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底的三部大片 为何都选择了黄轩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2月28日 13:35 来源:影艺独舌

《海上牧云记》中的牧云笙、《芳华》中的刘峰、《妖猫传》中的白居易,不经意间,黄轩就霸屏了今年的贺岁档。少年气?国民初恋?书生气?这些词放在黄轩身上,都少了几分厚重感。因为他的“干净”不是不谙世事的浑然天成,而是经历人间沧桑后的返璞归真。

“书生”也可以有丰富的人生阅历,耿直背后也可以是云淡风轻的从容。

黄轩走进大众视野,是因为2014年的《红高粱》。其实,在这之前,他已经完成了自我锻造。胡歌、潘粤明的演技被大众认可后,他们在成名后经历的波折也被大众熟知。于是说起他们,很多人都认为,跌宕的经历也许是一个演员的财富。而黄轩是那种,你看到他时,他已经洗尽铅华。于是大家认为,这是一个“干净”的演员。殊不知,这份“干净”是自我博弈后的再次塑造。

在2014年的电影《黄金时代》中,黄轩饰演骆宾基,他嚼着糖果眼泛泪花的这一幕,是我对黄轩的初印象,也令小编始终难忘。一个人,将悲伤克制到如此的地步,简直不能再高级。

《黄金时代》

“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凡“毁灭”必遭遇天翻地覆的改变,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弑父娶母的俄狄浦斯王、血溅白绫的窦娥……但是,悲剧人物的平静,常常让人有一种“一股气儿憋在胸口没出来”的感觉,更让人印象深刻。

文艺片中的主人公之所以很有感染力,是因为主人公的命运让人叹惋,而角色本身浑然不知。黄轩在出演《红高粱》的那段时间,也曾有多次参演文艺电影的经历,比如《春风沉醉的电影》、《推拿》、《蓝色骨头》……

为什么黄轩能够被文艺大导们多次看中?黄轩曾这样调侃自己,“大概在我身上,一直有那种中国文艺电影总探讨的郁郁不得志吧。”32岁的黄轩,有目前的成就,就是很成功吗?其实不然。

早先的黄轩,喜欢音乐、热爱舞蹈、迷恋迈克·杰克逊。舞蹈是一门很外显的艺术形式,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黄轩,含蓄内敛。这中间是怎样的变化?

在12岁的时候,因为父母离异,黄轩随母亲去广州生活。黄轩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初到广州的那段时间很孤独,没有朋友、语言不通,因此他每天想的就是如果有人欺负他,他该怎样捍卫自己的尊严。

求学路上,他曾经参加中戏、北电的表演系考试,但都在三试环节被淘汰。于是中专毕业后,他考取了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

人,不是能一直按照自己的初衷生活的。但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在黄轩的这些经历中,他找到了独处的最佳方式,这便给了他充足的机会去体察生活。他学会了自我疏导,这对于其后来饰演极致的角色大有裨益。

《芳华》

“你对自我越来越了解的时候,才会知道人生的需要没有那么多,一切可以简单、更简单。这种体验对你内心的影响很大的。”黄轩曾表示,孤独让他更了解自己。

在演艺生涯中,他也遭遇过多次“被退片”。

黄轩被张艺谋挑中,获得了在古装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中饰演小王子的机会,但在临近开拍之前,因为剧本将小王子的年龄从19岁改到了14岁,导致他与这个角色失之交臂。对于入行的新人来讲,失去这样一个角色,无疑是很大的打击。

在黄轩参与拍摄的文艺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中,娄烨按照双线索进行的拍摄,一条是陈思诚为线索的比较阴郁的故事线,一条是以黄轩为线索的明亮的故事线。后来娄烨将黄轩那条线删除掉,也就是基本删除了黄轩的所有戏份。这部电影可是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的。这对于刚入行的黄轩来说,自我质疑和对行业的怀疑,是肯定少不了的。

今年黄轩主演的《海上牧云记》,也多次陷入被退片的风波。黄轩发博,态度平和。正在热映的电影《芳华》,也经历撤档风波。在发布会现场,冯小刚和一众女演员都落泪了,但唯独黄轩很平静。虽不能单从这些就下定论,黄轩已经对这些云淡风轻,但可以肯定的是,黄轩已经提前体味了“世事无常”,且历练出了应对这些的心理素质。

后来,黄轩以“国民初恋”的形象被大众熟知。

《红高粱》

2014年,在电视剧《红高粱》中,黄轩饰演女主九儿(周迅 饰)青梅竹马的初恋张俊杰。2015年的电视剧《芈月传》中,黄轩在剧中一人分饰二角,分别饰演了芈月的初恋情人春申君黄歇和芈月的男宠魏丑夫。这部剧在全网的总播放量突破了200亿。

《芈月传》

甚至在文艺电影中,黄轩也是青春荷尔蒙的化身。《推拿》中情窦初开的盲人“正太”小马,《蓝色骨头》中的“迷失青年”陈东……

《推拿》

2015年,因真人秀节目《奇妙的朋友》,黄轩一夜间微博涨粉几十万,还被贴上了“暖男”的标签。

今年年底黄轩有三部戏,《海上牧云记》中是被软禁起来的帝王牧云笙,电影《芳华》中是被世俗观念裹挟的“活雷锋”刘峰,《妖猫传》中则是书生意气的诗人,这几个角色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被限于“体制”,又有一份难驯服的偏执。

《推拿》

这样的角色,自身带有激烈的矛盾冲突。《推拿》中的小马被生理缺陷(盲人)限制,却因生理欲望(情欲)而打破平静的生活。《蓝色骨头》中的陈东被时代(文革时期对精神生活的高度打压政策)限制,却因大胆突破时代的禁忌(创作歌曲《迷失的季节》)而被冠以“迷失”之名。

《蓝色骨头》

《芳华》中的刘峰被舆论(集体眼中的“活雷锋”)限制,却因追求自身所爱而被排斥。《妖猫传》中的宫廷诗人身份也是自带宫廷体质和自由天性的博弈。

《妖猫传》

黄轩为何能饰演好这样的角色?可能是因为他经历了太多的身不由己,感受过太多的世事无常。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偏激,而是将自己塑造出了干净的“书生之气”。这中间的自我挣扎,就是他在作品中表现出的矛盾之处,让人看着都为他心疼。自我疏导后的淡然,就是他在作品中表现出的云淡风轻,角色已经释然,观众更为之感到戚戚焉。

《芳华》

黄轩的干净,是那种“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感动。他比青春稚嫩的人多了一份厚重,比饱经风霜的人多了一份清新。

小编很喜欢《芳华》中刘峰和何小萍的最后一场戏,何小萍问刘峰,“你还好吗?”刘峰回答说,“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和我躺在这的这些战友比,敢说不好吗?”

《芈月传》

可能黄轩就是这样一个演员,他在理解角色时,有一个横向比较的视角,把角色放在大环境中,寻求角色被桎梏的点。也有一个纵向的经验值,回首过往,微微一笑,尽是洗尽铅华后的云淡风轻。

《芳华》

所以,黄轩渲染的悲伤,克制而又真实。黄轩演绎的青春感,干净而又温暖。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