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巴以冲突阴云背后 谁在投资以色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2月14日 20:45 来源:金融时报

1月中下旬,巴以冲突继续扑朔迷离之际,我在以色列采访游历两周,感受被危机笼罩的以色列人的生活,以及最近些年,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日益紧密的中以关系。

支持“两国方案”的人似乎少了

在以色列,随处可见真枪荷弹的士兵和特警。耶路撒冷的公交车上,我旁边站着背着长枪的士兵,不过,他和普通乘客没有区别,也要接受检票。他戴着耳机,似乎在听歌。在前往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的长途大巴上,我身后坐着两位持枪的士兵,他们并非正襟危坐,而是东倒西歪,睡着了的样子。为能够及时应对自杀式袭击,以色列法律要求所有现役士兵在没执行任务时也要枪不离身。在耶路撒冷老城区,我看到温和的士兵们正热情地和中国游客合影。后来,再见到士兵和枪,我几乎已经无感了。

1月23日上午,在耶路撒冷著名景区“哭墙”及其周围,我遇到众多士兵,而且原本向游客开放的圣殿山也临时关闭。一打听才知道,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到访耶路撒冷,此时正在触摸哭墙祷告。之前,因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将美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导致巴以问题更加复杂化。据说,彭斯这次来访是为了缓和中东矛盾。

几天后,当我带着这个疑问采访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之一、以色列著名作家大卫?格罗斯曼时,他告诉我,“这个家伙就是个布道者,他喜欢犹太人,因为犹太人对他有用。他认为有世界末日,到时,犹太人会承认自己的过错,都成为基督教徒,之后,耶稣会二次到来等……我是无神论者,我不认为他的观点有助于缓解巴以冲突。并且,他也无法充当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仲裁者。”

巴以和谈进入僵局已有3、4年时间,格罗斯曼表示,最近几年,以色列一直在向右转,左翼要求和平的呼声几乎消失,他解释:“以色列是中东的一个小国家,很脆弱,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人们的焦虑和恐惧很容易被引发。”

我在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大厅看到了长达几百米的纪念“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运动120周年汇报展,展览主题是“犹太复国主义是崇高的理想”(Zionism is an an infinite ideal)。这让我想起在耶路撒冷所住Air B&B主人埃里克的经历。上世纪90年代,苏联排犹,苏联经济每况愈下,为了更好的生活,犹太裔的埃里克带着母亲从俄罗斯移民到以色列。埃里克表明自己是犹太人,但并非犹太复国主义者,他并不支持其中的一些意识形态,他希望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能够和平共处。

格罗斯曼一直关注巴以关系、日益升级的中东矛盾等问题,他主张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做出让步,才能实现和平。他支持“两国方案”,即建立一个以色列,一个巴勒斯坦,两国并存,他希望“两国有友好的关系,共同的兴趣,两国人一起做生意,建立联合大学,一起研究冲突的起源,一起举办文学节等。”但他对此并不乐观,“这个梦想很简单,却很难实现。因为,强大的暴力已经令很多以色列人难以摆脱恐惧,恶性循环很难被打破。”

2个月前,由特拉维夫大学塔米?斯坦梅兹和平研究中心和巴勒斯坦政策调查研究中心联合发起的调查显示,46%的巴勒斯坦人和46%的以色列犹太人支持“两国方案”,以及40%的巴勒斯坦人和35%的以色列犹太人支持以和平方式解决巴以冲突。较之前一年,这几个数据都有所下降。

尽管被巴以冲突的阴影笼罩,以色列的民众继续安居乐业,即使是旅游淡季,耶路撒冷老城区的游客也络绎不绝,参观圣殿山的游客在景区开门的1小时前,已经排起了长队。除了加强防备的士兵和警察,人们的正常生活似乎并未太受影响。

最近几年,以色列的中国游客也日益增多。我在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咖啡厅坐了2个小时,看到3家中国旅行团带领70、80名中国游客开始了他们的朝圣之旅。我在耶路撒冷老城逛了3天,每天都能遇到跟团旅行的中国游客。据以色列国家旅游部今年1月公布的数字表明,2017年,前往以色列旅行的中国公民人数超过11万人,比去年同期增长41%。

中国人在以色列修轻轨、建海港

海法位于以色列北部,是重要的地中海港口城市,我在这里认识了以色列BS基建公司商业发展部经理伊泰?莫斯科维茨(Itay Moskovitz)。在过去的6、7年,莫斯科维茨经常到中国出差,他感觉上海像是他的第二个家。他们的公司从中国进口了很多基建材料,尤其是金属材料。他评价“中国人很勤奋,中国企业的效率高”。莫斯科维茨感觉最近几年中国产品的最大变化是:价格高了,质量也高了。即便如此,同以色列本地产品相比,中国产品依然有竞争力,依然算得上是“好价格”。

我问莫斯科维茨他所感受到的以色列公司和中国公司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他回答,“在以色列,公司的管理更轻松、友好、非正式,谁都可以找经理提意见,但中国公司内部的等级观念比较强,多数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海法是山城,从城市稍高处,很容易望见矗立着很多架大吊车、塔吊的港口,当我走近海法港时,却发现整个海港区域都被铁丝网拦了起来。我所住的Air B&B主人、在海法大学心理学系工作的盖尔告诉我,可能因为海法新港正在建设,所以封闭式施工。他听说,这个新港建好后,将由中国的公司来经营。资料显示,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已经获得以色列海法新港自2021年起25年的码头经营权。

与此同时,以色列的阿什杜德新港(Ashdod)也正由中国港湾工程公司泛地中海工程有限公司建设,该项目总工期为90个月,预计2022年完成。

在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我所住宾馆附近是特拉维夫轻轨红线Alenby Sation的施工工地,工地隔离防护墙宣传画上的那只戴着安全帽,有颗大板牙的鼹鼠令人忍俊不止。在这片防护墙内,修建轻轨的是来自中国的工人。2年前,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与以色列SolelBoneh Infrastructure公司组成的联营体, 成功中标以色列特拉维夫轻轨红线项目TBM段西标段,项目总金额约为50亿元人民。据以色列当地媒体报道,该轻轨建成后,其运营维护工作将由深圳地铁集团、中国铁建中土集团与以色列艾格德巴士公司组成的联营体承担。

我问莫斯科维茨如何看待中国人在以色列修轻轨、建海港?他告诉我,熟悉、了解中国的以色列人都觉得非常好!“中国人干活快,工程质量也高,以色列人少,干活慢,而且人力贵”,他还指出:以色列政府也鼓励以色列的企业多和中国企业合作。

莫斯科维茨能说简单的汉语。中以交流合作增多,以色列的“汉语热”正在不断升温。据《犹太商业新闻》报道,以色列学习汉语的高中生已经从2012年的600人,增长到2017年的3200人。以色列作家大卫?格罗斯曼告诉我,他的儿子和儿媳曾经在武汉生活过一年,也会说一些汉语。

中国的“BAT”们投资以色列

在采访中,大卫?格罗斯曼向我表示,“要知道,以色列诞生了很多奇迹,在文化、高科技、工业和农业领域。”以色列早已是科技创新之国。有资料显示,目前在美国那斯达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中,来自以色列的企业数量居世界第三。

先进的以色列农业为外国投资者们所青睐。在数据分析、电脑视觉和人工智能的支持下,以色列数字化农业公司Prospera帮助种植者培育出最佳化的农产品,该公司已获得2200万美元融资。以色列农业科技公司Phytech推出的PlantBeat TM系统,通过安装在农作物周边的传感器,收集农作物的灌溉量、土壤湿度和土壤温度等数据,帮助提高农作物质量和产量。不久前,Phytech获得1100万美元的B轮融资,领投方为中国互联网企业腾讯公司。

阿里巴巴也热衷于以色列的科技创新能力。3个月前,以色列《经济学家报》报道,阿里巴巴即将收购以色列初创企业Visualead的计算机视觉技术部分,及其大量核心工程人员,并计划在以色列成立研发实验室。此前,阿里巴巴曾投资以色列电子商务搜索公司Twiggle。而百度也曾向以色列视频捕捉技术公司Pixellot投资300万美元。

实际上,在中国互联网企业来此之前,以色列早已是美国的“中东硅谷”。盖尔告诉我,苹果公司在海法设有研发中心,谷歌、Facebook等公司也都在特拉维夫设有研究机构。

最近几年,中国公司对以色列数额较大的收购包括2011年,中国化工集团对以色列知名农药制造商马克西姆-阿甘公司(Adama)的收购,2014年,光明食品集团对以色列最大食品企业特鲁瓦(Tnuva)的收购,和2016年,中国巨人集团联手马云等收购游戏开发商Playtika。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收购,无论涉及食品、医药还是游戏开发领域,之所以能够实现,部分原因是收购者看重以色列企业高精尖的科技。

不久前,《耶路撒冷邮报》报道,中国基金纷纷涌入以色列,这个投资数额很快会超过美国在以色列的投资数额。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国企业竞相投资以色列市场,会导致一些以色列公司“待价而沽”,甚至提出比较高的估值,给收购方、投资方带来沉重的负担。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