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国际奥委会与中共:共生互利老朋友 /

国际奥委会与中共:一对共生互利的“老朋友”

当中国领导人面临压力,需要回答有关中国网球明将彭帅的健康和下落问题时,他们向一个友善的面孔求助。他们安排彭帅与国际奥林匹克委会成员通了视频电话。这个全球性的体育组织多年来一直对中国政府的人权记录视而不见。果不其然,国际奥委会官员完全没有问彭帅关于她指控一名有权势的前中共高官性侵的问题。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审查员们已将该指控的细节悉数删除。

国际奥委会与中国政府的共生关系也许在国际组织中无与伦比。中国政府将本国在体育领域不断取得的成功视为中国在全球崛起的象征。2008年的北京夏季奥运会帮助改变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政府希望下个月在同一城市举办冬奥会时复制这个成就。

作为回报,北京为国际奥委会提供了与14亿潜在体育迷接触的机会和大笔资金。2014年,国有的中央电视台与国际奥委会签署了一项广播协议,据新闻和数据服务机构SportBusiness估计,协议约值5.5亿美元。中国还让企业出面赞助,比如让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与国际奥委会达成了一项赞助协议,据彭博社估计,该协议值8亿美元。

西班牙人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可以很好地说明中国与国际奥委会的关系,他领导了国际奥委会20年,在中国还有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

萨马兰奇基金会是他的儿子小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成立的,小萨马兰奇也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他把国际奥委会算作萨马兰奇基金会的合作创始者。国际奥委会的全部三名中国成员都是萨马兰奇基金会的董事,该基金会致力于继承老萨马兰奇讨好中国的事业,这种讨好已让老萨马兰奇在中国成为某种英雄。

萨马兰奇基金会也继承了他为中国令人不安的行为进行辩护的事业。2018年9月,中国西部新疆地区多达100万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成员被关进拘禁营和监狱的消息传出后,该基金会在新疆举办了一个足球公益活动。它还在西藏举办过活动,尽管那里长期存在宗教镇压。

“国际奥委会一直说,它是一个政治中立的组织,希望置身于政治之外,”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高级研究员王亚秋说。“但它完全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它一直被中国政府当作政治工具使用,使中国的立场和政策看起来可以接受,包括在新疆的反人类罪。”

小萨马兰奇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

国际奥委会在书面答复中表示,萨马兰奇基金会独立于国际奥委会运作。而该基金会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国际奥委会还一直为与前奥运选手彭帅的通话辩护,把批评称为“愚蠢”。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常提“政治中立”对其组织的重要性。“只有让奥运会坚持超越所有政治分歧的立场,我们才能完成让全世界团结起来的使命,”他在一次讲话中说。

俄勒冈州太平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朱尔斯·博伊科夫说,国际奥委会的立场只会让中国领导人更大胆。

“国际奥委会通常躲在政治中立的薄纱之后,”博伊科夫说,他是《权力游戏:奥林匹克运动政治史》(Power Games: A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Olympics)一书的作者。“在彭帅事件中,巴赫为中国政治当局进行了积极的政治干预。”

博伊科夫补充说,“巴赫在这件事上的有意轻信是个重要的转折点。”

在国际奥委会发表声明称彭帅“安全无恙”之后,几名Twitter用户用中文评论说,巴赫让他们想起了被称为“中国老朋友”的老萨马兰奇。这也是我的反应。

在老萨马兰奇1980年至2001年担任主席期间,国际奥委会在中国问题上就一直处于道德滑坡的境地。中国把帮助北京赢得了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的功劳归于老萨马兰奇。他的形象和声音在中国电视上无处不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头十年里长大的孩子们甚至称他为“萨马兰奇爷爷”。

虽然外界对中国糟糕的人权记录和压制言论自由的做法存在广泛的批评,但他还是为中国辩护。

国际奥委会发表声明说,托马斯·巴赫与彭帅进行了视频通话,这位三届奥运会选手“安全无恙”

“中国人民是一个念旧的民族,他们懂得珍惜患难之交,不会忘记患难时期与自己站在一边的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萨马兰奇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这篇刊登在一家西班牙报纸、一家中国的英文报纸,以及他的中文版传记中的文章标题是《为什么我如此热爱和尊重中国》。

老萨马兰奇2010年去世之后,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给国际奥委会和他的家人发了唁电,这通常是国家元首才有的待遇。胡锦涛说,萨马兰奇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中国永远不会忘记他。中国官媒发表了许多纪念他与中国友谊的文章。

中国在港口城市天津建了一个面积相当于32个美式足球场的萨马兰奇纪念馆,馆区还带有一个公园。

2012年,小萨马兰奇成立了萨马兰奇基金会,“以传承‘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萨马兰奇的精神”。基金会得到了来自国际奥委会、中国奥委会、中国政府和西班牙政府、10家中国企业,以及其他方面的捐款。

其中较大的捐款者之一是运动服装制造商安踏,这家公司已承诺继续使用新疆棉,中国在那里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大规模镇压行为包括强迫劳动。安踏的首席执行官是萨马兰奇基金会的董事。

小萨马兰奇已被视为2025年之后巴赫的潜在继任者之一。

萨马兰奇基金会已明确表明了其忠诚所在。

201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时,基金会在网站上发了一篇其称之为“表白信”的文章。今年早些时候,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基金会为中学生组织了一场全国性的红色主题跑步比赛。

虽然小萨马兰奇和他成立的基金会公开地、毫不掩饰地表示他们对中国的爱,但在中国侵犯人权和彭帅指控的问题上,他坚持认为最好的办法是“静默”和“谨慎”。

当被问及在中国举办奥运会的问题时,他附和了国际奥委会的立场,称必须将体育与政治分开。

“我们必须保持中立。我们试图捍卫的东西太宝贵了,”美联社援引他上个月在北京冬奥会筹备工作的一个在线新闻发布会上的话说。“我们只是我们,我们只能做我们能做的。”

后来,在本周的另一个在线新闻发布会上,他在彭帅现状问题上敦促“需要谨慎”。“每个人都应该关注彭帅的福祉,而不是试图把这件事用于任何其他目的,”小萨马兰奇说。

“不要以为静默外交不起作用,”他补充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工具,我们打算坚持搞下去。”

他父亲很久以前就用过这种辩解,把批评中国的人称为“危言耸听者”。如果说现在与以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政府已变得更加专制。但似乎无论如何,中国政府总是可以把国际奥委会当作朋友。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