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上海一公交司机猝死停车场 请病假未获批 /

上海一公交司机猝死停车场 请病假未获批

昨天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

大多数人都被辞旧迎新的喜悦包围

但浦东16路公交车司机王宇飞

的家人好友

却仍沉浸在难以释怀的悲痛中……

家属们称

2020年12月24日晚上

年仅41岁的王宇飞

倒在了公交车停车场

直到2小时后才被发现死亡

平安夜不平安

末班车司机猝死停车场

至今,王宇飞的家属仍清晰地记得事发当晚的情景。王宇飞妻子龚女士回忆,24日这天,丈夫跑的是末班车,“他告诉我,做末班车的话凌晨1点钟应该回家了。”

0点39分,龚女士想着丈夫应该快下班了,便提前发了个信息,但丈夫没有回复。1点40分,已经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的龚女士醒来,发现丈夫仍没到家,便连打了5个电话,但都无人接听。

龚女士:一个电话都没有接我就觉得不正常,心里顿时很恐慌。然后我就起床告诉我婆婆,她也打了两个电话,也没有人接。

信息未回,电话不接,龚女士和婆婆都慌了神。2点左右,两人出门,一路寻找王宇飞。

龚女士:他平时都是开车上班的,我担心有交通事故,沿路找过去。我们先到了公交公司的分部,找了一圈没找着。然后我们再到另外一个停车场,在那里先发现了我们自己家的车。

偌大的停车场空无一人。龚女士在附近找,婆婆则骑着电瓶车搜寻整个区域。终于,在众多停放的公交车中,婆婆发现了一辆打着大光灯的浦东16路公交车,和躺倒在地的王宇飞……

龚女士:我第一时间跑到车上去看,没人。下来后,我第一反应是给车拍个照,我婆婆就顺着这辆车往后走,发现人躺在了那里,她“哇”地一声叫起来,我就跑了过去,那时候大概2点50不到。

从家属提供的图片来看,被发现时,王宇飞已经没有了任何声息,他的身边遗落着一些车辆例保用的工具。

王宇飞的突然离世对家属而言已是沉重打击,但更让她们无法接受的是,王宇飞在停车场冰冷的地面上躺了约两个小时,这期间,巡场的常务司机没有发现异常,停车场的门岗保安还在睡觉。

龚女士:据我了解,末班车是半夜12点30左右进场,然后做例行保养,最多十分钟,12点40一定完成了,但我找到他的时候已经2点40了,说明他已经在那里躺了两个小时。没有人发现,没有任何人在场,一个人都没有。

说起当时的场景,龚女士情绪有些激动,她认为“公交公司有着重大的责任”。

龚女士:一个人躺在那里两个小时,竟然没有人发现!末班车进场应该有场务司机的,请问场务司机在哪里?还有保安。没有人发现!是我们到现场之后再打的120。门卫室离事发地点有一段距离,我婆婆跑过去叫,但看到门卫在睡觉。

生前请病假被拒

事发当天才做过检查

按照家属的说法,死者前一段时间曾因腰痛,向调度提出“身体不舒服、希望休年假”的要求,但调度没有同意,理由是“没人帮忙顶班。”

龚女士告诉记者,就在前一周,丈夫查出了轻微的腰间盘突出,请年假被拒后,丈夫坚持上了几天班,但还是撑不住。24日一大早,丈夫又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想着不能请年假就休病假。龚女士向记者出示了两份体检报告,时间分别是12月24日和12月17日,医院的诊断均是“腰间盘突出”。

被问及王宇飞生前有没有其他疾病,龚女士称:“公交公司的体检是每年都在做的,指标基本都是正常的。高血压偏高一点点,我们觉得也算正常的。”

家属质疑:公交公司管理不完善

公司表态:只能按工伤理赔

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孩子年幼、父母年迈、自己身体不好……让龚女士觉得“天塌了”。家属称,公交公司方面目前认定这就是一起猝死事件,准备按照工伤来进行理赔。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事发现场。停车场位于申嘉湖高速高架桥下,可停放超过50辆车,既有社会车辆也有公交车。

记者中午11点左右抵达时,岗亭里的保安还在睡大觉。而据车队调度人员称,停车场虽有监控探头,但司机躺倒的位置不一定能看到。

死者家属和亲朋好友当面指出:“停车场虽有保安值守,却形同虚设,未能第一时间发现死者,可能因此导致救助不及时。”

记者随后前往杨高公交周浦分公司核实了解情况,公司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按照工伤对其进行理赔。王宇飞在公司从事驾驶员工作5年左右,每年都有体检,而体检报告未通知公司称其有影响其驾驶公交车的重大疾病,如果有重大疾病,肯定会对其的工作做出相应安排。”

另外,关于家属提出的休年假问题,负责人表示年假要根据工作情况、人员安排进行调整,不可能随提随休。王宇飞生前虽自述腰疼,但公司无法据此判断其患有重大疾病。

杨高公交周浦分公司 孙经理:医学鉴定的死亡原因是猝死,作为单位,我们也很难过。和家属协商后,我们主动为他报了工伤。家属其余的诉求,例如老人的赡养和孩子的抚养等费用问题我们也在积极地沟通,但很多诉求超越了法律法规的规定和上限,我们准备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对于家属提出的“公司管理不完善,没有应急预案,未能及时发现死者”等说法,孙经理表示“不能完全质疑家属的想法,他工伤的地点比较昏暗隐蔽,但如果完全让我们承担这个责任,我们觉得是有点问题的。但家属的反馈我们会如实向上级公司汇报。”

公司方面最终表态:会尽力解决王宇飞的工伤问题,在法律框架下,积极为职工申请工伤赔偿,同时尽最大努力配合家属处理好后续事宜。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