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当一晚4000元的民宿被一抢而空 /

当一晚4000元的民宿被一抢而空

一院难求

大年初五,北京延庆一家民宿的老板娘徐紫晴来不及拜财神,也没空睡懒觉,一早8点就被客人“@”醒,询问周边云瀑沟的冰瀑拍照路线。

这个春节,外地客人进京难,但北京本地客人出京更难,2300万的本地客群 “造福”了那些北京周边密云、延庆、怀柔的民宿、酒店,徐紫晴将民宿价格上浮了25%,小院一晚出租价格高达4000元,却依然不愁客人。

“年底了,总算赚到点钱,”徐紫晴称,“今年的春节比我们去年的整体收入还上涨了30-40%左右,尤其带孩子的家庭特别多,营收已经超过疫情前了。”

春节短暂火爆后,年初七,回朝阳CBD上班的白领们换回正装,回海淀大厂工作的程序猿打着呵欠踏上归途,徐紫晴的客栈重回平静。

客房一下子就“空”了出来,徐紫晴并不惊讶,“只要别停业就有希望,京郊度假民宿的特点就是工作日客人少,周末、节假日爆满,到3月底前每个周末预订情况还是不错的。”

看到徐紫晴对于民宿经营仍持有一个较为积极的态度,旁边一个90后女生姚琳笑着说了一句“小姐姐,您还挺乐观的”。

“这年头,做民宿的不乐观早被干趴下啦,哈哈哈哈哈。”

对姚琳来说,虎年春节,成为徐紫晴的房客本是个意外。

姚琳原本计划春节和几个朋友外出旅游,但因为疫情叠加冬奥没法出京,市区内又没有合适的空间接纳这么多人。选来选去,他们最终敲定了去周边民宿住几天。

“今年三十,大家聚在一起看春晚、包饺子、煮火锅、拍照片或者玩桌游,”姚琳说:“虽然回不去家,但是能和朋友一起过年,也觉得很有盼头。”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姚琳一个人。

途家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全国整租小院或别墅的民宿订单交易额同比2021年春节仍上涨五成,带着全家包小院儿感受当地的年味儿,在这个春节已经成为全国各地最火热的现象。

其中,上海、北京周边的部分精品民宿小院提前一个月就预订完了,这个春节一度出现“一院难求”的现象。

途家民宿高级副总裁胡阳表示,今年京郊整租民宿的预订量同比2021年超过了2倍,主要围绕着密云,怀柔以及延庆这类的周边游的乡村民宿,这些民宿不论在品质还是服务上都有了很大的升级,平台也通过培训、资源调配为民宿增加更沉浸式的服务。

春节假期,大城市周边民宿生意挺火爆,这是一种“因祸得福”的黑色幽默。

谁在微度假?

今年春节京郊民宿真的太贵了。

姚琳算了一笔账,这个春节,初二到初五三个间夜,她和朋友的整租小院价格高达12000元,这还是“精打细算”做了很久功课才找到的“高性价比”民宿。

旅界调查发现,现在北京周边附近的民宿,品质高一些的民宿均价在1500元左右,这个价位相当于市区常规五星酒店的价格,整租院子那就更贵,最少也得在4000元左右,更贵的甚至能破万,可以容纳4-8名客人。

有网友调侃称,“连以前一晚三四百的农家院都这个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一位从业者则表示,老百姓不了解民宿老板们的苦,花大价钱开民宿,装修都投入了几百万,疫情下的经营却经常受到地方防疫政策甚至村子里“土政策”的限制,开业经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疫情一来,夸张的说员工比住客多。

春节是民宿、酒店们难得的“回血良机”,堪称久旱逢甘霖。

徐紫晴注意到今年春节假期迎来送走的都是北京本地客人,“听客人聊天有私营企业的打工人,也有企事业单位的员工,不能出京‘就地过年’是大部分住客选择京郊‘微度假的主要原因。”

有限的出行选择推高了虎年春节的民宿房价。

截至2月5日,携程平台数据显示,虎年春节本地游趋势明显,本地酒店、民宿订单量占比约为60%。春节期间温泉、亲子等主题酒店的订单量分别占总订单量的55%和12%,约为7成左右。

这届年轻人追求个性的特质决定了“到此一游”时代日渐远去,基于兴趣的深度体验、沉浸式玩法才是他们对一次完美“民宿微度假”的最大诉求。

与此同时,疫情起起伏伏,面对长距离旅行不确定的隔离政策,80后、90后旅行直线路径在变短,频次、客单价却有所增加,这在虎年春节体现得尤为明显。

春节前,马蜂窝一份报告显示,在微度假“大军”中,80后和90后以80%的占比一骑绝尘,微度假以“玩法”为驱动力,越来越多的微度假用户愿意为高品质的服务与体验买单,3天内旅行消费2000元已是常态。

疫情下的第二个春节,很多人的旅游消费模式发生了“质的改变”。

没有了长滩、巴厘岛、马尔代夫的海滩风情,也没有伦敦、巴黎、马德里的“血拼买买买”,找个民宿小院一聚,不用太多准备,更不需要舟车劳顿,利用短暂空闲时间缓解工作压力成为都市人微度假的主要驱动力。

民宿业者的变与不变

靠着春节火一阵,并不是民宿的长久之计。

有北京京郊民宿业者向旅界直言,“2021年,其实就是靠春节之后的几个小长

假撑着,没有上半年的几个小长假,一半以上的民宿都得关门歇业了。”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民宿”相关企业11.7万家。从近十年发展状况来看,2018-2020年是企业注册量的爆发期,其中2018年注册量同比增长157.4%,2019年和2020年的注册量均超过3万家。

徐紫晴认为能连续撑过两年“活下来”的民宿都是有点本事的,春节之后一直到3月开春前的这个月”特别难熬“,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民宿上半年是否可以盈利。

“很多民宿经营者越来越专业,但是运营的民宿却关门了,这就是现实。“徐紫晴说。

谈及民宿生意,个体民宿经营者的经营理念很重要,过去一年,很多业者尝试引入两天一夜的剧本杀等业态丰富民宿住宿体验。

但在徐紫晴看来,这只是一个附加增值项,“大家一群朋友组队来这儿了,那么吃喝玩儿烧烤,晚上闲着的时候,吃完饭了,不知道该干嘛,其实大家坐一块儿打个剧本杀,它能增进大家彼此感情,但只针对特定人群。”

一位杭州的民宿业者林跃则认为民宿剧本杀本质上还是应该以住宿体验为主,恐怖主题虽然好玩但代入感太强甚至会给民宿带来负面影响。

无论如何,未来民宿的社交场景和情感链接更加突出。

木鸟民宿CEO黄越曾预言:未来的民宿还将出现更多场景化元素,将给民宿产业带来无限想象力。通过数字化实现预约出游、线上营销等,应用适配场景和未来发展都存在很大的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个体民宿经营者的努力固然重要,选对“投胎主体”更是决定一家民宿能否长久经营的关键。

去年8月,爱彼迎、美团、途家、小猪等民宿平台集体大面积下架北京城八区民宿,虽有少量房源通过审核重新上架,但大部分之前押注北京城区民宿的业者被迫转型,一夜间回到解放前。

当下,符合国家战略的是乡村振兴,但也并非每个乡村都适合开民宿,各地迥异的土地规化政策、模糊的乡村土地产权,抬高了民宿投资的门槛与风险,给不少怀抱梦想的业者惨痛教训。

“不是每一座山都是莫干山,”一位在四川彭州经营一家小而美民宿的业者刘欣直言,“民宿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投入,周边景区、生态、配套上来了,游客自然就来了,如果只是单纯的一栋房子,其实能做的并不多。”

微度假盛行,消费者对民宿周边环境的要求愈来愈高,而住只是旅游需求的延伸,从业者对此感知明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旅界”(ID:lvjienews),作者:Simon?skysong,36氪经授权发布。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