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朝鲜重刑犯在吉林脱逃 中朝边境发生什么 /

朝鲜重刑犯在吉林脱逃 中朝边境发生了什么

在长达1,420公里的中朝边界线上,吉林段有许多特别之处。

吉林段全长1,108公里,是中朝边界线最长的一段,边界线就是图们江、鸭绿江上游,局部水深不过膝,到了冬天,穿过结冰的江面,一两分钟就可跨越边界。

而且,沿江聚居的两岸居民,大多是朝鲜族,语言相通,习俗相同。

这些因素,造成了非法越境时有发生,给当地治安带来了困扰。

2021年10月18日18时许,吉林一朝鲜籍重刑犯朱贤健强行脱逃。据人民网报道,2013年7月21日凌晨1时许,朱贤健非法越境到吉林境内,2014年被判有期徒刑11年3个月,关入吉林监狱。

这次脱逃,使中朝边境非法越境问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之中。

非法越境因何而起?

长白县,全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县,面积为2506平方公里,2020年末人口近8万人。

长白县与朝鲜的第三大城市惠山隔江相望,260多公里长的鸭绿江上游,就是边界线。有些地段,又浅又窄,一抬脚就过来了。

近20多年来,一提及非法越境问题,长白人都心有余悸。

网上曾流传一份长白县县志,里面有1998年以前的大事记。

比如,1997年,长白县出动3,500多人,配合边防武警搜山,共抓获潜藏在山中的朝方非法越境人员30余人。

同年7月,长白县公安局破获一起凶案。两名朝方人员非法越境后,在山上发生口角,一人将对方杀死,几天内吃掉。

这版县志现在难以考证。

目前有据可查的长白县志,是2009年出版的《长白朝鲜自治县志(1986-2005)》,但该书仅列举了2005年1月的3起盗抢案件

这版县志寥寥几笔一带而过:“2005年,县公安局共立跨国犯罪案件71起。”

一位知情人士称,此前网上一些流传的大事记“影响不好”,这一版县志不再记录中朝边境的那些刑事案件。

他还透露,近10年来,这些刑事案件的数量有所下降,但也有一些案件还没曝光,被低调处理了。

长白县马鹿沟镇的居民,对非法越境已经司空见惯了。

在严重的时期,江对面的人带着刀棒,明目张胆过来抢东西,什么都要,皮鞋、衣物、粮食、油盐、电器、兜里的钱,凡是有用的,统统抢走。

打伤人是常有的事,被敲头的、割了脑袋的……村民成天提心吊胆。

还有不少村民,至今仍然处在伤残的折磨之中。

村民杨新宇不到一米七,身体结实。一天晚上,有人冒称大队干部敲门,他打着手电,毫无防备地开了门。

对方每人拿根木棒,上来就一顿劈头盖脸地揍,他赶紧用两手死死护住头。当晚他身受重伤,两只手十多处骨折,家里被洗劫一空,损失了六七千块钱。

“要不是这样,命早没了。”杨新宇至今一只手的无名指关节处凹陷——这块骨头被手术拿掉了。

如今,杨新宇只能自认倒霉,也没有心思去追究赔偿。

杨新宇说:“谈赔偿很难。以前,证据确凿的,朝方有过赔偿,打死一个人,给4,000美元。”

2015年初,朝方一名疑似逃兵越境,劫杀中方两对老年夫妇共4人,朝方开出了每家3,000美元的赔偿。

在中朝边境,这似乎成为一种惯常现象,大部分凶案湮没无闻,被低调处理。

就连长白县城区的居民,也大多对附近村庄发生的命案一无所知。

一篇专业论文引起关注

1999年,在《刑事技术》杂志上发表的一篇专业论文,引起了有关研究者的关注。

文中提及的数据,令人震惊。

论文的内容,是探讨如何辨别长白县边界线上发现的尸体,时间从1996年1月至1998年10月底,共194具。

这194具尸体中,经过鉴定,中方人员76具,其中男性占60具,女性占16具;朝方人员118具,其中男性尸体44具,女性尸体74具。

当时,大量朝方人员非法越境,如何辨别其尸体,成为一大难点。

技术人员通过鉴定,发现朝方尸体有以下规律:

男性平均尸长为166cm,女性平均尸长为153 cm。

无一肥胖者,体态偏瘦者约占80%,面部黄白或灰暗。

男性有镶牙的习惯,且以黄铜牙为多见,也有白银牙。最为关键的鉴别之处,是金属牙色泽暗淡,做工粗糙。

男性文身多见,常见于前臂和大腿,多数是一些口号,如“誓死保卫和平”等。

男女性身上多有灸瘢,而中方人员身上无一发现灸瘢。

非法越境者常穿与季节不相称的长、多、厚衣服,常以偷来的先后次序穿着,如内穿衬衫,外穿短袖背心,不分男女性别该穿什么,男性穿女性服装,而女性穿男性服装等,故穿着方式不符合常规。

中青年女性不穿乳罩,除少数演员外,耳垂无耳环眼。

衣兜内随身物品是常见的生活必需品,如盐、大米、肉类、筷子、饭勺等。

边界治安状况大为好转

目前,根据一些独立机构的估计,非法留居的朝方人员约为30-40万人,他们东躲西藏,有些甚至在中国生活了20年以上,一直是大众视野中的盲点。

朝方非法越境人员,具体分几种情况:

非法居留,以青年女性为主,多和当地朝鲜族单身男子以非法婚姻的方式得以留下。她们没有正式的身份和户口,被称为“三非户”,一经发现,随时面临遣返。

非法入境,通过短期务工获取报酬。这些人普遍能吃苦,一点微薄的待遇就可以满足。

非法偷渡,借道到韩国,也就是常说的“脱北者”。

非法越境目的只是盗抢。

由于边界线漫长,地形复杂,许多地段地广人稀,导致处处设防难度很大。而且,仅靠中方一方力量,很难实现有效管控。

一些朝方人员总能找到漏洞,通常在半夜凫水而来,潜入我边民家中,有什么拿什么,天未亮便离去。

与一些人想象中不同,越境人员被遣返后,只要事情没闹大,回国一般只是受到一番“训诫”了事。

不过,如果是越境犯罪,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对待这种人,自然没什么道理好讲,按照中国法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服刑结束遣送回国。

2006年以后,中国开始在中朝边界地区加快建设边境铁丝网和巡防公路,设置了视频监控系统。

当地还实施了“十户联防”制度、报警系统和举报电话等,把靠近的十户或十余户人家组成一个联防单位,家家户户装上一个报警装置。各村镇按照大村3至4人,小村2人的标准,分别组建了巡逻队。

由于加强了边境管控措施,加上开展兴边富民行动,这些年来,相关刑事案件的数量大幅下降,边民生活重回安宁幸福。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