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美华裔女高官卷入6亿口罩交易与欺诈案 /

美国华裔女高官卷入6亿美元口罩交易与欺诈案

美西时间5月6日,根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在疫情的最初几周,三家公司向加州官员承诺,他们可以保障供应数百万个防护口罩,以换取价值16亿美元的无投标政府合同。但这些由政府直接选定供应商、无需竞标的合同,最终引发了金钱交易与欺诈诉讼,华裔主计长余淑婷(Betty Yee,音译)也被卷入其中。

这些协议是许多旨在帮助加州官员迅速购买救生用品的无投标合同之一,州长加文·纽森宣布由于大流行进入紧急状态,这一过程被允许。

两年后,这些失败的合同引发的诉讼让我们得以窥见交易达成的过程——包括加州主计长(California Controller)余淑婷是如何在幕后帮助两名政治特工达成一项协议的,而这项协议被证明是加州最有缺陷的协议之一。

Blue Flame:6亿美元与医疗用品初创公司Blue Flame Medical LLC签订的价值6亿美元的合同,后来被标记为可能存在欺诈,加州被迫收回巨额预付款。但是,即使在交易失败、州议员要求对所发生的事情进行全面解释之后,余淑婷参与其中的实情也从未被公开。

约翰·托马斯(John Thomas)是共和党资深战略家,他与共和党筹款人迈克·古拉(Mike Gula)共同创立了Blue Flame。

与许多最终获得加州政府合同的供应商一样,Blue Flame也在寻求政治内部人士的帮助。诉讼记录显示,该公司向游说人士、策略师和医疗销售代表提供现金佣金和预付金。

根据州主计长办公室首席法律顾问里克·奇瓦罗(Rick Chivaro)的证词,余淑婷的政治资金筹集人最初介绍了托马斯。法庭文件显示,该筹款人是圣地亚哥县的民主党政治顾问斯蒂芬妮·戴利·史密斯(Stephanie Daily Smith)。余淑婷和史密斯均拒绝置评。

作为加州的主计长,余淑婷的职责是对纳税人的钱的使用进行最后的细节分析。她的办公室负责为加州签发支票,并可以对资金使用是否明智提出担忧。审查和选择接受州合同的人的工作主要落在加州另一个政府部门——总务部(Department of General Services)的肩上。

但是,在Blue Flame诉讼中公开的、写于2020年3月20日至3月27日期间的一系列短信中,在托马斯告诉余淑婷,他在长滩港有1亿个N95口罩,他的公司可以把口罩“今天就搬到你们这里”之后,余淑婷不遗余力地促成与该公司的合同。

但几个小时后,托马斯又说,“我们几乎卖完了第一批货”,但他承诺,每周将有1亿个口罩到达。余淑婷随后表示,她已经告知州长办公室他的提议。第二天,托马斯感谢余淑婷从中斡旋,她回答说,“知道了。将向州长的同僚施压。”

这些短信显示,在托马斯说明没有更多的供应后,余淑婷还是承诺加大努力,说服纽森的办公室达成交易。

在去年的证词中,托马斯说,他声称在港口有1亿个口罩,但其实并没有,他也把这些都告诉了余淑婷。

余淑婷还向托马斯提供了关于如何协商预付款的私人建议,称紧急声明下预付款不是问题,并强调“不要提到我的名字”。短信显示,托马斯接受了余淑婷的建议,几乎一字不差地发出了请求。余淑婷还劝阻他不要透露该公司将从这笔交易中获得多少收入。

2020年3月26日,余淑婷在给约翰·托马斯的短信中写道:“我会确保今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汇款。”几小时后,加州给Blue Flame的Chain Bridge Bank银行账户电汇了4.57亿美元的预付款,相当于预付金额的75%。

在一起诉讼中披露的该公司内部记录显示,通过向州政府收取20%至30%的加价,该公司有望获得1.34亿美元的利润。托马斯随后给余淑婷发了短信:“我们拿到了!!谢谢!!”

但这笔巨额款项引发了Chain Bridge Bank管理人员的警告,称这可能是一个骗局,因为Blue Flame前一天才在该银行开设账户。出于担忧,州官员在几小时后要求撤销这笔电汇。

由于交易面临危险,托马斯再次求助于余淑婷。但这次余淑婷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在第二天,她让托马斯转而与州采购官员沟通,“请不要再把我牵扯进来,这没用……你现在需要解决信誉问题。祝你好运。”

在试图解释余淑婷的角色时,首席法律顾问奇瓦罗在一份诉讼证词中说,她只是在试图确保我们有所需的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

Bear Mountain:8亿美元在与Blue Flame的交易告吹的一天后,加州与由前阿拉巴马州检察长特洛伊·金(Troy King)领导的Bear Mountain签署了一份8亿美元的合同。该合同在不到六周后被取消,此前加州官员表示,该公司未能交付大部分口罩。

这项交易得到了保罗·鲍尔(Paul Bauer)的帮助,他当时是萨克拉门托的一名说客,为著名的政府关系公司Mercury Public Affairs工作,但在合同被质疑后不久就离开了。

Bear Mountain高管在2020年12月的诉讼中称,加州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取消了合同,并拒绝接受数百万个口罩。州政府坚持认为,Bear Mountain错过了第一个截止日期,最初只交付了2%的规定量。

州政府的律师在诉讼中写道:“尽管新冠肆虐加州,但在数周内,Bear Mountain连续错过最后期限,完成的少量交付远远低于其合同义务。”

BYD:10亿美元随着与Bear Mountain交易的失败,纽森也因一笔更大的口罩交易面临批评:与中国汽车制造商比亚迪(BYD)签署了一份10亿美元的合同。

受到拖延的困扰,导致比亚迪在最初未能获得N95口罩的联邦认证后,该公司在2020年4月和5月两度违约,不得不向加州偿还2.475亿美元。

不过,政府官员说,比亚迪最终做到了。到目前为止,加州已经购买了3亿个N95口罩,其中85%来自这家公司。

Advoque:2.25亿美元另外一项大规模的口罩交易也陷入了诉讼。

法庭文件显示,加州与位于圣克拉拉的Advoque Safeguard公司的2.25亿美元的口罩合同也“爆雷”。该公司没能交付合同规定生产的大部分N95口罩,而送达的1,000万个口罩后来因不符合联邦过滤标准而被召回。

据称,Advoque大肆宣传其加州根源及其低廉的价格,提出以每个2.25美元的价格生产近1亿个N95口罩,远低于其他人的5至12美元。

Advoque本应在2020年7月31日之前交付4,000万个口罩,但只有600万个送达。9月10日,该公司官员提醒州政府,其口罩存在问题,未能通过联邦过滤测试,该公司的认证被吊销。加州官员不得不召回发给医护人员和重要员工的该公司的所有口罩。

Advoque于2021年同意向纳税人偿还1,870万美元,但直到上个月,政府还没有收到一分钱。

三家公司正在起诉Advoque,称他们也销售了其有问题的N95口罩。其中两起诉讼指控Advoque向其高管支付了数百万美元,而没有向客户进行补偿。一些公司表示,加州与Advoque签订的巨额合同推动了他们自己的合同。

一名代表律师乔尔·里斯(Joel Reese)说:“加州批准与Advoque的9,000万美元的N95口罩交易是一个标志。现在我们想知道Advoque是如何获得批准的。”

根据资料显示,余淑婷是一位美国政治家和民主党成员。余淑婷的父母是旧金山Parkside 区人, 1956 年从中国广东省移民到美国。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