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俄乌战争以后 连瑞士也走向北约 /

俄乌战争以后 连瑞士也走向北约

核心提要:

1. 俄乌战争影响下,欧洲国家反应剧烈: 芬兰、瑞典开始谋求加入北约,就连瑞士都开始思考和北约展开更加紧密的合作。 不过,民调显示,大部分瑞士人仍未考虑加入北约。

2. 对瑞士而言,放下中立的立场、加入某个军事联盟的意义格外重大: 不同于德国、法国这样的民族国家,瑞士具有多种语言、 宗教,行政体制也很松散, 瑞士人的民族认同感的重要来源便是其中立地位。 越过中立的红线,对瑞士而言不仅违宪,还会伤害其民族根基。

3. 瑞士是否会向北约靠拢仍然是个未知数,需要全民公投才会有最终的定论。然而,连瑞士人都开始展开这样的讨论,又一次证明了世界的变化。

2021年12月,瑞士官方账号“瑞士安全政策”发布推文,纪念瑞士加入北约牵头的“和平伙伴关系”计划25周年。

“调情可以,结婚不行!”

最近,瑞士最大的士兵协会之一的主席斯特凡·霍伦斯坦(Stefan Holenstein)这样评价瑞士与北约的关系。这话听起来轻佻,但霍伦斯坦是认真的:他的观点是,在俄乌战争的影响下,瑞士应该与北约展开更加密切的合作,但不要加入北约。

对瑞士这样的国家,这是个破天荒般的建议: 地处欧洲腹地,瑞士并非北约或者欧盟的成员国,甚至直到2002年才加入联合国;在宪法所规定的严格的军事中立政策之下,瑞士除了派出一些军官之外从未参与过周围北约国家的军事行动。由于乌克兰战争,霍伦斯坦希望瑞士最终成为欧洲安全和军事架构的一部分,并开始承担一些责任。

在地理位置上,瑞士处于欧洲中部,与多个北约国家接壤。

突然间,瑞士政坛和媒体对中立议题感到兴奋。上周,瑞士自由派议员达米安·科迪尔(DamienCottier)表示,瑞士人一直以为,被北约国家包围意味着他们也自动受到了保护。他在Le Temps中写道,“这是一个危险的白日梦。在欧洲安全方面,我们的国家不能搭便车。”

芬兰和瑞典这两个和瑞士一样有着悠久的军事中立传统的国家,已经开始认真考虑申请加入北约,改变随时都可能发生。丹麦同样也在发生明显的转变,这个北约盟国的政府希望在6月的公投中推翻现有的退出欧盟国防项目的政策。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全专家说,这些北欧国家突然发现,“两份人身意外险总比一份好”。瑞士在地理位置上与俄罗斯相距甚远,而且比北欧国家暴露得要少得多,但连它也感到,有必要更坚定地进入西方的相互安全保障体系。

这是在俄罗斯的入侵下,欧洲战略联盟正在发生变化的又一个例子。看起来,欧洲自20世纪以来的军事中立传统正在迅速成为过去。

瑞士人仍然很不喜欢加入北约这个思路,只有33%的民众赞成。但最近几周,更多民众支持与北约加强合作,一些瑞士人希望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与北约密切合作。“乌克兰战争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冲击波”,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全球和新兴风险负责人让·马克·利克里(Jean-Marc-Rickli)说,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冷战后欧洲的中立国家的。

瑞士不会走得像瑞典和芬兰直接加入北约那么远:不仅因为中立是瑞士宪法的一部分,还因为中立是瑞士最基本的自我认知之一,这阻止着它加入任何具有共同防御条款的军事联盟。

在法国、德国这样的国家,语言、宗教、共同的历史塑造了民族认同;但瑞士有四种语言、多种宗教,以及高度分散的治理结构。(其各州有不同的假期、执法体系、卫生政策、公共教育。)在瑞士,民族认同是由联邦制、中立和直接民主塑造的。“换句话说”,瑞克利说,“瑞士国籍是一种政治身份。瑞士加入一个国际组织将摧毁这一点。”

这就是为什么要在瑞士展开与北约加强合作关系的讨论困难而又敏感。几名瑞士安全专家以政治压力为由拒绝公开发言。

该国最大的政党、极右翼民族主义政党瑞士人民党(SVP)已经明确表明,中立原则是绝对的,任何灵活变通都会损害国家主权。对瑞士人民党而言,当瑞士决定加入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时,它就已经越过红线了。

然而,几位中左翼和中右翼的政客为制裁进行了辩护,认为俄罗斯违反了在日内瓦制定的国家法,瑞士必须予以谴责。一些人进一步表示,瑞士可以、而且应当和北约一起做更多事情。

冷战结束后,瑞士在1996年加入了北约的“和平伙伴计划”,这是一个针对非北约成员国的计划。在国际维和任务中,比如北约在科索沃的维和行动,瑞士提供过一些培训、乃至于一些直升机;瑞士也和北约国家交换空中交通数据,以防止来自空中的恐怖袭击,并参与了位于爱沙尼亚的北约网络防御中心。但,仅此而已。“到目前为止,在这种战略层面上和北约的互动是瑞士可以做到的,”利克里说,“但让整个部队与北约军队互动从来没有提上日程过。现在,我们突然开始讨论这件事了。”

这场讨论是由中右翼自由派领袖蒂埃里·柏卡特( ThierryBurkart ) 于 4 月 7 日在《新苏黎世报》( Neue Zürcher Zeitung )的一篇专栏文章拉开序幕的。他认为,现在是时候“das Ende derIgel-Schweiz”——结束刺猬一样的瑞士了瑞士在受到军事攻击时会卷成一个球、竖起锋利的刺,但在其他国家受到攻击时却束手无措。在柏卡特看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证明了瑞士的安全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毕竟,俄罗斯已经将整个西方世界视作敌人;瑞士一直是俄罗斯网络攻击的目标,与其他非中立的欧洲国家没什么区别;俄罗斯的导弹很容易击中瑞士。

目前,瑞士的国防预算仅略低于GDP的1%,与欧洲其他地方一样,这一预算将会增加。伯尔尼还刚刚预订了美国制造的F-35战斗机。柏卡特希望将更多采购与北约设备保持一致,这样瑞士就可以更方便地与北约盟国进行军事演习,乃至于向邻国提供援助。柏卡特想要消除瑞士与北约军队在操作上的不兼容。正如一位外交官告诉《外交政策》的那样,在阿尔卑斯地区,“不能有真空地带。”

到四月中旬,一项综合民意调查显示,瑞士多数人赞成柏卡特与北约合作的计划,包括联合军事演习:56%的瑞士人希望以各种方式与北约更密切地合作,正如同瑞典和芬兰在近几十年来所做的那样。

苏黎世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安全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亨里克·拉森(Henrik Larsen)说:“近几十年来,瑞士和北约之间的关系在合作和分歧之间摇摆不定。”在一篇论文中,他写道,在一个安全与和平的世界里、比如1990年代,二者往往会走得更近;而当世界变得更加丑陋,瑞士和北约发现合作的基础会越来越少,比如在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北约重新关注起集体防御时。

今天,随着北约加强对其东翼领土的防御,瑞士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的,其分歧正在扩大。

在过去,当瑞士人想到自己的安全,他们想到的就是自己小国的安全;而在今天,他们越来越在更广泛的欧洲背景下看待它。现在,由于乌克兰战争可能向四面八方扩散,霍伦斯坦说,“他们终于意识到,安全才是我们所珍视的一切事物的基础:我们的自由、民主、法制、以及军事中立,都以安全为前提。”

“在欧洲中部,一场残酷的侵略战争无差别地袭击了我们所有人,”他补充道,“因此,瑞士必须为了未来武装自己。”

到目前为止,这都只是政治、外交和军事界内部的谈话。瑞士是否会开始和北约进行操作性的合作,很可能会在全民公投中决定。如果获得批准,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两年时间。

尽管如此,以瑞士的标准来看,正在进行这种讨论本身就是一件革命性的事情。如果连虔诚、中立的瑞士人也醒悟过来,向西方阵营靠拢,那这世界的确在变化了。

位于伯尔尼的瑞士联邦议会大厦。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