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上海,你正在让我们感到“被背叛” /

上海,你正在让我们感到“被背叛”

众所周知,KY的办公地在上海,本周已经是我们远程办公的第六周了。

刚开始远程办公的两周,我们加班加点投入抗疫心理公益课程和冥想的研发,积极出力,也从中找到意义感。但随着疫情和“抗疫”的局势发展,可以说到现在,起码我个人的心理状态是欠佳的。

我在上海疫情发酵前,就因为工作出差来到了外地,随后上海疫情爆发,我也就一直没有再回上海——以保证后续在此地的工作任务如期开展。我的两只猫,也得到了小区物业每周一次的关照。

按理说,我没有受到隔离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事实上,我却感受到了近几年来持续最长时间的负面情绪,远比20年初爆发疫情时所经历的更为强烈。

我想,这种负面情绪,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让生活对于自己来说是“可以说得通的/可被解释的”的诉求”。而上海正在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觉得“说不通”。

那一个个因为没有核酸结果而死在求医过程中的人——护士、老人、孩子、正当壮年的年轻女人;那些几天吃不上饭、没地方去睡在街头的人;那些被撬开门、强行带走转运的人……

这些事,不但创伤了那些当事人,也创伤了目睹这些事的我们每一个人。这种心理创伤,也许会随着生活忙碌重启而被遗忘,但在我们内心深处也许永远无法弥合。

心理治疗师Patrick J. Carnes(1997)曾经提出,人和人的关系中有时是存在一些隐性承诺和基本假设的——比如父母会爱孩子,尽管这样的承诺没有说出口,但一旦我们在关系中的体验和这样的“隐性承诺”不符,例如发现父母不爱自己,就会有被背叛、被伤害的感觉。

这正是我们在这场疫情中经历的:我们生活在2022年的上海,一个被我们基本假设为是文明开化的城市里。我们曾经深深地信任这座城市会给我们庇护、相信我们个体的生命和权利能够在这里得到尊重。但是,现实让我们感受到了深深的“被背叛”。

前几周的我,看到这些消息,只是自己掉眼泪,保持着沉默;正如同一开始大家都竭尽全力配合隔离、配合核酸。但这些事不但发生了,而且重复发生着,变本加厉地发生着。没有任何力量去纠正这些错误,去阻止后来的、更多的、本不必要发生的悲剧。

我们的沉默、我们的配合、我们的等待,都被辜负了。

早上我看到了这样一则消息。著名学者复旦教授严锋转发了他学生的微博,并评论说:“博主是我从前的学生。”而他转发的微博内容显示,有人撬开房门锁,进入民宅,把人强行拉走。

这则消息,突破了我所能接受的最底线。如果居民家中的房门锁,是可以这样轻易被撬开的,我们的安全感还可以寄托在何处呢?

我们所居住的城市,本应当让我们感觉安全。无论因为何种原因,都不应该让它的居民长久生活在不安中,更不应当是这种不安的制造者。当一座城市不再能让它的居民感到可靠的时候,不再觉得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和生命托付在这里的时候,这就是背叛。

我们希望尽快看到转机,呼吁切实改变现状!

*题外话,也是老本行

在这个时候,还是要跟大家说说如何让自己感觉好一点。以下是我不多的一点心得:

疫情给我们留下的最正面的影响之一,可能就是让我们感受到了彼此真的是“命运共同体”。这种同盟感,让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亲密。

它让一整个城市、甚至是更多个城市的陌生人,都拥有了共同面对过一场战役的战友情谊。我们因为这种情谊,都比疫情前的自己更关心他人了一点。

有机会的时候,付出举手之劳去帮助他人,但又不要过度卷入消耗自我——这会很好地安抚到你自己。

此外,疫情把一个真相直接而显着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个体的命运只在一定程度上掌握在自己手里;时代、环境、社会系统、偶发事件等等更宏大和偶然的因素,对个体命运的影响更为深远。

这未必是一件坏事:也许我们每个人或迟或早都会在生命的某一时刻与这个真相相遇。

愿糟糕的时间赶紧过去。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