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王友群:六中全会后中共内斗升级六表现 /

王友群:六中全会后中共内斗升级的六大表现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结束以来,中共内斗不仅没有停歇,相反,还在升级中,突出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一、公安部高层现重大人事变动

11月19日,六中全会结束一周后,公安部出现重大人事变动,副部长王小洪接任公安部党委书记,赵克志不再兼任党委书记。

这意味着习近平最重要亲信之一的王小洪,将成为国务委员、公安部长赵克志的继任人选。经过长达九年的努力,习终于将公安大权掌控在“自己人”手上。

中共的政法机关——公、检、法、司,公安一直排老大的位置。公安部历来是中共高层权斗必争之地盘。

2002年至2018年,三任公安部长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2002年至2021年,四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因此,长期以来,公安系统充斥江、曾及其亲信的人马。

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断清洗公安部。2017年,非江、曾派系的赵克志出任公安部长。江、曾派系的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孟宏伟、杨焕宁、孙力军、傅政华相继被查,副部级的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也被查。江、曾派系的公安部其他副部级官员全被换掉。

此前,赵克志已将查处“孙力军政治团伙”,作为公安部工作的重中之重,提出来了。王小洪接任后,肯定会进一步彻查“孙力军政治团伙”,挖掉江、曾及其亲信埋在公安部及全国公安系统的“地雷”。

二十大以前,全国公安系统可能还有一批高官被拿下。

二、“突出习”与“不提习”之争

六中全会决议把习摆到非常突出的位置,提到习近平达22次之多,提到邓小平仅6次。

六中全会后的一段时间,中共党媒接连发表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权、中宣部副部长慎海雄等的文章。这此文章都把习放在最突出的位置。但是,最近有一些异常变化。

12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的文章《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其中,提到邓小平9次,江泽民、胡锦涛各1次,称赞他们对“改革开放”作出重大贡献,却1次也没提到现任中共党魁习近平。

12月15日,《解放军报》发表《勇当“咬牙干部”》一文,提及的人物有:邓小平、宋任穷、刘伯承、徐向前等,却只字未提现任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

中共党媒的文章,突出习,不等于拥护习,但至少表面上仍在维护“习核心”地位;一次不提及习,则是连面子都不给了。

中共一直讲“文字无小事”。上述两篇文章,从写作到发表,背后肯定有高层官员支持。这些人明摆著不买习的帐。

从2002年至今,三位中共意识形态的总管,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刘云山、王沪宁,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

习现在基本掌握“枪杆子”(军权),“刀把子”(公安部),但是,还没有得力的亲信掌管“笔杆子”。如果习不能用其亲信取代王沪宁,江、曾及其亲信与习的“文斗”将持续。

三、张高丽性侵事件持续发酵

11月2日深夜,中国著名网球运动员彭帅,突然在新浪微博发文,揭露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性侵她的问题,声称“即使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我也会说出和你的事实”。

75岁的张高丽,性侵比他小40岁的彭帅,加上一个是中共最高层官员,一个是国际网球名将,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以及众多知名人士发声,使这一事件迅速成为国际主流媒体争相报道的重大新闻。

11月18日,中共大外宣“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推特上,发布“彭帅致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西蒙的电邮”,声称:“我没有失踪,也没有不安全,只是在家休息”,性侵指控不是事实。

许多西方的中国观察家在推特上纷纷质疑CGTN造假,指这封电邮并非彭帅本人所写。

张高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张就是靠巴结江、曾,替江、曾卖命,获江、曾提拔重用的。此时,张高丽丑闻被曝光,对江、曾派系无疑是一次重要打击。由江、曾的亲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操控中共大外宣,替张高丽“灭火”,可能性很大。

就在海内外关注张高丽性侵案之时,11月15日,有海外自媒体曝料:习近平当浙江省委书记时,有一个私生子叫褚阳,已经20多岁,其母不是传说中的浙江电视台主持人梦雪,而是浙江国际象棋女子冠军褚宸。但是,有人通过仔细考证发现,褚宸与诸阳似乎没有关联,习近平与褚宸不可能生出孩子。

很显然,这是江、曾派系在张高丽性侵丑闻出来后,存心抹黑习近平。意思是,大家都彼此彼此,你就别追查张高丽了。

然而,这些替张高丽遮丑的操作,在国际上似乎没起大作用。12月1日,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宣布,暂停在中国包括香港举行的所有网球赛事。国际上许多名人继续为彭帅鸣不平,同时要求彻查张高丽性侵案。

随著中共高层内斗的激化,不排除张高丽被抛出。

四、花样年、恒大、周焯华背后的内斗

曾庆红侄女曾宝宝主掌的花样年公司,正陷入“至暗时刻”。12月6日,花样年董事局主席潘军承认,目前花样年的债务规模超过520亿元。

曾经背靠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赚得盆满钵满的曾宝宝,如今已到了借不到钱、还不起债、拆东墙补西墙的地步。这无疑是习近平与曾庆红恶斗的结果。

与曾庆红家族关系密切的恒大集团,是中国最大房地产商。据财新网报道,恒大集团负债高达2万亿元,其中包括192.36亿美元未到期的美元债。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已到了被迫出售私人飞机、豪宅、股票等偿还债务的地步。

12月12日,在第九届中国企业家发展年会上,曹德旺谈到许家印的资本扩张内幕时说:“许家印总共39亿的自身资本,贷款可以做到两万亿,这就是中国式金融。”这是现代版的“蛇吞像”的故事。“蛇”为何能吞“像”?背后有权贵相助也。

旅居澳洲的法学家袁红冰透露,北京官场目前广泛流传一个说法,恒大集团之所以现在爆雷,是因为习近平亲自下令,不允许金融机构给恒大继续贷款。

与曾庆红家族关系密切的澳门小赌王、太阳城集团董事会主席周焯华,11月26日,被浙江省温州警方批捕,次日,澳门警方动手抓人。

港媒《星岛日报》12月6日报道称,是北京主导逮捕周焯华的,习近平曾六次批示,习亲信、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亲自指挥。

周焯华被抓,涉及习当局打击洗黑钱,阻止巨额资金外流,获取VIP名单(到澳门赌博的中共高官),以便定点打击,以及深挖背后的保护伞。

以上三件与“钱袋子”有关的大事,件件背后涉习近平与曾庆红的权斗。

此前,习已抓捕替江、曾在金融市场上圈钱的金融巨鳄——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华信集团董事长叶简明,香港数字王国实际控制人车峰等,重罚了与江、曾家族有利益关联的马云,杀了曾庆红“江西帮”要员、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明。

习与江、曾的“钱袋子”之争,是真金白银之争,也是刺刀见血之争。目前,习暂据上风,但江、曾决不会善罢甘休。

五、上海“小红楼涉黑案”背后的内斗

11月1日,上海市纪委官网发布消息: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立案庭庭长张铮落马。11月3日,财新网跟进这一官方公告,向读者推荐今年1月《财新周刊》的深度报道《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

12月3日,《中国经营报》推出重磅报道《探秘“红楼”》。文章一开头就说:“赵富强在上海十里洋场,成就了一段没有完结的故事”。报道有图有真相,将红楼内皇宫般的豪华装修展示给读者。奢华的红楼、美女、高官、性交易、黑社会、暴利,这些元素加在一起,立即引来无数围观者,到12月5日,浏览量高达6亿。

上海“小红楼涉黑案”再次成为舆论聚焦之所在。

2020年12月30日,上海市高级法院对“小红楼涉黑案”作出终审裁定:主犯赵富强被判死缓。另外37人分别被判2年半至20年有期徒刑。其中包括13名中共官员,级别最高的是杨浦区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

“小红楼”属于上海市杨浦区国资委,距离杨浦区政府、杨浦区妇联约200米。

判决书称:赵富强获利9.7亿元,但那是房屋租赁业务。其中确认的非法牟利是600多万元。那剩下的9.64亿元是怎么挣来的?判决书说,赵富强的租赁业务遍及上海九个区,1300多处,那么,涉案的肯定不止小红楼所在的杨浦区官员,其他八个区的官员很可能也涉案。这些官员是谁?赵富强绝大多数的收入应该来自“性交易”换来的商业好处。这些“性交易”都是跟谁完成的?

判决书提到众多女性被取卵、被代孕,但是,为谁取卵,为谁代孕?孩子去哪儿了?这些细节均没有提及。这背后是否涉及一批高官及其家属子女?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无法无天的赵富强,居然经营了上海电视台一个叫“平安上海”的节目。这是上海市政法系统“讲好上海公检法故事”的频道。赵富强能够成为这个栏目的老板,肯定要“搞定”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政法委,甚至上海市委更高级别的官员;否则,这个栏目轮不到他。

出入小红楼的“贵宾”,有没有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政法委,上海市公检法,乃至上海市委更高级别的官员?

赵富强初到上海时,只是一个小裁缝。2000年前后,以办美容店为名组织妇女卖淫,到2019年,竟然打造起一个近10亿元的“黑金王国”。赵富强能够在上海滩为非作歹近20年,除了原杨浦区政法委书记卢焱外,他的保护伞还有谁?

众所周知,上海是江泽民、曾庆红的大本营。2000年4月,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被提拔重用为上海市公安局长,次年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公安局长。2002年至2012年,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达10年之久。

上海“小红楼涉黑案”被查,仅揭开了上海官场腐败冰山之一角。它背后的保护伞,很可能与江、曾及其亲信,包括江泽民侄子吴志明有关。

公安部正在清查“孙力军政治团伙”。原上海市副市长、上海市公安局长龚道安,就是“孙力军团伙”的重要成员之一。

六中全会后,上海“小红楼涉黑案”再次引发海内外关注,或许预示著,上海政法系统,江、曾的“上海帮”高官,面临被清算。

六、打与不打台湾之争

11月24日,海外有江泽民、曾庆红背景的媒体发表《江泽民:台湾问题是我最大的牵挂》。文章特别引用江的话说:“如果我们要(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宜早不宜迟。”这篇替江代言的文章,实际上是在挑动、刺激、催促习近平尽快武力攻打台湾。

在目前面临内忧外患全面危机的情况下,争取明年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是习近平的首要目标。习在二十大前打台湾,既不得天时,也没有地利,更没有人和,只能激起国内外所有反习势力联手,群起而攻之,把习赶下台。对习来说,这不是“下下策”,而是欲置习于死地的邪招。

在中共对台湾“极限施压”产生的全是反效果之后,10月9日,习近平在“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时,没有提武统台湾。而是说,“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最符合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华民族整体利益”。

10月1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习近平的讲话提及了有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中国的“治国哲学”也不崇尚军事冲突,“我认为中国不需要动用武力”。

因担心反习势力发动政变、已经23个月没有出国访问的习近平,似有意在台湾问题上降温,而被习说成是他最好的朋友的普京,在台湾问题上的最新表态,似在给习适当的建议。

但是,习最大的政敌江泽民、曾庆红,却恨不得习立即攻打台湾,以便习成为千夫所指、万民痛骂的焦点后,把习拉下马。

结语

百年中共历史上,1945年,毛泽东主导通过第一个历史决议,清算了此前从陈独秀到王明的中共领导人的错误,确立了毛的绝对领导地位。1981年,邓小平主导通过第二个历史决议,清算了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错误,确立了邓的核心领导地位。

2021年习近平主导通过的第三个历史决议,却没能清算中共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江泽民、曾庆红的问题,给江、曾及其亲信利用习保党的弱点反习埋下隐患。

中共六中全会没有确立习的绝对领导地位。上述六件大事表明,中共二十大前,习与江、曾还有一场恶斗。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