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关于电话亭女子,有几个问题要问上海! /

关于电话亭女子,有几个问题要问上海!

一个漂泊的女性,也许是来上海找工作的,也许是她已在上海漂泊了数年,年前选择离职,在新一年找寻新的的工作机会,但不幸赶上了疫情,手中的积蓄花没了,只能拎着自己的行李从酒店抑或租住的房子内出来,像流浪人一般住进那个红色的电话亭内!

相比初来上海,我更相信她是已经在上海很多年的,从她那么多的行李,以及养育的一条狗,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曾在上海留下生活气息的人。

那摊开的拉杆箱,那照顾着还算体面,穿着红色外衣的狗子,那盛水用来洗漱的容器,以及那装被子,衣服的两个袋子,都证明她在这个异乡的城市曾努力的生活过。

疫情之下,这样境遇的人很多很多,在疫情之初,我就写过我的一位年轻的邻居,一个来自四川的女孩,因为房租的问题,只能噙着泪水,带着大袋的行李,和一只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陪伴自己的猫咪搬离自己租住了一年的房子!

这个在电话亭的女性,穿着还算优雅,每日带着狗子散散步,我能很轻易的选择与我那个搬离的女邻居联想在一起,她也是骨子里透着尊严的人,但我不理解的是,这样一个在城市灾难之下,选择寄身在电话亭内遮风避雨的人,为什么要将其驱离?

是她影响到这个城市的市容了吗?

答案很显然不是,因为这个城市的面子还是里子,在这场疫情之下,早已经被撕裂的体无完肤。昨晚一个作者解封后,第一时间出去看了看,街道上的垃圾看着满目疮痍,外滩都长了草!

是她的悲惨境遇,让人觉得上海是一个没有温情的城市吗?

答案也不是的,因为这个城市早已没有了温情,卖菜的山东大姐,租住的房子回不去,只能在街上流浪,最后是家乡前来救助;安徽的保姆阿姨与雇主一同被隔离,自己好了,却再也回不去,只能住到电话亭里,最后还是家乡前来救助,给安排到同乡开的宾馆内;嘉定一对打工的叔侄,因为交不起房租,被三番五次催缴后,叔叔“不慎”从楼上掉下来,侄子看到叔叔躺在地上,面对交不起的房租,卖不起的物资,被气到吐血倒地,两个男人就这样折在了上海!

17个防疫大白服务了一个月,前边拿完被拖欠近一个月的工资,后脚就只能离开小区,大雨中,到公园的桥洞内过夜,

种种种种之下,验证的是这座城市,是没有丝毫的悲悯之情的!是一个没有悲悯之情,同理之心,对同类悲苦视若无睹的城市。

是她违反了防疫规定吗?

还是她违法犯罪了?

要用驱赶的手段去对待一个在灾难之下暂时生活困顿的人?

我还想问的是,你们这些依法办事的人,在将这个女子赶走后,没有考虑过她的生活要怎么继续下去吗?

下命令给你们的人,没有交代一下,没有安排是否该怎么安置她吗?

她是一个暂时陷入困难的人,但很显然,哪怕她一个落魄不堪的漂泊者,从她最后还要带走狗子的行为上看,灵魂也是远远要比你们这些依法办事,下命令的人要高贵的多。

上海有着东方小巴黎的美誉,是世界举世闻名的繁华城市,但这场疫情撕裂的这张虚伪的外衣,伊斯坦布尔可以容下在街道乱转的流浪猫,法国最繁华的香舍丽榭大道也能容下衣衫槛楼的乞讨者!

但上海封禁之下,了无人气的街道电话亭内,却容不下一个孤独漂泊的女人?

新闻里不是天天喊着救助,定点救助,以前总觉得一些求助是个例没有被发现,政府也忙,可能顾不过来,大多数是被救了的,但这样一个就在你们眼前,却被无情驱离,如此,我明白了!

都是骗人的。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