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终极的不孝子和狱中求婚的奇葩女子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2月17日 10:33 来源:袁晓辉博客

近年来发生很多件子女杀死父母的伦常凶案,但说起凶狠,无耻,无人胜过加州比华利山这一对富家子弟了。

1989年,比华利山一座豪宅发生命案,死者是古巴移民夫妇曼南德兹Jose Menendez及Mary Menendez,何西及玛丽‧曼南德兹。

何西在古巴卡斯特罗共党革命后移民到美国,在美国认识了玛丽,婚后生了两个儿子莱尔Lyle 及艾瑞克Eric。何西在取得会计师资格后,在好莱坞娱乐圈打出一片天,做到唱片公司RCA的高层,住在当时价值五百万元的豪宅。这豪宅在他们买进之前,歌星Prince 及Elton John先后都住过。Lyle得以进入普林斯顿大学,但成绩不佳,又因为被指控瓢窃文章,被勒令停学。Erik就读高中,成绩平平,他和哥哥都曾经因为爆窃父亲朋友的家,而留有案底,但兄弟两人都在网球方面出人头地。(下:曼南德兹的全家福相片,左为莱尔,右为艾瑞克。)

据警方的案情报告,1989年八月20日晚上,曼南德兹夫妇于寓所受袭。45岁的何西头部后面中弹,47岁的玛丽则腿部,手部,胸部,面部都中弹,(面颊的子弹将她的眼睛都炸穿,状态恐怖)。明显是在躲避时,全身先后中了十多粒子弹至无法辨认地步。而因为她在逃跑及躲避,血迹在房间内延续了很长一段距离。最后,何西及玛丽的膝盖骨都被再补了一枪,做成是黑帮杀人的印象。当晚有邻居说大约在十点钟听到像是枪声的声响,但以为是烟花就没报警。

据警方的案情报告,当年21岁的莱尔,跟18岁的艾瑞克Erik将父母射杀后,就将使用的Mossberg 长枪沿途抛弃,然后到附近电影院买了戏票看电影。之后他们与约好的朋友附近酒吧消遣,(警方说他们的目的是要有不在场证人)。近午夜时两兄弟回到家,见到父母尸体,打911报警,哭泣的报警说,“有人杀死了我们的父母”。警方赶到现场后,虽然认为两兄弟有可疑,可惜就没有测试他们的双手是否有用过武器的痕迹,也没有测查当时他们在现场的指纹,甚至任由他们触碰现场证物,包括子弹壳,这使到后来的调查增添困难。

之后警方对于凶嫌毫无头绪,但是就发现,莱尔两兄弟花钱如流水。因此开始对他们起疑。比如说,莱尔买了一只劳莱士手表,一辆六万多美元的Porsche宝时捷跑车,另外还一口气买了一间咖啡室及一间餐馆,做起老板。艾瑞克就为自己请了一个年薪五万元的全职网球教练,并飞到欧洲及以色列去参加世界级比赛。两兄弟还迁出父母的房子,各自分别在附近的高级住宅区,租了豪华公寓顶楼层。而且两人开着母亲的豪华敞篷奔驰轿车,每天在高级餐厅进餐,而且在短期内就先后在加勒比及英国度假。总共在半年内就花了一百万父亲的钱。

不过这时,艾瑞克开始感到不安,并且开始定期见好莱坞一个心理医生。他甚至对这位Jerome Oziel医生坦白,说自己杀了父母,非常后悔。他知道,鉴于美国的法律,心理医生不可以将病人说的话公开。艾瑞克毕竟当时只有18岁。

这位医生没有向警方报告,但却让自己当时的情妇 Judalon Smyth偷听 Erik的说话及录音,但这女友是他的病人,而医生与病人发生性行为是违反职业道德,不可以公开。不久这医生企图和情妇分手,她就去跟警方说了,因此警方正式关注两兄弟,而莱尔就在听到医生有他与艾瑞克的谈话录音后,前去威胁医生,恐吓他不可以将录音带公开,警方就在这时(1990年三月)将莱尔逮捕。而当时艾瑞克正在以色列比赛,三天后在回国时向警方自首。

但因为莱尔的律师就这个医生录音带不可以当做证物提出上诉,使到审讯拖延了两年之久。最后加州高等法院批准部份录音带可以呈堂,最终在1992年12月才正式起诉两兄弟。

审讯:

第二年开始的审讯因为是公开庭讯,过程都经由电视转播,吸引了全国注意。两兄弟的律师是很会作秀,很会利用传媒的女律师亚布兰森Leslie Abramson,她玩足了所有辩护律师的手段,包括让两兄弟每天穿上颜色柔和的毛线衣出庭,塑造一幅纯洁、无辜青年的形像。(下图:左Erik,右Lyle。与他们的律师 Leslie Abramson。)

虽然检控官有足够的环境证据,包括杀人的枪及子弹是由两兄弟的一个朋友代为在一间枪店所购买,并有收据为凭,加上两兄弟过去也有行为不检的刑事记录,但是那医生的女友却临时反悔,说她向警方的最初证词是“被人洗脑”而做出的,不过在庭的人都不相信,因为她说不出是被那一个人洗脑。

因此这时全美国关注案件的人都相信,曼南德兹两兄弟是冷血的杀人犯,只因为唸书不成,又想尽情享乐,冷酷的将父母杀害。就在这时,亚布兰森在法庭上爆出一个炸弹:她在庭上让两兄弟哭诉说,他们自小被父亲性侵害,他们杀死父亲是为了阻止父亲继续性侵,及报复。而因为母亲知道这事,却不阻止,又说母亲有酒瘾,药瘾,没尽到母亲责任,因此连母亲一起杀害。

这样的发展使到检控官不知所措,因为事先一些症兆也没有。事实是,曼南德兹家的亲戚,没有一个人听说任何这样的事,他们知道的是,父亲何西的确对儿子管教很严,希望他们学业有成就,亲友也听说何西脾气暴燥,但就不至于做出性侵这一类行为。虽然如此,两兄弟的两个陪审团中,所有男性都认为应判谋杀罪名成立,但是所有女陪审团员就全部认为应当判过失杀人,结果一审流产。检控官认为幸好是流审,如果判两兄弟无罪,依照法律两人将不能再被起诉。

洛杉矶地区检察官立即宣布再度起诉两兄弟,这一次审讯两兄弟由同一个陪审团陪审,而且这一次的法官禁止电视摄影机进入法庭,因此过程没有第一次那样戏剧性。而且被告律师安布兰森的“父亲性侵”论据已经没有第一次那样具有震憾性,此外安布兰森又被发现,她请的心理医生William Vicary在她要求下窜改了有关两兄弟的心理报告,因为原来的报告对两兄弟不利。(后来这医生受到调查,但是安布兰森就未受到调查。)

这一次全体陪审团员一致裁决:两兄弟各自两项一级谋杀罪成立。他们说,从未相信两兄弟受父亲性侵的说词。而认为他们不过是要侵吞父母的钱财(为数1,400万美元),而下毒手。不过陪审团就不建议法官处以死刑,原因是,两兄弟过去均无残暴案底。

1996年七月,法官裁决两人终身监禁,不得假释。加州感化部并且将两兄弟分开不同监狱囚禁,禁止他们见面。而且两人都被单独囚禁,就是不与其他犯人一起。

但是两兄弟都提出上诉,先是加州上诉法庭裁决后维持原判,之后,加州最高法院也裁决维持原判。两兄弟最后向美国上诉法庭再提出不合理拘禁及要求释放请求,这次持续到2005年,上诉法庭三名法官还是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监禁之后:

自从开始审讯开始,曼南德兹两兄弟就成为美国闻人,特别是一些脑子不成熟的年轻人,一些寂寞、或是郁闷的女人,就将他们两人当做英雄。很多女人向他们寄情书,鼓励的信件。据监狱方面说,每天都有上千封支持信件涌到。到他们被判有罪之后,情况也没改变。其中不少女性更主动向他们求婚,虽然监狱方面禁止这一类重犯跟监狱外的女人亲近,最后莱尔跟艾瑞克还是各选了一个女子,在狱中行了婚礼,当然他们从未有过肌肤之亲。后来莱尔离婚,然后很快又跟另一个崇拜他的女子结婚。

莱尔1997年跟第一任妻子结婚,Anna Eriksson自称做过模特儿,他们在监狱中行婚礼,除了监狱的牧师,律师亚布兰森也参加了。Anna后来要求离婚的理由是,发现莱尔“欺骗她”(有外遇),因为他还跟其他女子通信。他们在2001年离婚,两年后,35岁的莱尔又跟一个33岁的杂志女编辑结婚。婚前他们通信已有十年时间。

艾瑞克也在1999年28岁时在狱中结婚,婚礼简单,所谓的结婚蛋糕,只是一个巧克力棒糖Twinkie。新娘Tammi形容新婚之夜是寂寞的一晚,(事实是,她每一晚都自己过)。她每个星期都带着十岁的女儿,开车240公里到监狱去跟艾瑞克见面。她后来向媒体说,这是她幻想了很多年的婚姻。(下:艾瑞克与Tammi的结婚照。)

艾瑞克则说,是Tammi支撑他度过监狱生活,因为他无法想像自己在监狱中过一世的前景。他多次表示,对于所做的事十分后悔。但是莱尔就从来不承认自己做错事,他仍然企图说服任何访问他的人,他的行为是自卫。

莱尔与艾瑞克至今被关在不同监狱中,莱尔每天练举重,打篮球,及养宠物(蜥蝪)。据说他们兄弟已经十多年没有说话或是尝试与对方联络。

结论:

这件凶案很明显,两兄弟凶残成性,出生于这样富裕的家庭,却养成好吃懒做性格。他们明显因为不成器,遭到父亲谴责,更可能因为爆窃父亲朋友的家,遭到指责,甚至可能威胁不将遗产留给他们,就因此动了杀机。

据他们的心理医生的纪录,莱尔脾气暴燥,有反社会倾向,读书完全是敷衍,报告是抄袭的,并因此被逐出校。你说他的父亲怎会不生气?

他们为了制造父母是黑帮杀死的假象,对着父母射了十多枪。Erik后来承认,他们甚至停下来换装子弹。还向母亲面部开枪,让她整个面部模糊一片。而父亲就因为头部近距离射击,导致头颈分家。

做了这样凶狠罪案之后,这两个没大脑的年轻人就大肆花费父亲的钱,一些悔意都没有。无耻愚蠢的人莫过于此。

这命案另一个丑人是两位被告的“明星”律师,她玩尽了辩护律师的花样。在这一类辩护律师心中,没有道德底线,只有官司的输赢。这就是美国的律师文化。这使我想到希拉里做律师时的表现,如出一辙。(见: 希拉里为强奸犯辩护)。另一个事实是,今天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辩护律师这一行百分之九十八是捐款给民主党的,(或捐款给自由派政党的),而各大媒体在有刑事案件发生时,也多数是请他们做评论,散布“只有合法与否,没有道德与否”的论调。这是为什么美国及西方的社会及政坛越来越无原则,越来越无厘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