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立陶宛总统和总理闹别扭?俩人说法分歧 /

立陶宛总统和总理闹别扭?俩人说法显露出大分歧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与总理希莫尼特说法不一样啊!

在该国外交部长和交通部长于12月9日号称辞职之后,瑙塞达称,两人应该立即辞职,不必等到希莫尼特做出决定。

立陶宛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和交通部长马里乌斯

海叔在此前的文章《立陶宛交通部长、外长接连辞职,狐狸的尾巴必然藏不住》中,已经提到过,立陶宛两部长辞职,特别是外长兰茨贝尔吉斯辞职,显露的是该国当局目前的进退失据。

果不其然,希莫尼特再次展示了何谓彻头彻尾的言而无信,并显露出其似乎与瑙塞达有很大分歧。

1

且看希莫尼特的“变色龙”表演。

在接收到两部长辞职信息以后,希莫尼特于当地时间12月13日接受立国家广播电视台(LRT)采访时称,当下积压的问题太多,“在受到太多批评的情况下,立政府很难承担政治责任”。接着,她又说,“可以非常直接地说,我不排除政府总辞职的可能”。

希莫尼特接受LRT采访

可时隔不到24小时,希莫尼特又宣称,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政府总辞职之说已不作数,并且,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和交通部长马里乌斯将留任。

立陶宛两部长为什么要闹辞职?直接原因是美国鼓捣制裁白俄罗斯,使得白俄罗斯原本通过立陶宛铁路公司运输钾肥的生意受到影响。原本,立、白之间签有运输合同,白俄罗斯都支付了预付款的,该履行才是。可立陶宛方面却准备不遵守合约,宁肯单方面撕毁合同也要参与所谓的对白俄罗斯的制裁。这么一来,搞得立陶宛政府中一些人左右为难,才有了两部长辞职。

立陶宛媒体报道截屏

可希莫尼特现在说,两部长辞职,“无助于事件解决”,并且,他们的“宣布辞职”,已经相当于承担了“名誉损失”。于是,也就不用真的离开岗位了。

这是割头发当斩首的当代翻版吗?简直好笑!

海叔真不知道希莫尼特是如何理解“辞职”的。反正一会儿说要花两天时间考虑,之后又说政府可以总辞职,再后来又说两部长承担了“名誉损失”,看上去变来变去很像在闹着玩。

2

真正离开的,则是立陶宛国有铁路公司(LTG)首席执行官巴图斯卡。尽管在记者会上,巴图斯卡没有说明辞职原因,可此后立陶宛“TV3”电视台分析称,巴图斯卡辞职的原因在于——立陶宛国有铁路公司的所作所为,与美国对“白俄罗斯钾肥”制裁的政治意愿之间,存在重大分歧。

立陶宛国有铁路公司(LTG)首席执行官巴图斯卡

海叔要说,无论巴图斯卡是否辞职,既然当下的立陶宛当局上赶着将自己的国家绑上美国“战车”,那么,这个国家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首先,是经济代价。原本,美国是否制裁白俄罗斯,与立陶宛的生意也没啥关系。白俄罗斯付给立陶宛的是欧元。而欧盟是照样在和白俄罗斯做生意的。目前的欧盟,对白俄罗斯的制裁,单以钾肥为例,是虚晃一枪的。只制裁钾含量低于40%或高于62%的货色。欧盟这么做,无非不想得罪美国,又满足自身经济需求。可立陶宛非要把这虚晃一枪,变作实际一枪。这一枪确实可能刺疼白俄罗斯——问题是白俄罗斯的钾肥一旦无法向西运,难道还不能向东运吗?俄罗斯、印度、中国都有人会买单!立陶宛方面的举措,更有可能让立陶宛国有铁路公司自取灭亡。更遑论如今中欧班列都绕开立陶宛。接下来,立陶宛的铁路线上还剩个啥?

早前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郊区临时停靠的白俄罗斯钾肥货运车厢

其次,是立陶宛的国家信用,就让现在这帮立陶宛政客给彻底搞坏,想要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时,其信誓旦旦在台湾问题上的保证,被瑙塞达、希莫尼特、兰茨贝尔吉斯之流搞到完全失信;与白俄罗斯的钾肥合同签了,白俄罗斯都付了预付款了,立陶宛政府又逼着其国有铁路公司爽约;如今身为欧盟国家,欧盟对白俄罗斯的制裁根本不是立陶宛执行的那样,立陶宛如此仇视俄罗斯、白俄罗斯,特别是与之相隔万里的中国,与欧盟的政策也是大相径庭,令欧盟有苦说不出。这样一个立陶宛,谁会喜欢他?

阿努绍斯卡斯(左)和奥斯汀

再次,即便是美国,如今也无非是利用立陶宛罢了。在俄罗斯附近搞乱一个欧盟成员国,既能给俄罗斯添堵,又让欧盟的法德轴心无法利索地转动而得看美国脸色,还竟然在台湾问题上给中国添堵,美国这“立陶宛之箭”,妄想一箭三雕。如今,立陶宛国防部长阿努绍斯卡斯跑到美国,希望美国签署“互惠防务采购协议”,而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一口答应。这也无非给立陶宛壮胆罢了。真有战事发生,美国还指望立陶宛帮忙开打?说得直白一些,立陶宛连做代理人战争中的代理人的资格都不配——人口、国土纵深、地缘战略位置等等,注定了他根本没得打。

2019年5月,瑙塞达以无党派独立参选人身份赢得立陶宛大选,图为胜选时的瑙塞达夫妇

2019年5月13日,希莫尼特在总统选举首轮投票最终结果出来后出席记者招待会

一旦美国达到自身目的,或者更改战略方向,哪怕是在战术上有所改变,立陶宛这枚棋子,将立即成为弃子。到时候,最倒霉的还是立陶宛人民。海叔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瑙塞达、希莫尼特、兰茨贝尔吉斯之流,到时候无非抱着此前获得的美元溜之大吉罢了。本身,出生于立陶宛的瑙塞达,就以学者之名,长期在西方大学混饭吃,之后又跑到瑞典北欧斯安银行任职。

这号人,2019年以无党派独立参选人的身份空降立陶宛,赢得大选。其实无非是台前的一个傀儡。在立陶宛,他是随时做好开溜准备的。

3

目前最有意思的看点是——瑙塞达和希莫尼特似乎并不是完全处于合作状态。瑙塞达称,立陶宛两部长可以直接辞职,而希莫尼特经过一天的缓冲“考虑”,又不允许两部长辞职。希莫尼特的决定,背后是谁指使的?看来不像瑙塞达在与之唱双簧。

2019年5月19日,瑙塞达与妻女拥抱,准备向希莫尼特发起竞选总攻

在海叔看来,瑙塞达和希莫尼特之“府院之争”,其实是2019年5月立陶宛总统选举的后遗症发作罢了。当时,与瑙塞达竞选总统的,正是保守党派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人党推举的希莫尼特。在总统选举中失败以后,2020年10月,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人党却在2020年10月赢得了立陶宛议会选举,希莫尼特由此被推举为总理候选人。瑙塞达也只能任命她为总理。

如此看来,瑙塞达如今与希莫尼特闹别扭,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哎,立陶宛政客们,就作吧!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