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征文:多伦多二娃妈的2021年回顾 /

征文:多伦多二娃妈的2021年回顾

2020年结束的时候,拜登荣登大宝,各大公司马上发布了新冠疫苗,加拿大预计在9月以前实现全民接种。那时候我畅想2021年新冠结束后的幸福生活,报复性消费、开车旅行、大吃自助餐、滚回学校的孩子、课外班门外和别的家长聊八卦聊到浑然忘我……想着想着,笑得像个200斤的孩子。

(图源:[email protected] Norouzi)

然后,又一年过去了。

2020年,约克区的公立学校一共上课24周。

2021年,约克区的公立学校一共上课23周。

正好一年前,在大公司工作的朋友们,纷纷交流回去工作的时间。跨国资本不是应该知道的比所有人都多吗?世界500强说了2021春季回复工作,怎么还能不准呢?

去年2月17日,上了6周半网课的孩子们回去上学。大人开始整修一年没动的通勤车,解除Parked car insurance(停在家不动的车子专用保险,保金很低)。还有点缅怀在家工作的日子,不用坐上带有别人体温的马桶圈、可以一边开会一边吃薯片、习惯了8:55起床、永远不需要洗头……

要上班了,完全依靠打光和美颜维持的个人形象即将粉碎,居家工作中长的20斤肥肉即将曝光,减肥、理发、买衣服,准备回归社会了。

然而疫苗迟迟无法普及。春假以后,像前一年一样,孩子们又进入漫长的假期。

再没人提回办公室工作。一些公司开始搬迁,从大楼搬到小楼,从市区搬到市郊,从全员上班计划,转到例会上班制。70年代以来熟悉的“格子间办公室”景象,即将成为历史吧。

一年以后的现在,还没一家公司发布回去上班的计划。我们还有回去的一天吗?

远程会议、共享办公空间、网络购物一直存在,但疫情绝对加速了整个世界搬到网上的进程。这意味着什么呢?是超级城市(metro city)的崩解吗?是文员工作全外包到国外?是家庭空间设计的变化?

(图源:[email protected] Baumeister)

没有人能想到,对此首先做出反应的,是物流断链。

集装箱缺货了两整年,港口挤压,卡车司机缺人。一个系统经历这么长时间还没整合好,看不见的手没管好,也没有看的见的手去管。这种缺乏秩序的感觉,正是2021年肃杀气氛的根源。

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

朝三暮四的居家令、客厅里跑来跑去的孩子、被核能印钞机推动的股市、不断上涨的物价、一触即发的种族关系、三四个月收不到货的跨海运输、层出不穷的新毒株、众说纷纭的疫苗,哪一个都没严重到让人崩溃。

只是这一切合到一起,仿佛奏出了天命的大合唱。

然而总之,2021年对于大多数有工作的人,不是那么糟。到了12月,安省失业率降到6%。这一起声势浩大的缺工潮,还有个历史性的名称——“2021辞职潮”(The Great Resignation)。

无论是由于刺激,还是畏惧病毒,还是在通膨面前躺平,还是有感于人世无常,各种因素造成了目前各行各业都缺人。然后又造成薪资上涨。周围有数个朋友被猎头圈中,足不出户,薪水哗哗变多。这多少抚慰了心中的不安。

但更多人辞职成了家庭主妇也是事实。两年的凌迟式封城,动不动就不上学,谁家不需要一个管家婆随时待命?

(图源:[email protected]

2021年夏天,看疫情有所缓和,我们终于决定让老二去幼儿园。

三岁的老二,几乎整个人生在家里渡过。没去过图书馆、商场、运动场,没见过其他儿童,没见过五人以上的聚集,不知何为早教班。

老大进幼儿园之前半年,我们让她先上一小时的游戏班,又增加到两小时,然后去幼儿园半天,最后才全日制入园。到了老二,社区中心永远没有开放的迹象,没有课外班、游戏班、运动场,没有婴儿的聚会。三岁了,趁着夏天直接去幼儿园吧。

再拖就要等明年夏天了。

连问了几个幼儿园,都没位子。由于每个班级控制人数,这两年来能进幼儿园的孩子很少。最后终于找到合适的幼儿园,也参观了,也见过老师了,也准备好口罩水壶被褥了。

开学前一天,一个学生的家长确诊新冠,幼儿园关门两星期。

两星期后,再准备入园。开学五天后,居家一年多毫无抵抗力的老二患上感冒。虽然是普通的感冒,也在家隔离两个星期。

于是在宝贵的病毒喘息窗口期,在上学的第一个月,三岁的老二只受了八天教育。

就像过去两年中所有事情一样,来回反复、徒增程序、风声鹤唳,进一步、退两步。

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已经没人抱怨了。

(图源:[email protected]

人的适应性啊,在约克区这个卷王之王,表现为,彗星撞地球也不减负。

看着老大上网课,我最大的感受是,“原来哪国家长说话都那个调调”。任何时候任何人忘了关麦,都能听到旁边有家长在热心参与。我还以为只有中国家长这么闲、这么拼,原来其他民族也是这样。敦促举手,背后提词,谆谆教诲,时打时骂。

每一个上网课的小学生,背后都有一只河东狮。

到了9月,疫苗接种率已经相当高。但是和2020年一模一样,全社会都在讨论要不要开学。

出乎我意料的是,周围竟然不少人已经转去私立学校,大半年都在上学。课外班9月一开放就全部爆满,从社区到私校,从画画到游泳,家长们无所顾忌地带着孩子们连轴转。

表面上,中国妈妈忧郁而谨慎,私底下,一个个快意恩仇得不得了。小算盘噼里啪啦一拨:“走,上学!”

2022年,让我充满希望的,是小孩还在学习,年轻人还在恋爱,留学生又塞满飞机,集装箱不断离港。新常态也有常态的影子,不正常的生活里也有正常的心态。

拜登又撑了一年,小土豆又撑了一届,还有什么理由撑不下去?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诚征写手 欢迎来稿 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