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上海强推“硬隔离”了?健康人也拉去方舱 /

上海强推“硬隔离”了?健康人也拉去方舱

01

今天是2022年4月23日。

到今天为止,上海浦西已经连续封了23天,浦东已经封了27天,一些重点区域封了40天,而在普陀、闵行、北蔡等地方的居民,已经封了近50天了。

根据挪威、韩国以及香港的数据,奥密克戎潜伏期在3.0-4.2天左右,比德尔塔和原始毒株都要来得短:

现在上海最少的小区也已经封了23天了,病毒的最长潜伏期早就过了不知道多久。

然而至今为止,上海每天都能测出两万个新增病例,前几天一度以为病例下降了,结果今天报出来又是两万多例:

说明上海封城这么些天,还是有感染源在源源不断造成大家感染。一些老人足不出户封在家里每天就做核酸,拿志愿者送上来的物资,结果封着封着就阳了。

所以现在我们都想知道。

针对这种一边封城一边阳性病例越来越多的情况有什么改变、有什么措施吗?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封,一直增长,直到病毒自己消失吧。

02

看了新闻,上海卫健委认为昨天新增较多,和一些老旧小区普遍存在共用卫生间和厨房等现象有关。

解决方法也想好了,是要:

封控区严格做到区域封闭、足不出户,管控区做到人不出小区、严禁聚集。

当然这句纲领已经喊了好多天了,具体落实到政策上,也越来越强硬了。

措施一,是直接上硬隔离。

为了保证封控区有阳性病例的楼栋不要有人出门,一些社区开始采取措施实行所谓“硬隔离”。

硬隔离有三种。

最软的是用防护服做一个假人,提醒人不要出入。

白天看起来是这样:

晚上看起来则是这样:

居民把这叫作“稻草人战术”。

稍微硬一点的,是把小区大部分门都用铁栅栏给封了,不让人出入小区。

而最硬的隔离,则是直接用铁栅栏把楼栋封住,这样阳性楼的人就没办法跑下来了。

有些人觉得“硬隔离”很好,他们觉得总有人不听话,明明自己在阳性楼里还非要下楼,最后搞得上海疫情迟迟无法结束。

为了大局着想,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还有人表示这方法哈尔滨早就用过了,上海现在才学,太落后了。

但也有人反对,认为除了加强民怨实在没有意义:反正这样用铁栅栏封住以后,大家就祈祷这些楼里不要夜里发生火灾吧。

如果发生火灾,会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措施二,过去是把阳性病例接去方舱隔离,现在则把健康的人也拉去方舱“保护起来”。

比如上海静安区番瓜弄的居民表示,因为他们小区阳性病例比较多,其他人继续待在小区里有感染的风险,所以政府决定要把他们这些核酸阴性的人统一接去安徽的酒店隔离。

然而到了安徽,他们发现所谓的酒店,其实是一人一间的高级方舱,于是她在微博上求救:

同样的事情在发生在田林街道:小区里的人表示这些高级方舱虽然不是大通铺,但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也不给出门,只能待在房间里。

最关键的是当时告诉他们是转移到外地的酒店,所以他们什么都没带,到了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评论说这不是方舱,而是才建好的“健康驿站”,已经很好了,总比上海那些吃不上饭的强。希望博主不要抱怨不要矫情。

有人说这已经比南汇方舱条件好多了,现在以大局为重,应该服从安排。

还有人质问博主,说“如果住度假酒店你们就愿意,隔离点就不愿意了?”

而博主认为自己核酸阴性,是健康的人,凭什么一定要住到方舱里?她只是希望接他们去安徽的人可以兑现承诺,让他们住正常的隔离酒店,这不过分吧。

当然,处处想着大局的人和“不够考虑大局”的人本来就谈不到一起去,谁也没办法说服谁。

网友感慨:现在已经不再讲温情与合作了,而是命令与生存的斗争。

03

上面这些措施确实很强硬了,能看出上海为了控制疫情,现在已经什么招都愿意出了。

但我的问题在于,这些硬招出了,居民苦也吃了,最后就真的有用吗?

某些一直是全阴的小区,阴了很多天突然就阳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认为至少有两点被遗忘了。

一种可能是外面送进来的物资上有病毒。

上海现在每天新增2万例,累计已经40万例,已经远超前年武汉的5万例,再加上奥密克戎的高传播性,可以说上海现在很多地方都可能有病毒,面临的防疫压力极大。

这么多人每天封在小区里需要吃喝需要物资,现在的主要解决方法是居民团购,然后靠物流外卖人员把物资送到小区。

有些小区会集中对这些物资进行消杀,但也有小区人手不够,完全不消杀。

那如果这些物资上带有病毒怎么办?

就算20批物资都没问题,只要第21批物资有问题,那小区之前的20天都白封了。

这个问题有没有办法解决?政府有没有在考虑解决?

还有一种是聚集做核酸的问题。

核酸现在越做越勤了。

朋友小区已经封了三周了,大家在群里同仇敌忾表示只要大家足不出户三个礼拜,肯定能把病毒给焖死了。

这三周他们真的几乎没人下楼,唯一出门的时间就是下楼间隔两米排队做核酸。

这周一,他们在进行不知道第多少次核酸时,有人突然就阳了,他说自己从没出过门也没怎么团购过,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阳性了。

我把事情发微博。

有人说自己小区一直是全阴,前两天突然冒出来一个阳性,他也表示自己只下楼核酸过,不知道怎么就阳了。

有人表示她同事小区有个长期瘫痪的病人阳了,从未离开家。

当然这些都是网友自述,有可能是在扯淡,直到今天沈阳发了一个病例的流调报告,说病人除了4月10日下楼做核酸以外没去过任何地方。

然后4月11日他阳了。

这条的评论区开了精选啥都看不到,而转发的纷纷表示:

“这岂不是一个核酸检测的完美受害者?”

我不是反对核酸检测,至今为止我参加了所有必须或不必须的核酸检测,以后如果有我也都会参加。

核酸检测曾经是对抗病毒感染的有效手段之一,以后也不例外。

但我就好奇。

现在说病毒可以通过下水道传播、外卖物资传播、团购物品传播。那病毒有没有可能在做核酸时传播呢?

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有人说,你看深圳也是一直做核酸、广州也是一直做核酸,还有全国各地很多很多地方也都是一直做核酸,那些地方都控制住了,就上海特殊?

但上海现在有近50万例感染病例,医护人员人手严重不足,乃至于我们小区做核酸时,穿着防护服维持秩序的并不是医护人员而是没什么经验的志愿者。

而且因为人手不够,大白根本不可能上门给人挨家挨户做核酸,很多小区都是大家下楼排队做,而且做核酸的时间有限,于是下楼的时候电梯里挤满了人。

如果有个阳性病例,在做核酸的时候把病毒传染到了大白的防护服上,大白来不及消杀就去做后面的人,那岂不是有可能传染后面的人吗?

之前的经验,真的还在如此多病例的上海适用吗?

没有人回答。

估计也不会有人回答。

04

朋友感慨说,中国人真的是信任政府,愿意听话。很多在中国行得通的政策,在欧美根本不会有人配合。

之前我一直觉得中国是全球防疫做得最好的国家,之前中国能清零阿尔法,防住德尔塔,都和中国人愿意配合防疫政策有关。

为了健康,为了安稳,大多数人愿意让渡出自己的权利。

愿意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愿意把自己封在家里“足不出户”几十天,今天看到一位身在吉林的博主抱怨,说已经封了50天了。

还有一位在长春的大学生表示自己从被封以来没洗过澡,厕所叫号才能去上。

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吃完苦后还会对其他人吼:“这些苦我们都能吃,你们怎么就不行?是不是太矫情了。”

有些人觉得苦难是磨练,不愿吃苦就是矫情。但我觉得苦难就是苦难,有些没必要吃的苦你吃到了,就应该愤怒。

那些热爱吃苦的人,多半有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为了疫情“大局”,我们可以吃苦,但也希望我们吃的苦有意义。

为什么我们封了几十天了,新增病例却一直高居不下?

中间尝试过哪些新举措,这些新举措又有没有效果?

为了疫情“大局”,我们可以吃苦,但也希望我们能听到一些问题的答案。

上海为什么会出现食物短缺现象?

为什么有些捐赠到上海的物资,没发到居民手上就烂了?

为什么发给居民的保供物资,很多是三无品牌,有的已经发烂发臭?

未来又打算如何解决物资问题?

昨天,有博主封在家里,目睹一位外卖小哥发生车祸,然后就这样躺在路边等了一个多小时急救车也没来,等救护车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这种近乎医疗瘫痪的状态,到底该如何解决?

防疫的目的是人民的健康,防疫的主体是人民的怒力,防疫的代价也是人民在承担。

我觉得作为人民,有资格听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为了疫情“大局”,我们可以吃苦,但也希望我们能听到真话。

如果最后没办法给人住度假酒店,最初就不该承诺。

就像上海最开始没把握封多少天,那就不该承诺说只封四天。你说只封四天,有些人真的信了,啥都没囤,最后只能饿肚子。

你这时候不诚实了,以后谁还愿意相信你呢?

我相信,在上海所有人的努力下,最后一定会战胜疫情。但这次疫情折射出的问题,却将永远伴随我们。

最后放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彩蛋吧。

方舱里面已经在蹦迪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