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胜诉后 江歌妈妈与刘鑫有一场更大的悲剧 /

胜诉之后 江歌妈妈与刘鑫背后有一场更大的悲剧

2022年1月10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图为原告江歌母亲江秋莲。(图片来源:CFP)

作者丨燕青 北鸢

编辑丨措 雪

1月10日上午9点11分,某直播平台显示有66.2万网友同时在线。人们正在观看一场直播: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曾用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一审的宣判。

直播间里不断跳出网友的实时评论,除了支持江歌母亲的声音之外,每隔几秒钟,“死刑”二字就会出现在这场民事案件宣判的直播画面中。一些激烈的江歌母亲支持者称“不能让人渣活在人间”,“刘鑫天怒人怨,应被判处死刑”。

直播过程中不停有网友评论

2016年11月,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租住的公寓门前被残忍杀害。凶手是借住在她家的闺蜜刘鑫的男友陈世峰。陈世峰因不满刘鑫要分手而持刀报复,刘鑫躲进房间逃过一劫,陪同保护她的江歌,却被陈世峰连刺数刀而不救身亡。

事发后,凶手陈世峰被抓捕归案,最终被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监禁20年。但因为不满这一过程中刘鑫的种种表现,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坚持认为,陈世峰判刑并不意味着事情结束,刘鑫在案子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7年5月21日,江秋莲在网上发表文章《泣血的呐喊: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曝光了刘鑫及其父母的私人信息。很快,愤怒的网友发起了一轮对刘鑫及其家人的人肉搜索,并迅速发展为一场巨大的网络语言暴力。不少自媒体大号则在其中推波助澜。

随着事件发展,关注此事的网友开始站队,有人转而维护支持遭受“网暴”的刘鑫,江歌的母亲也随即遭受网暴。有网友谩骂她“吃女儿的人血馒头”等等。失去女儿的江秋莲在悲痛之外又雪上加霜。网络上的这一场“嘴仗”延续经年,直到江秋莲向法院起诉,要求刘鑫赔偿经济、精神损失等高达207万元。

1月10日上午的开庭宣判,意味着这场由刑事案件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初步尘埃落定。青岛市城阳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刘鑫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江歌母亲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并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

宣判当天,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未能到现场,直播间播放了一段他事先录制的视频。他说道:“相信这个案件的判决,一定会对社会道德价值引领发挥风向标的作用。”而江秋莲则表示,拿到判决书后会先去“看望女儿”,告诉江歌“妈妈做到了”。

江歌案发生五年来,一场现实中血腥暴力引发的悲剧,又交织着看不见的网络暴力。无论对胜诉方的江秋莲,或败诉方的刘鑫来说,都带来了巨大的精神痛苦,这是另外一场悲剧。风洞作者试图梳理还原这一过程,希望为抑制网络暴力伤害提供一个视角。

焦点

1月10日上午,直播开始之前,一个密切关注“江秋莲诉刘鑫案”的网友微信群里,鲜有讨论声,群友都在屏息等待案件结果。自从江秋莲于2016年11月5日发了第一条微博揭露案情,并且怀疑杀害女儿的凶手是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后,有网友已经追踪江歌案以及其后的这场民事纠纷长达1892天。

他们追踪这个案子的理由,在漫长的五年里,已不再是江歌被害一案,而是江歌母亲与女儿生前的“闺蜜”刘鑫之间的纠葛。在2017年5月21日发出的网文中,江秋莲的母亲直指刘鑫在案发时,明知陈世峰有可能报复行凶,却先进屋反锁了门,阻断了江歌的逃生之路。且案发后一直避而不见,乃至后来完全联系不上。这位愤怒的母亲同时曝光了刘鑫及父母的照片、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码等,请求网友帮忙找出刘鑫家住址。针对刘鑫的网络暴力也由此开始。

在双方阵营的网络暴力彼此胶着、法院尚未判决之前,网友们根据已披露的有限信息和资料,彼此争议、甚至谩骂的焦点,集中在四个问题上。包括:1、 刘鑫进入房间后是否反锁房门?2、 刘鑫是否知道门外行凶者就是自己的前男友陈世峰?3、 为何刘鑫没有推门查看江歌的情况,对江歌实施救援?4、刘鑫的报警电话录音中关于锁门的一句话到底该如何理解?

这四个焦点,影响着网民们对于刘鑫的道德判断——她究竟有没有故意扔下朋友江歌不管,甚至把朋友亲手送到凶手的屠刀之下。

情绪

70后网友舒书是一名金融公司的合伙人。她深度参与了江歌母亲与刘鑫之间的这场纠葛。她回忆,在这场纠葛之初,网友在信息量有限的情况下,一开始的判断依据,是凤凰新闻对江歌案的一篇细致报道,以及2017年11月9日《局面》发出的系列视频。在《局面》节目中,新京报记者王志安找到了江秋莲和刘鑫,试图还原凶杀案发生的细节,以及处理案件的过程中,两人之间关系的转变过程。

她清楚记得看完视频当晚,自己痛哭到凌晨两三点。那些视频当中江歌妈妈撕心裂肺的镜头和话语,让她觉得这位失独母亲实在太可怜,永远失去了善良的女儿江歌。

另外,即便刘鑫在视频中强调自己没有锁门,说自己不知道门外陈世峰是否还在,不敢推门查看情况,舒书还是觉得刘鑫并不无辜,“总是隐藏了些什么”。

第二天,她立即在微信群里发起讨论:“刘鑫撒谎了”“想一巴掌呼死她”。

在随后的几天,舒书反复观看王志安访谈两位当事人的视频,她认为自己已经算是很理智的人,绝对不是“键盘侠”或“喷子”,但在看了这个视频后,她也坚持认为,刘鑫在被江秋莲公布全家人的个人信息后,所承受的咒骂短信、威胁电话等是理所应当的。她认为,对这种人,“网络暴力是对的。”

事实上,在江秋莲发文后,各家自媒体纷纷发文谴责刘鑫。11月10日,“新闻哥”发布《为闺蜜挡刀而死的江歌,你妈妈终于当面问了那个人:你还有良心吗》;11月11日,东七门发文《刘鑫,江歌带血的馄饨,好不好吃?》;11月12日,自媒体大号咪蒙发文《刘鑫江歌案: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是谁来制裁人性?》。

各家自媒体纷纷发文谴责刘鑫

其中,咪蒙在文章里说刘鑫和她的家人“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刘鑫在江歌遇害后,“高高兴兴去聚会”,与此同时,她还把刘鑫抱住江歌妈妈的行为称作“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

她写道:“这是我第一次支持网络暴力。”并且在文章末尾呼吁大家投票,要求凶手陈世峰被判死刑。

随后几天内,这些自媒体的文章阅读量迅速超过了10万+,评论立场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形:声讨刘鑫。与此同时,也有部分网友开始反思,对这种网络媒体对一个人口诛笔伐的做法提出质疑,“这些自媒体号说的是案件的事实吗?”“用投票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是正当的吗?”

网友迅速站位两种立场,一面是声势浩大的声讨,另一面是观点的对立,争吵一发不可收拾。

“蛆”

2017年年底,陈世峰在日本被判处20年监禁。但江歌母亲江秋莲和刘鑫之间的网上纠葛仍在持续发酵。江歌母亲的支持者们,刘鑫的支持者们,分头联系,在微博、微信建立了若干群组,开展一场场的网络混战。

犯罪嫌疑人陈世峰

舒书加入了一个支持江秋莲的微博千人大群。据她回忆,群主制定了群规,群友们自称“仙女”,把那些质疑江歌母亲或支持刘鑫的网友们叫做“蛆”,并且不允许群友查阅“蛆”发布的一切信息,禁止群友发布任何不支持江歌母亲的内容。

大群人声嘈杂,渐渐分化出一些具有特定功能的小群。舒书说,这些群按照任务和讨论内容可以分为“资料组”、“特工组”、“骂人组”。其中,“资料组”一方面负责搜集已有的案件报道和分析,“特工组”召集一些“能干实事”的网友,对特定的反对者进行人肉搜索,复盘已有的证据、材料,并对这些内容进行分析,输出观点性的文章,发布在微博中。

“骂人组”则聚集了一些说话较“难听”的网友,定期在微博上攻击刘鑫和她的支持者们。

舒书的回忆得到了当时对立面网友的证实。

“江歌妈妈的支持者把反对者叫做‘蛆’,我就认领了这个称号。”网友汪阳说,相对于江秋莲的支持者们而言,反对者们没有这么有组织性。他在2018年1月加入了一个由网友@冷眼萌叔组建的微博千人大群。这个群是支持刘鑫的一方。

“‘冷眼’本人不对群进行管理,所以群里有很多辱骂江女士的人,同时也会传播一些信息、新闻内容,以及情绪化的一些表达。”在这个群里,汪阳不想像很多群里的人一样,因为自己的立场就对江歌母亲破口大骂,他不想没有逻辑地发言,所以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做@理智蛆。但最终,他实在看不下去群里的言论,没过多久,就退出了大群。

网友吴桐始终活跃在微博平台,关注、发表对于该案件的分析文章。她告诉风洞,自从2017年10月起,她“不知不觉就深入进去了”。她起初觉得,“全网谩骂一个小女生这事儿不太对”,后来她又想,藏着案情的那些细枝末节的卷宗始终没有公布,如何能断定刘鑫锁了门呢?

“接触多了,觉得刘鑫挺冤,就用小号帮她说说话,也加了微博群,在群里散讲……”吴桐说。

人肉与暴力

有观察者发现,这场网络混战发展到2018年,找到对立者的个人隐私信息,开始成为对立双方的网友群里的日常。

2018年3月,支持刘鑫的网友程茜的微博账号,开始遭到“骂人组”的围攻。此前,她用自己的微博账号追过韩国明星赵寅成,还用账号发布了不少带有孩子照片、姓名、孩子学校等个人信息的内容。“骂人组”的网友展开网暴:程茜的照片被P成“猪头”,微博私信收到了许多诅咒信息,个人私生活被扒出来,被造谣“和前夫藕断丝连、二女共侍一夫……”

最让程茜无法忍受的是,网友开始每天艾特程茜女儿学校的官方微博,并且喊话:“xx专业xx级来自xx的同学,请你回家告诉你妈妈……”

“刘鑫和我的女儿差不多大,都遭受了谩骂形式的网络暴力,这是残忍的,不可取的。”这一切,让程茜决定一直支持刘鑫下去。

人们因为在网上支持某一方而走在了一起。在一个支持江秋莲的大群里,有一名成员熙熙患有某种免疫系统疾病,这种疾病导致她的皮肤状况时常恶化。群内气氛仍然融洽时,熙熙会向关系较好的群友分享自己日常用药,自我疗愈的经历。她与另一位患有躁郁症的网友产生冲突,招来许多群友不满。

曾经同一立场的伙伴,知悉彼此的隐私,有时却会成了互相攻击的“武器”。有群内成员在微博发布 “你这个艾滋病资深患者”“你的皮肤病和艾滋病怎么来的你门儿清!”并且艾特熙熙。次日,另一个陌生账号发布的文章里,“熙熙得了艾滋病,还深受皮肤病困扰”就出现在网上,困扰熙熙的疾病被谣传成为她“私生活不检点”的证明。

那天晚上,熙熙私信舒书,说自己被造谣得了艾滋病,问她该怎么报警。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秋莲和刘鑫之间的纠结纷扰,除了涉及普通网友,也波及一些学者。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曾在《圆桌派》视频节目中公开发表江歌一案的分析言论,被网友投诉到公安大学。江歌妈妈的支持者们认为,这是一种对江歌妈妈的质疑声。李玫瑾随后被公安大学纪检约谈,被要求不再就此案发声。

与此同时,江秋莲也遭受各种网暴。有网友说她消费女儿、玷污女儿,有网友说她不依不饶,只会蹭热度。还画了漫画来羞辱她。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这位坚强的母亲称自己在网络暴力中度过了“地狱般的五年”。

1月10日宣判后,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在直播节目中坦言:平日在微博中网友对他的谩骂还“不算什么”。在他为江秋莲代理后,支持刘鑫的网友曾多次向律协举报他有不端行为。为此,黄乐平接受律协调查。“这是我从业多年来,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冲击。”

“离当事人更近”

除了在网络世界中拉扯外,网友也试图与当事人江秋莲和刘鑫建立联系,想离当事人更近。

2017年11月,为了帮助江秋莲找到疑凶,情绪激动的舒书,通过不合法的途径,查到了陈世峰及家人的行动轨迹。她主动添加江秋莲为微信好友,并且把查到的信息告知她。

江秋莲回复,表示感谢,并请她再次帮忙查陈世峰的父母户籍。此后,她又帮助江秋莲,通过相同的途径,依次查了刘鑫一家人、江秋莲的一名反对者等人的个人信息。

2018年2月,网友汪阳退出了各色群之后,加入了一个仅有七八人的小群,网友@冷眼萌叔曾加入到群里,并且把刘鑫本人也带了进来。

汪阳加了刘鑫的微信。他了解到,刘鑫那时已经不敢再看微博。“这件事情伤害她很深,我们会给她讲一讲微博上又发生了什么,还会聊一些微博的其他话题。”汪阳回忆,他们并不总是讨论案情,而是开始一起闲聊、打游戏、云看电影。

“刘鑫其实就是那种很普通的女生,那种打游戏的时候有点公主病那样的一个挺普通的人,经过这么多事以后,她对待这件事情是一个逃避的姿态,她自己不会特意去讲。”他说。

对于案情和之后发生的一切,汪阳认为自己不好去评判什么,“毕竟在江歌之死这件事上,你(刘鑫)是受益人,那你(刘鑫)无论如何你就是欠江歌妈妈的。她后来自己经历了许多网暴、现实中的威胁。江歌妈妈那边其实也同样经历了网暴。”

汪阳开始觉得,并不能够从单一的立场看待事情的全貌了。

2019年9月,@冷眼萌叔因多次在微博上攻击、诽谤江秋莲,并且运营刘鑫的微博账号,攻击江秋莲,后来微博被封禁。

@冷眼萌叔和刘鑫的微博账号及部分言论

转变的立场

事实上,网友们所站的立场,所持有的观点,大多是从有限的新闻报道、骂战中得来的。

“江歌妈妈曾经在微博上说要公布在日本庭审的案卷和证据,但后来又说因为与日本方面签订了保密协议,没有公布。”

有网友向风洞表示,直到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一案迎来审判之前,打嘴仗的网友们,其实并不知道整个案情的真实经过,也从来没有亲眼看见过陈世峰案日本判决的所有案卷和证据。

但是,1月10日青岛市城阳区法院作出这份判决,实际上已回答了他们的疑问。作为原告的江秋莲一方,律师向法庭提供了日本司法部门提供的相关刑事案件材料。法庭最终采纳了这些证据:认定了刘鑫“先行入室并将房门锁闭”等细节。

法院认定:“江歌在救助刘鑫的过程中遇害,江秋莲失去爱女,因此遭受了巨大伤痛,后续又为赴国外处理后事而奔波劳碌,而刘鑫在事发后发表刺激性言论,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2018年7月,舒书曾多次发文,表示不认同人肉刘鑫的行为。她和一名群主探讨,其实反对者当中也有理性的声音,无论立场是什么,都不能够像疯子一样对他人进行网络暴力。

有人同意舒书的观点,也有人认为她这么做违反了群规,在群内释放出了“撕裂”的声音,说她已经不再无条件支持江秋莲。不少人的立场开始分化。

除了网络暴力事件外,原本处在同一立场的网友们,还因为处事风格不同,产生严重分歧。舒书曾目睹支持江秋莲的一个大群瓦解。

2018年9月,网友@独狼林礼国加入支持江秋莲的阵营,群内支持与反对他观点的两派发生激烈争吵,内讧爆发。

群内成员悠悠患有躁郁症,情绪有时不稳,大家一向很照顾她。悠悠认为,“独狼”是来帮助江歌妈妈的,大家可以向他提供必要的帮助。其他人则提出了反对意见,群内争论一度十分激烈。几天后,在一场剑拔弩张的争论中,悠悠告诉大家她病情反复了,很多天都没有睡好觉,难受到想自杀,“你们就不能让着我一个重症病人吗?”

悠悠的话像一杯水浇在火盆里,群内突然鸦雀无声。

2019年8月25日,舒书因曾经帮江妈利用不合法的渠道获取信息,受到了网友攻击。在朋友的建议下,舒书决定自行前往派出所自首,此次自首不了了之。

2020年,网友又在网上争吵,持续向浙江无锡、山东即墨两地公安投诉举报舒书。11月底,无锡某派出所给舒书打来电话,取证后,给她发出行政处罚书。

判决

2021年的倒数第二天,12月30日,案件即将宣判,针对江歌妈妈、刘鑫的舆论风暴再一次被提到高潮。

原本江秋莲诉刘鑫的判决要在次日(12月31日)宣布,但因为审判长突然身体不适,取消并延期了。

当晚,江秋莲连续发布几条微博,质疑法院延期宣判的决定。

许多网友在该条微博下表示同样不能理解,不理解的原因聚焦在“为何公布宣判书,必须要由审判长亲自宣读”上。过了不久,评论中开始出现针对审判长个人的攻击——“他咋不突发疾病死了呢!”,“无赖一样的审判长。”

10日的宣判现场直播,最终,观看网友数量从最初的66万增长到了近90万人。评论中不乏希望刘鑫被判处“死刑”的声音。

直播节目结束后,原本站在不同立场的网友们反应截然不同。

即便江歌母亲一方提供了原先刑事案件的司法证据,原本支持刘鑫的一方,仍然认为律师所出示的证据是经过编辑、篡改的。

而支持江歌母亲的一些网友,情绪依然激烈。有人在评论里表示,如果刘鑫是自己的邻居,会在“她家门口堆垃圾、泼粪”。还有人攻击刘鑫的代理律师,认为“只有道德败坏的人,才会接手这样的官司”。

但伴随着法院一审判决的公布,事实的真相其实已基本明朗。判决书中称,“刘鑫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在事发之后,非但没有心怀感恩并对逝者亲属给予体恤和安慰,反而以不当言语相激,进一步加重了他人的伤痛。其行为有违常理人情,应予谴责。”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