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中国酒桌文化:他们为什么想把别人灌醉 /

中国式酒桌文化:他们为什么想把别人灌醉

阿里巴巴公布“女员工被侵犯”处理决定,同时宣称“仍旗帜鲜明地反对丑陋的酒桌文化,这不分性别,无论是客户或主管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的员工都可以明确拒绝。”

酒桌文化容易出问题,是因为酒桌是一个多种社会关系重合的地方,一起工作时人分上下级,下级要服从上级,一起吃饭、喝酒的时候,领导还是平时的上司,但又只是一起就餐的人。如果领导让你喝酒你不喝,这也算违背有权者的意愿,但跟工作无关,这属于权力的僭越。领导不知某位员工的酒量如何,不知对方身体条件如何、心情如何,只要他不喝,就一股脑儿地当作他不愿意喝。

大男子主义的心态会让一些男性无视女性的拒绝态度,你凭什么拒绝我?你怎么会不答应我?英国剑桥大学教授玛丽·比尔德在《女性与权力》一书中说:“与仅仅十年前相比——更不要说与五十年前相比了—今天,有更多的女性占据了人们公认有权力的位置,无论是政客、议员、警察厅厅长、经理、首席执行官、法官,还是别的什么。但我们关于一个有权力者该是什么样子的心理和文化范本仍然无可动摇地属于男性。女性的位置仍然被视作在权力之外。”

到底有没有酒桌文化这种东西呢?我老家在皖北的萧县,老乡们都会自豪地说:“大江南北,喝不过安徽;长江两岸,喝不过萧县。”家里来了客人,一般会凑满一桌,找几个酒量好又会劝酒的来陪酒,因为不清楚新结的亲戚或朋友的酒量,既要让对方喝得尽兴,又不能喝得太醉,所以能把酒陪好算是一门艺术了,往往喝到深夜,菜都凉了,客人也不知身在何处了。

清华大学教授刘东在《中国饮酒文化》一文中介绍了酒桌的礼仪、罚酒的来历。把别人灌醉的目的是什么?前提是大家都知道酒会让人失去自我控制能力,“既然对酒的诱惑和危害保持节制和警惕是文明的标志,那么,强迫一个人过量地饮浓酒,使之在行为举止上野蛮地逾越中庸的尺度,就是一种羞辱性的惩处。在酒场上,受罚导致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苦痛,跟别人其乐融融地小杯品酒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中国人之所以养成了劝酒、派酒的习惯,是因为礼仪要求人们对酒保持节制,所以“他们偏又要彼此太过殷勤,甚至软硬兼施地劝酒,看看究竟有谁被打破了防线,因不胜酒力而出乖露丑。这种劝酒之风经常会演成不可开交、大伤和气的灌酒、闹酒、斗酒,而流为一种中国特有的陋俗。”

喝酒本来是为了助兴,大家各取所需,随意饮用,“它并不能改变人们原有的心态,只能通过对神经中枢系统的刺激来增强这种心态。欣喜的时候会觉得,白日放歌须纵酒,郁闷的时候,又会觉得举杯消愁愁更愁,发奋的时候,可以汉书下酒,颓废的时候,又可以像陶渊明那样挂印酒隐。李时珍说,“酒,天下美禄也。面曲之酒,少饮则和血行气,壮身御寒,消然遣兴,痛饮则伤神耗血,损胃亡精,生疾动火。”

刘教授说,酒一经形成,就对华夏民族的性格产生了巨大影响。文化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文化模式》中把原始文明分为两类,酒神型的和日神型的。在酒神型的文明中,喝醉酒能把朦胧的梦幻和明察洞鉴混而为一。华夏文明的最初阶段也是一种酒神阶段。张光直说,酒一方面供祖先神享用,一方面也可能是供巫师饮用,以帮助巫师达到通神的精神状态。周朝人更少执迷于需要狂热体验的宗教境界,更关切需要去冷静处理的人事。周公制礼作乐,以礼蕴含的理性、规范、节制去统摄乐,乐蕴含的感性欢悦便不再意味着放纵、陶醉和沉迷于自由狂想,而是意味着调谐、中和、从心所欲不逾矩。

《未生》剧照

如果执行周王的酒礼,宾主百拜,终日饮酒而不得醉焉。酒礼分六个阶段,迎宾之后,宾主相互敬酒,奏乐、按尊卑秩序依次相酬、不断饮酒作乐,醉而后止,尽欢乃罢。最后送宾、日后的拜谢。孔子说,酒礼的要点,一是能明确贵贱、弟长之类的等级秩序,二是能使人和乐而不流。酒本身被赋予了新的价值内涵,以执行新的文化功能。到比较理性的时代,酒所造成的形神相分的欣快幻觉,不再被用来谋求人与神的相通,而转过来被用于化解人与人的隔膜和差别。尽管等级是森严的,礼法是刻板的,但只要循规蹈矩,人们毕竟可以相安无事地饮酒作乐,尽欢而散。适度的酒精仍足以给人带来快乐,但变成了一种理性限度之内的快乐。

《周礼》中规定,失礼者会被罚酒。表示尊敬时,必上玄酒(兑了水的酒),乡野人才喝醇酒。敬酒时用较小的爵,罚酒时用较大的觥。

国外比较多的是自己酗酒的人。英国作家奥利维亚·莱恩在《回声泉之旅》一书中说,“在最早的宗教神话传说中,酒甚至是神的礼物之一。酒神就是天神宙斯的儿子。有时候,酗酒而死被看作是优雅而自然的死亡。几个朋友告诉我,他们的人生大事都办妥了,孩子们都结婚了,财务状况也不错,他们准备恣意畅饮,喝酒到死。其中一个就是喝威士忌的时候噎死的。还有一个从悬崖上跳了下去。一个点了把火,把房子、自己和孩子们都烧了。”

作家契弗说:“酒精带来的兴奋和幻想带来的兴奋实在太相似了。”两种兴奋感似乎都能够带他脱离现实,就像撑杆跳,一跃而过那不堪回首,令人沮丧的过去;也跃过越来越混乱,令他身陷囹圄的现在。

但过量饮酒会导致我们没有足够的智力来处理更复杂、更长期的问题;我们被酒精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快乐分散了注意力;我们的神经系统的防范报警器被关闭了。总之,酒后的我们变成了另一个自己。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