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猝死的俄罗斯嫩模 颜值不是一般的高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0月29日 12:52 来源:环球网

离世少女Vlada所属经纪公司对环环称,当前媒体对Vlada事件有很多不实报道。

大家都知道,俄罗斯出美女,

很多年轻的俄罗斯妹子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天生当模特的料。

也因此,俄罗斯出了很多的美少女模特...

他们中,很多人的年纪都很小...

比如下面这个2004年出生的Anastasia Bezrukova,才13岁,就已经签了模特经纪公司。

以及下面这个叫Kristina Pimenova的小女孩,她从3岁开始当模特...

她们天生一副小仙女的面孔,靠脸就能赚大钱。

在一些人看来,她们似乎是太幸运了...

然而,美少女模特这份幸运的光环下,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血和泪...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Vlada Dzyuba,她来自俄罗斯,今年14岁。

虽然只有14岁,但是Vlada身材修长,颜值很高。

她能驾驭各种不同的风格,

拍起照片来特别有感觉,

跟很多俄罗斯美少女一样,她被模特公司挖掘,顺理成章的成了一名模特。

最近一段时间,她po的基本上都是工作照...

为各个品牌拍照,

在上海时装周走秀,

她在杭州,义乌,上海各地辗转奔波,

然而,就在前天,她的inst上突然po出了这么一张黑白图片,

Vlada刚刚开始的人生,突然戛然而止。

有媒体说,她倒在了上海时装周的后台,再也没有醒过来。

外媒对此事的报道用了“works herself to death”(工作至死)这句话…

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目前媒体的报道,大概可以拼凑出Vlada最后一段时间的生活。

Vlada如果来中国工作,按照规定,她一周只能工作3个小时,而且必须要有医疗保险。

然而,Vlada来到中国后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Vlada在俄罗斯的经纪人Dmitry Smirnov,全权负责谈判她在中国的模特事业,并且帮她签了一份合同,来中国工作3个月。

Vlada经纪人给她的这份合同,后来被媒体形容为“奴隶合同”,因为在合同中,不仅需要她旷课,而且还没有为她提供医疗保险。

Vlada的经纪人完全把她当成了赚钱的工具。

在中国的这段时间,她的工作量非常之大。

不仅要到处拍片,还要应对节奏紧张的上海时装周。

期间,她给远在俄罗斯的妈妈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她对妈妈说:

“妈妈,我好累,我好想好想睡觉”,

那时候,她已经有点不对劲...

她妈妈很担心她,整晚不睡,一直给她打电话,求她赶紧去医院看看。

但是,经纪人给她的合同里,并没有没有包含医疗保险,

Vlada在俄罗斯所属的模特公司的主管也在事后表示,她并没有检查Vlada的合同,也不知道她来中国违背规定没有签署医疗保险。

Vlada害怕去医院...

于是,她死扛了下来...

那天,Vlada参加了13个小时的上海时装秀,就在她即将展示她最后一套服装的时候,她突然体温升高,几分钟之后就倒下,失去了意识。(英国《每日邮报》27日报道)

工作人员立即叫来了救护车,她妈妈也马上办了来中国的签证,但是,在她妈妈赶到中国之前,在医院昏迷了两天之后,Vlada永远的离开了。

她为何突然亡?

有种说法是:经过尸检,目前关于Vlada死因的初步结论为脑膜炎,再加上她当时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utter exhaustion)。

对于这个诊断结果,Vlada的母亲并不满意。

她说,Vlada一直身体非常健康,女儿不是死于脑膜炎,而是由于繁重的工作条件而使其身体过于疲惫。

她还说,Vlada与Great Model机构签署的合同中有奴隶条款,比如经常工作12小时;Vlada在上海工作了2个月,没有医疗保险,工作条件也十分恶劣。(俄罗斯BFM、俄罗斯“今日经济”网、俄罗斯“生活”网报道)

环环得到的一份Vlada就诊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关于死亡诊断为:

感染性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感染性休克,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横纹肌溶解症,电解质代谢紊乱,弥散性血管内凝血。

Vlada的死亡诊断截图

俄罗斯BFM说,死于多器官衰竭和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综合征,这可能是由于脑膜炎或身体过于疲劳造成的。

那上海时装周对Vlada的死有什么说法?

今天上午,上海时装周媒体联络人对环环(ID:huanqiu-com)独家回应称:

“目前我们核实到的内容是与时装周无关的,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对这样的事件表示遗憾。”

下午,环环(ID:huanqiu-com)就此事又采访了Vlada所属经纪公司——esee英模文化时尚集团总裁郑屹先生,他对环环独家回应称:当前媒体对Vlada事件有很多不实报道。

以下是郑屹对此事的回应:

当前媒体对Vlada事件有很多不实报道。真实情况如下:

公司与Vlada以及她的母公司-俄罗斯专业模特经纪公司三方签订3个月工作合约。 所有流程都是专业合法的。Vlada 来华60多天共完成16个工作,期间作息正常。大部分工作是在8小时内完成的。

上海时装周与10月18号已经结束,与Vlada得病日期无任何关联。

23日-27日情况如下:

10号23号晚Vlada抵达义乌,赴宾馆休息。

10月24号早上早餐后与8点开始化妆准备,10点,12点17点,三次休息和进餐时间。结束工作后回宾馆休息。深夜开始有呕吐头晕症状。经纪人决定终止第二天的拍摄任务。

10月25号上午从义乌返回上海,中午抵达,并自行返回公寓休息。由于她身体状况持续不好,与当天18点,上海经纪人送Vlada到瑞金医院急诊,与当天夜进入急救间。期间经纪人联系了俄罗斯领馆人员与模特通了电话。

10月26日上午俄罗斯领馆人员到达医院,警局也派员来了解情况。下午4点半病情进一步恶化转重症监护室。

10月27日凌晨7点36分Vlada病逝

4. Vlada病重期间,多名经纪人包括公司主要负责人全天陪同。医疗费用也由公司全额支付。

希望各方媒体了解上述真实情况,给与事件真实报道,不要给中国,上海的时尚行业抹黑。

RIP Vlada

愿这个在花一样的年纪就不幸离去的少女,安息!

执笔:小蜗牛如风资料提供:冯羽刘彩玉戚席佳王盼盼

环球网(ID:huanqiu-com)综合英国那些事儿(hereinuk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