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佳能暴跌300亿 乔布斯12年前布下大棋 /

佳能暴跌300亿 乔布斯12年前布下大棋

文 / 金错刀频道

2010 年,在美国旧金山,乔布斯宣布 iphone4 问世。

谁也没想到,这一 " 黑天鹅 " 事件将搅动整个世界相机市场。

在百年诞辰之际,尼康接连闭厂,卖掉光刻机业务,断臂求生。一时间,尼康 " 要完了 " 的声音甚嚣尘上。

几天前,继尼康之后,佳能关停了运行 32 年的珠海工厂,相机生产线基本退出中国大陆。

就在几年前,中国区执行副总裁曾斩钉截铁地说,佳能不会从中国撤出工厂。

而这,只是数码相机没落的缩影。

佳能背靠中国市场,在可换镜相机市场,连续 18 年市场份额世界第一。

然而,四年来,佳能影像业务的营业额下跌了 300 亿。

一个称霸相机界半个多世纪的王者,真的被手机打趴下了吗?

打败徕卡和施乐!

背靠中国的佳能,登顶世界第一

翻开佳能的成长史,不难发现,这是个从山寨小作坊,成长为世界巨头的逆袭故事。

佳能诞生之际,徕卡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就连美国总统参会,记者想要进入会场唯一被准许携带的相机就是徕卡。

英国女王是 " 徕卡粉 "

徕卡相机坚持手动对焦、质量上乘,难免曲高和寡,价格更是贵得惊人,高过黄金,被称为 " 相机界的劳斯莱斯 "。

即便如此,以徕卡为代表的德国相机依然垄断了日本高端相机市场。

在这一时期,以御手洗毅为首的日本青年带着推翻莱卡霸主地位的梦想,成立了精机光学的研究所。

研究所的生产工人多是钟表店等工匠出身,在硬件上,精机光学更像是一个小作坊。

《胜利之吻》是用徕卡相机拍摄的

二战前后,日本的学习对象一直是欧美。站在徕卡的肩膀上,精机光学仿制出本土第一台 35 毫米小型照相机,命名为 " 观音 "。

但在西方人眼中,"Made in Japan" 是假冒伪劣的代名词,甚至有经销商建议御手洗毅,贴牌销售。

那时候的日本相机,基本上是照着德国相机山寨。

山寨了德国徕卡相机的日本精机牌相机

技术改变了世界相机市场的格局。

当德国厂商继续沿用旁轴相机的技术时,日本厂商抛弃了模仿德国的路子,转而自研单反相机,佳能更是研制出世界上第一部电子相机。

与 " 高贵 " 的德国相机不同,日本厂商更重视 " 性价比 ",在品质和价格之间寻找平衡。

在德国相机的 " 霸权 " 下,日本相机以 " 物美价廉 ",硬生生撕开了大众消费市场的口子,致使德国相机企业集体大溃败。

佳能不仅推翻了徕卡的江湖地位,而且在技术变革的路上愈战愈勇,构建起佳能的 EOS 王朝。

" 左手照相机,右手办公设备 ",佳能在跨界的路上玩得飞起。

这一次,竞争对手是美国施乐。

别看现在的打印机很 mini,在 50 年代,复印机是个庞然大物,还得配个专人。

美国施乐是复印机市场的霸主,年入 10 亿美金。

财大气粗的施乐更是搞起了技术防线。因为技术太好,还被乔布斯挖走了 15 位工程师。

面对这样的对手,佳能是怎么做的呢?

两招制胜,一是发明小型 " 傻瓜 " 复印机;二是搞联盟。

施乐的技术防线不是万能的。当时的复印机是 " 贵族产品 ",没个大几百万,企业连个复印机都用不起。

佳能避开了施乐,搞了个价格低且无需专人操作的小型复印机。然后,它联合东芝、美能达在内的十余家 " 兄弟企业 ",并向他们提出了极具诱惑力的合作方案:卖许可证,有钱一起赚。

在日本企业的 " 围剿 " 之下,五年时间,施乐在复印机的市场份额腰斩,从 85% 大幅降至 40%。

2008 年,全球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宣布破产保护,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到来。

佳能裹挟其中,原本上升的业绩突然断崖式下跌。2009 年,佳能销售额曾同比下降 21.6%。

佳能社长御手洗富士夫把中国市场看做自己的 " 救命稻草 "。

恰逢中国数码相机市场高速增长,佳能在中国先后建立了包括珠海在内的五家工厂。

后来,在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日企对华投资明显下降之时,佳能依然坚定选择了中国市场。

背靠中国市场,佳能在可换镜头数码相机方面,创下了连续 18 年市场份额世界第一的成绩。

佳能靠入门级相机,完成了第三次逆袭。

当手机打败相机,佳能铁王座还稳吗?

有人说,尼康的衰落,是 iPhone 的锅。

iPhone 的摄像头,让手机和相机开始了命运的交错。

数码相机的销量与十年前相比,跌落了超九成。与之相反的是,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则迅速突破十亿台,是数码相机的 100 多倍。相机逐渐沦为了 " 无用品 "。

在手机摄影突飞猛进的几年间,佳能很 " 忙 ",忙着制造低轨卫星,但被美国的火箭弄到半空爆炸了。

除此之外,佳能还忙着做什么?

1、忙着 "躺平",迟到五年被超越

佳能曾是相机上技术革新的勇敢者,如今佳能在技术上鲜少有大突破。

2013 年,索尼开创性地推出微单。一经推出,迅速抢占了佳能的单反市场。相比索尼,佳能落后了整整五年,直到 2018 年,才推出第一款产品。

更要命的是,手机摄影技术层出不穷,低端数码相机的成像品质全面落后于手机,其唯一的优势在于长焦拍远景。但一个功能又如何撑起一个产业?

与四年前相比,佳能影像业务的营业额下跌了 300 亿。佳能发烧友怒其不争,质问佳能:" 你为什么宁死不肯变革。"

事实上,珠海工厂的关闭是必然,疫情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有报道称,佳能珠海曾试图向日本总部申请开辟更有技术含量的微单及单反产线,但遭到拒绝。

佳能珠海最终只承接了少量微单相机镜头的业务,但难以扭转局势。

2、忙着 " 买买买 ",豪掷 370 亿玩跨界

从 2013 年至今,佳能开始玩 " 跨界 ",多元化发展,在 " 买买买 " 的路上寻求新出路。

先是买下了荷兰的奥西钠公司,做商业印刷;后又买下了麦视通和安讯士,做安防监控,甚至买下了加拿大的半导体制造商。

出手最壕的一次,是花了 370 亿,拿下了东芝的医疗设备部门。这次创纪录的天价收购,证明了佳能亟需摆脱对中国等海外市场的依赖。

来源:中国网

佳能进军医疗产业,离不开创始人御手洗毅。这位曾经的妇科医生,是最早推动佳能在医疗器械方面进行研究的人。

但是,在西门子、飞利浦、通用三足鼎立的高端医疗设备领域,佳能尚达不到第一梯队,难以扛起营收大旗。

佳能的营收大头在印刷业务上,但也不容乐观。数据显示,在 2021 年第二、三季度,佳能打印机的出货量市占率同比下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佳能影像业务的 " 消 ",却无法靠其他业务的 " 长 " 来弥补。

勇敢者的进击,

佳能们应该向索尼学什么?

手机摄像头打败了数码相机,这背后有索尼的手笔。

除了 iPhone4,苹果几乎所有机型的手机传感器都由索尼提供。国产品牌 " 华米 OV" 的手机在销售时,都将 " 索尼传感器 " 作为一大卖点。

华为 P40 pro 用的是索尼的传感器和徕卡的镜头,向长焦这个 " 技术流 " 靠拢,有摄影师使用该手机,变焦 100 倍后,拍到了国际空间站的凌月现象。

有了摄影技术的加持,华为 P40 pro 卖爆了。报告显示,2020 年 9 月华为 P40 Pro 销量全球第二,占市场份额 4.5%。

索尼的图像传感器有多火?配给制,买都买不到,缺货是常有的事情。毫不夸张的说,传感器芯片左右了手机的格局。

索尼曾公开表示:当前手机摄像头市场需求大过产能。甚至 " 凡尔赛 " 式公开道歉," 因为我们做得还不够 "。所以,索尼在长崎又建了个工厂。

连造望远镜的哈苏都和一加联手,冲击高端手机摄像领域,为何迟迟不见佳能等老牌相机制造手机摄像头?

是技术不行?

要知道,佳能的第一台全画幅数码单反,代表了当时最高的传感器水平。

根本原因是,沉浸在舒适区内

佳能是最懂投入 - 产出比的。它的相机图像传感器都是自给自足。相较于手机,入门级相机的传感技术要求没那么高。

当佳能 " 有恃无恐 " 地依赖入门相机时,又何必花大力气去搞手机图像传感器呢?

智能手机,让索尼多了一条赚钱的路子,也让佳能陷入被动的局面。

索尼最低谷期,其业务全线崩坏,财政出现大危机,甚至卖了总部大楼。平井一夫开始收拾烂摊子,留下了 CMOS 光学传感器的业务。

小小的手机摄像头芯片扛起了复兴索尼的重任 。

最难的时候,索尼疯狂地刷技术,一出手就祭出大招,放出了背照式 CMOS 传感器和片上 ADC 两个大杀器,使灵敏度有了质的飞跃。

当年,苹果 iPhone 4s 能够夜间拍摄,日间拍照效果更是直逼卡片机,正是得益于索尼的传感器。其后,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对此趋之若鹜。

2021 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图像传感器市场总收益为 70 亿美元。其中,索尼以 42% 的收益份额占据了市场的首位,三星紧随其后,份额为 25%。

前有索尼、三星等巨头,后有小米等手机品牌。回过神的佳能们想要杀入手机图像传感器分一杯羹,恐怕为时已晚。

结语:

柯达公司昔日的成功和崛起,源于掌握了世界上最为先进的摄像胶卷技术。

但是拒绝改变,让制造了第一台数码相机的柯达,最终被它 " 杀 " 死。

同为胶片大佬,风暴来临时,富士发动了一场自我革命,放弃胶片市场,转战与核心技术相适用的新兴市场,用了七年时间,才活了过来。

佳能等巨头们都曾是技术的颠覆者、新时代的开创者。但王位坐久了,难免懈怠。

不得不感概,在昔日巨头们的兴衰中,我们看到的是:

打败自己的不是时代,而是你自己。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