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 前十二位美国总统没一位敢碰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2月7日 16:29 来源:光明日报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的程序。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特朗普说,作出这一决定是“对现实的承认”,也符合美国利益。不过特朗普强调,这一决定并不意味着美国不再支持巴以进行和平谈判,美国将继续致力于推动巴以和谈进程,并支持由巴以双方认可的“两国方案”。

各方反应

特朗普的这一决定打破美国几十年来的谨慎政策,或将再次搅动中东局势。除以色列外,各国纷纷发出警告称,美国政府的决定将破坏得来不易的巴以和谈进展。只有以色列方面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欢迎,以总理内塔尼亚胡称特朗普的决定是“历史性的决定”。

但国际社会对此却普遍表示反对。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发表声明说,特朗普关于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永远不会给予以色列将耶路撒冷据为其首都任何合法依据。美国政府这一决定是对所有为实现和平而付出的努力的“蓄意破坏”,标志着美国已完全放弃其过去数十年在中东和平问题上所发挥的作用。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更表示,特朗普的做法将跨越所有“红线”。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说,美国此举是一场“阴谋”,而巴勒斯坦“最终将获得解放”。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美国的这一做法“非法”,危及巴勒斯坦乃至中东地区稳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电视讲话中说,特朗普的举动将使整个伊斯兰世界群起反抗,安卡拉也可能会中断和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对特朗普的决定以及此举对和平前景可能造成的影响表示“严重关切”。她重申,欧盟支持“两国方案”,这一立场保持不变。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特朗普的决定令人非常遗憾,法国不支持这一立场。马克龙说,这是一个美国政府单方面的决定,“这一决定不符合国际法,也有悖于联合国安理会的多个决议”。

争议焦点

作为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三大宗教圣地,耶路撒冷地位牵涉到历史、民族和宗教等方面,敏感而充满争议,一直以来是巴以之间乃至涉及整个中东地区和平进程的核心矛盾之一。其中,东耶路撒冷区域因包含被穆斯林称为“尊贵禁地”的圣殿山,是争议的焦点所在,历史上由此爆发的流血冲突更是不胜枚举。

以色列在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后,单方面宣称整个耶路撒冷是其“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而巴方则要求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所有和以色列有外交关系的国家都把使馆设在特拉维夫及其近郊,而非耶路撒冷。对于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及约旦河西岸地区建设定居点和生产工厂等活动,也被认为非法。

自以色列1948年建国,历任美国总统均未承认过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要求政府于1999年5月31日前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但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该期限,并须每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次。该法案出台后,多任美国总统均不断推迟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的期限。特朗普也在6月初做出了任内第一个“延期”决定。

有何考虑

有媒体分析认为,国内政治是推动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重要原因,“这是向保守派选民和捐款人作出的姿态”。特朗普执政已接近一年,由于缺乏“亮眼”成绩,一些铁杆支持者已开始质疑其过于软弱,特朗普急于获得国内选民认可

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犹太裔背景和美国犹太利益集团的作用也不容忽视。有学者认为,库什纳及其背后的犹太利益集团在耶路撒冷地位议题上对特朗普有所施压,特朗普此决定是为了兑现去年竞选时做出的将美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承诺。

此外,这与特朗普的个性也有关系。作为一个反传统的商人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在处理中东问题时常常表现出反常态度,几乎打破了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所有中东政策,可以说是“逢奥必反”,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亲近以色列。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虽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迁馆进程,但执行过程仍留有余地。首先是特朗普在讲话中强调,美国对于耶路撒冷边界问题不持立场,这将由巴以双方通过谈判解决。其次是新使馆选址并未确定。特朗普和白宫官员均未明确说,新使馆选址是否位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争夺焦点地区,即东耶路撒冷

未来影响

耶路撒冷的政治和宗教意义巨大。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迁馆的决定可能会引发中东新一轮混乱局势。

对中东局势而言,巴勒斯坦可能会中止与美国和以色列的一切联系。正处于和解关键阶段的巴勒斯坦内部,很可能与以色列再次在加沙附近爆发冲突,而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及叙利亚什叶派武装也很可能在以黎、以叙边境爆发冲突。

对美国而言,这一举动破坏了美国数十年来的中东政策基调及对巴以问题调解的努力,巴勒斯坦无法接受美国政府如此偏袒的政策,美国在巴以之间进行斡旋的难度会增加美国在中东的另一个重要盟友沙特也对此感到不满,这将影响美国和沙特等海湾国家的关系,给美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造成巨大负面影响,导致伊斯兰世界反美主义势力抬头

不过,虽然特朗普此举预计会引发地区局势动荡,但最终爆发大规模中东战争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首先,“阿拉伯之春”以来的中东各大国实力早已大不如前,而在这期间以色列的综合国力在迅速增长,无力与之对抗;其次,巴勒斯坦法塔赫与哈马斯、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内部矛盾和争斗,使得他们如同“一盘散沙”,根本无心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与以色列对抗;再次,沙特等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现在视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联盟为最主要的敌人,早已暗中联以抗伊,因此也无意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与以色列较真。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