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本地 /
  3. 自由党女候选人说接种者是做实验的豚鼠 /

自由党女候选人竟说接种疫苗者是做实验的豚鼠

联邦大选已经拉开帷幕,各政党的候选人纷纷披挂上马,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但有候选人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竟然说早早跑去疫苗中心接种的人是"guinea pigs",这个词乍一看是“几内亚猪”,其实不是,是研究人员用来做实验的豚鼠。

Last November, on her personal Twitter account, Jessica Dale-Walker compared people willing to take the newly developed COVID-19 vaccines to lab animals. (@JessicaDaleWalk/Twitter)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位自由党候选人名叫Jessica Dale-Walker,为卡尔加里选区的候选人。其实她不是在大选开始之后说的这个话,而是她成为候选人之后,人们在社交网站挖出她于2020年11月所发的帖子。

她在推文说:“我选择让那些有资格先打针的人涌到诊所先打,就好像他们要求成为豚鼠一样,这样一来,那些有脑子的人反而会有麻烦,他们也将被抛在后面。”

(Twitter)

实际上,这位女子当时作出这个评论是有特定时空条件的,相信她现在就不敢这样说。而在她堂而皇之地当上自由党候选人之后,选民当然有权利对其进行质疑。

非常要命的是,她的说法完全与自由党总老板杜鲁多的说法和做法不同调:大选开始之后,自由党领袖杜鲁多将广泛接种疫苗作为其竞选连任的核心原则,还宣布联邦政府的雇员及乘飞机坐火车穿越省界的旅行人必须强制接种疫苗。

当加拿大广播公司与自由党竞选总部联系并要求置评时,后者代表候选人表示道歉。

而这位当事人,自由党候选人Dale-Walker则在发给CBC的一份声明中道歉。她说这条推文“不仅轻率而且错误”。

她在声明中说,推文中表达的内容“肯定不是我今天的感受”。

声明说:“我想强调,我自己已经接种了两剂疫苗,我相信所有可以接种的加拿大人都应该接种。如果我的粗鲁言论引起了任何人的不同看法,对此我深表歉意。”

声明还说,“我是一个相信公共卫生措施团队中的一员。疫苗是我们对抗COVID-19最有效的工具,我鼓励每个人都接种疫苗。”

其实关于疫苗的推文还不是这位候选人引起负面关注的唯一帖子。在2020年3月,她在一条推文中批评阿尔伯塔省的政客,说他们总是习惯于把很多省里的问题归咎于联邦政府。

而她的竞选对手是现任保守党议员Michelle Rempel Garner,后者当然不会放过这条帖子。周四晚上,她在社交网站敦促杜鲁多谴责这种评论,并要求杜鲁多解释,为什么他的政党允许这种对阿尔伯塔省的抨击。”

Dale-Walker干脆关掉了自己的推特,她周四晚间陪同来卡尔加里为竞选造势的杜鲁多。

杜鲁多则利用这个机会对选民说:“你们应该有一个强调接种疫苗的政府。”

他同时也没有忘记批评阿尔伯塔省长康尼( Jason Kenney),“你们的省政府做了一个又一个错误的决定。是联邦政府采取行动,解决了一些问题。”

(参考链接: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jessica-dale-walker-1.6147238)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2021-08-20 09:10
    您已点过赞
    纽伦堡法典~

    制定编辑
    德国战败后,这些为首分子被作为战犯交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其中有23名医学方面的战犯。同时,纽伦堡法庭还制定了人体实验的基本原则,作为国际上进行人体实验的行为规范,即《纽伦堡法典》,并于1946年公布于世。
    主要内容编辑 语音
    1.受试者的自愿同意绝对必要。这意味着接受试验的人有同意的合法权力;应该处于有选择自由的地位,不受任何势力的干涉、欺瞒、蒙蔽、挟持,哄骗或者其他某种隐蔽形式的压制或强迫;对于试验的项目有充分的知识和理解,足以作出肯定决定之前,必须让他知道试验的性质、期限和目的;试验方法及采取的手段;可以预料得到的不便和危险,对其健康或可能参与实验的人的影响。确保同意的质量的义务和责任,落在每个发起、指导和从事这个实验的个人身上。这只是一种个人的义务和责任,并不是代表别人,自己却可以逍遥法外。
    2.实验应该收到对社会有利的富有成效的结果,用其他研究方法或手段是无法达到的,在性质上不是轻率和不必要的。
    3.实验应该立足于动物实验取得结果,对疾病的自然历史和,别的问题有所了解的基础上,经过研究,参加实验的结果将证实原来的实验是正确的。
    4.实验进行必须力求避免在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和创伤。
    5.事先就有理由相信会发生死亡或残废的实验一律不得进行,除了实验的医生自己也成为受试者的实验不在此限。
    6.实验的危险性,不能超过实验所解决问题的人道主义的重要性。
    7.必须作好充分准备和有足够能力保护受拭者排除那怕是微之又微的创伤、残废和死亡的可能性。
    8.实验只能由科学上合格的人进行。进行实验的人员,在实验的每一阶段都需要有极高的技术和管理。
    9.当受试者在实验过程中,已经到达这样的肉体与精神状态,即继续进行已经不可能的时候,完全有停止实验的自由。
    10.在实验过程中,主持实验的科学工作者,如果他有充分理由相信即使操作是诚心诚意的,技术也是高超的,判断是审慎的,但是实验继续进行,受试者照样还要出现创伤、残废和死亡的时候,必须随时中断实验。

    土豆领导的自由裆就是新的自由纳粹党
  • @ 2021-08-20 09:31
    您已点过赞
    开始说的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 @ 2021-08-20 09:16
    您已点过赞
    她的最新声明是言不由衷的谎言!
  • @ 2021-08-20 09:39
    您已点过赞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 @ 2021-08-20 09:42
    您已点过赞
    向先行者致敬!!

    人类的科技是渐进的,疫苗也是如此。没有谁是上帝, 可以保证研发的疫苗100%完美。所以,科学家们的努力、勇敢打疫苗的受众、客观的宣传...都是对解决问题的迈进。在人类能完全了解新冠,并找出完美方案前,我们能做的就是摸着大概率的石头过河,而不是以偏概全的只盯着缺点。


  • @ 2021-08-20 09:53
    您已点过赞
    本帖最后由 Xing100 于 2021-8-20 11:07 编辑

    在加拿大,“医生”看中了谁,就会把谁当成小白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