来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理,增强体质。

和医生熟悉后就开始咨询

是否需要食用一些燕窝补补肺?

当时张医生的话让我触动很大,

大致意思是说:

“作为一名医生,应尽力保护自然,

能不用稀缺资源的就不用稀缺资源。

同时要保护病人,能不用猛药的就不用猛药;

能不用贵药的就不用贵药。”

大医如斯,保护自然,爱护病人,

是自然与人类的守护者!



6

我见过最高明的中医

是我目前正在看的老中医,

我们都亲切的称呼他“老爷子”。

一直知道老爷子医术高超,

不但能治愈癌症,还能看好自闭症。

但真正让我感受到老爷子神奇医术

却是我带我侄女婿去给他把脉。

当时老爷子一边把脉一边轻描淡写的

随口说了一句:“今年要当爸爸了。”

要知道我也才是前一天才知道我侄女怀孕的消息,

而老爷子把男脉而知女脉,不可谓不神啊!

7

中医的神奇,只有自己体会了才知道,

不然说出来,别人都说你是骗子。

我12岁的时候,

有一次打篮球大拇指挫伤,

父亲带我去一个中医那里,

说这个医生很神奇,

跌打损伤之类的一摸就好。

我记得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

我把手伸过去,这位医生看了我的大拇指,

一边接过我的手,一边就问:

“是不是这地方疼?”

话音刚落,我还没有回答,

我的大拇指就被他向外一拉...

"好了,回去吧"“多少钱,孙医生?”

父亲问,“不要钱,去吧”

我记得第二天基本上肿的大拇指基本上就可以活动了。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个医生,

老家基本上城里面没有人不认识他,

但是我印象中只是这个医生很厉害,

言语间就把病给治了。



8

在我小时候曾经是个非常胖的娃,

跟米其林轮胎似得,简直是人见人爱。

胖胖的,肉嘟嘟的。

大概5、6岁的时候吧,

有一天跟父母出去玩,中午吃的是路边的饭盒。

怎么说呢,

所有人吃完没多久就开始上吐下泻,

只有我一个人还蹦蹦跳跳的,

一点事都没有,大家还说我这小孩挺厉害啊。

然后过了两天当我想起床的时候,

我还有印象,当时我想站起来,

结果刚站起来就直接摔倒在地上,

爬都爬不起来。

然后我妈知道坏了,赶紧带我去看急诊。

去的是一个本地的儿童医院,

我在一个省会城市,也算是大医院了。

到了医院检查了下,医生当即决定要住院。

我就记得天天躺在病床上,

站不起来,每天都在吊水,

从我早上7点起来,到我晚上睡觉,

一天能吊10几瓶。

后来护士在我手背上连个扎针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只能挑看起来旧一点的针孔来扎,

然后还尿血,症状一天比一天严重。

问医生怎么回事,医生也说不上来,就说在尽力。

有一天一个叔叔给我送了一箱牛奶来,

当时已经住院住了10几天了,

我饿昏了,一天喝了半箱(真的),

从来没觉得牛奶有这么好喝过。

后来再过了一两周吧,

我就已经开始昏迷了,

从米其林变成了一条腊肠,

可是医生还是束手无策,

只是还是继续每天吊水,吊水,吊水。

我妈当时急坏了,都以为我是撞邪了,

都已经开始要给我喝符水了,

幸好让我爸给制止住了。

后来我进了ICU,医生还是束手无策。

医院给我们发下了病危通知书,

让我妈有心理准备,还有准备好后事吧。

我妈崩溃,

开始寻找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救我,

突然想起我阿姨说她认识一个中医很厉害,

问要不要试试。

我爸妈当时已经没办法了,只好最后拼一把。

他们把我强行从ICU带走,亲自签了一份协议,

内容就是这种情况下带走病人如果挂了,

医院不负任何责任。

不负就不负吧,要是人都死了,

你负个天大的责任也没用。

那位神医姓吕,名云侠,

不知道有没有朋友听说过,

不是本地人,是哪里人我也不知道。

怎么说呢,

他喝很多酒,抽很多烟,会针灸,

可是从来都是自己舔舔那根针来消毒,

他说他还会气功,后来SARS来了,

他说这个古代就有,叫肺瘟,

还给我开了服药说喝了就好。

扯远了。

当时他给我看了,马上给我开中药。

我爸拿着药方去药店,

药店的人说这个药方我们不能给你配。

我爸说为啥?因为这些药的量太重了,

是正常分量的好几倍,会死人的。

我爸说没事,你就帮我配吧,

出事了不用你们负责,我签字。

后来喝了几天药,我竟然醒了,

再喝了十几天,我就基本好了。

这是个真事,住了正规大医院

一个月快要死了竟然就这样被救活了。

后来我有什么大病都直接去找他,

每次都是一样,药方分量很重,

把药店的人吓一跳,可是每次都药到病除。

哦,对了,好几次我们去找他,

都会看到有人拿着钱跪着谢谢他,

他也不装,笑哈哈的就收下了。

经常在网上看到有人对中医冷嘲热讽,

说中医是伪科学,而且大多数是热血青年。

每当看到这些我就像看马戏团一样微微一笑,

只是心想,小朋友,你觉得中医没用,

只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的中医!

中医的命是什么?这个答案,惊醒所有中医人!

导读:今天分享的是纪录中医”系列纪录片的访谈。作为呵护中国5000年健康的中医,正经历一段艰难的时刻。但越是如此,越能激发更多有识之士投入继承、发扬中医的队伍当中。

中医的命是什么?大家认为中医的命就是中医有悠久的历史,有文化的内涵,中医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立了多少功。

受访人介绍

张晓彤

北京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平心堂中医门诊部创始人

原卫生部部长崔月犁之子

大家都这样认为,那中医就不灭亡了吗?如果没有人信中医药了,中医药已经没有疗效了,全都西化了,不亡还等什么呢?中医真正的命是疗效啊!

▲焦(树德)老擅治内科疑难重病

▲刘宝琦大夫为外国友人治疗

纪录片中列举了多位名中医,每位都身怀中医绝技,却奈何无法将老祖宗的东西传承下去,丢了!这样的例子,其实在我们的身边不胜枚举,中医传承出现断层,已经成为阻碍中医发展的最大问题。

为什么?因为政策种种限制,不让人家行医。没有学历,没有各种证明就不给发医师证,他们行医都算是非法行医,就更不用说传承带徒弟了。



▲蒲辅周(1888—1975),现代中医学家,四川梓潼人

▲柴松岩, 京都妇科名医,现任北京中医医院妇科教授,正主任医师,第三届国医大师拟表彰人选

民间那么多医生,一个医师法下来,还宣扬一年查出了12万非法行医的。这12万人群中,中医基层一共有多少大夫啊?

“中医最大的危机是后继无人。也许不出50年,中医不需要被别人取消,就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一位老中医的感慨。此语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点中了中医人才培养的要害。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西医从业人数约550万人,而中医只有40万人左右,比20世纪50年代减少了20%。目前,我国主要是一批50岁以上的中医苦撑危局,有志于中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中医正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传承危机”。

中医高等院校是中医人才的摇篮。然而,即便是在这里,中医教育也面临着西医化的命运。学生1/3时间学西医,1/3时间学外语,1/3时间学中医,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一些中医经典课程不断被删减,甚至沦为选修课,而西医理论却日渐强化。

很多学生外语和计算机水平很高,中国文化传统文化修养却很差,有的读不懂《黄帝内经》、《伤寒论》,有的甚至连基本的药性赋、汤头歌诀也不会背诵。更可怕的是,受教育层次越高,离中医特色越远。

很多中医研究生不在中医理论基础及临床实践上下功夫,而是按照西医的模式,研究细胞和分子,做大量的动物实验。说是“中西医并重”,实际上是“重西轻中”。结果,很多学生毕业后既不懂“望闻问切”,也不会开方配药,名为中医,实为西医。

以师带徒、师徒传承的师承教育,是我国中医人才培养的传统模式。数千年来,这种模式造就了很多医术精湛的名家。口传心授、因材施教,成为中医教育的一大特色。然而,到了今天,很多师承制培养的中医虽然水平很高,但由于西医知识不足,过不了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关,无法取得合法资质,只能算是“江湖郎中”,靠偷偷行医维生。他们沿袭家族传承模式,一些“绝招”往往不愿公开,很多具有重要价值的验方因此失传。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于7月1号正式实施,《中医药法》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体现中医药特点和规律的基本性法律。第一次从法律层面明确了中医药的重要地位、发展方针和扶持措施,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同时,《中医药法》的两大配套文件《中医专长医师考核管理办法》(简称)以及《中医诊所备案管理办法》(简称)也相继出台和实施。

中医专长医师的出现,真正解放了有技无证的民间中医。现在,民间中医想要合法行医,没有了学历和专业限制,只要你是通过系统的师承学习或长期的中医实践经历,具备行之有效的中医一技之长,即符合中医专长医师的报考条件!一旦获得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即可获得合法行医和开办中医诊所的资格!

随着各省份中医专长医师考核细则的陆续实施,所有的民间中医都应该行动起来,一起为中医打开命脉之门!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