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人民币跌破6.8!出口企业:两大新难题 /

人民币跌破6.8!出口企业:有两大新难题

最近留学生有些烦恼,人民币汇率的变动让他们“被动亏钱”了。

5月12日下午,美元兑离岸人民币冲破6.82,截至发稿最新报6.8203,日内跌约600点,刷2020年9月以来新低。在岸市场上,中国货币网显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7292,较今年以来最高点6.3014下跌6.79%。

美元指数在4月14日突破100后一路走高,5月5日后在103点继续企稳攀升,最新值为104.02。

今年9月即将去美国读研究生的小海最近很后悔,之前汇率在6.3左右的时候没有换汇,最近要开始交学费了,却发现人民币大幅贬值,“想想几万块的差价就心累”。

也有人为有先见之明而庆幸。留学生思思表示,在4月底感觉汇率走势“不对劲”,直接换了5万美元,“现在已经涨了差不多0.2,四舍五入已经赚了1万人民币。”

不过,留学生的烦恼,只是人民币汇率变动下对各行各业影响的一个缩影。

对于进出口企业而言,汇率变动带来的影响更为复杂。

一般来说,人民币贬值对出口企业是一种利好,因为其结算时获得的美元可以兑换更多的人民币。比如,100万美元在汇率为6.3时,可以兑换630万人民币;在汇率为6.7时,可以兑换670万人民币,相当于增加了4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虽然人民币贬值能提升一定的利润空间,但企业的运作复杂,并不能一概而论。

贬值虽提升利润空间,但更希望汇率稳定

宁波一家日用品出口企业的总经理安林告诉记者,人民币贬值确实提高了部分利润,“近期已经出售结款订单的利润会因为汇率水平上涨3%-5%,且在订单报价时可以给出更低的价格。”

不少上市企业,如真爱美家、金轮股份、中红医疗、花园生物、南山智尚等涉及产品出口的企业,均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人民币贬值可以提升公司已承接的外贸订单利润,并且后续会提升公司产品价格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有利于新订单承接。

但是,记者调查发现,汇率所带来的利好因素实际上对中小企业影响有限。长期来看,利率短时间内的大幅波动,反倒可能给未来的订单带来了不确定性因素。

原因之一在于,汇率优势期和账期存在错配。安林介绍,汇率贬值期如果和结算汇款期不重合的话,汇率带来的影响并不大,一般而言,企业没有固定的结算期。一般是一笔订单“出柜”就开始结算,“柜”代表集装箱,是商品数量的计量单位,“出柜”意味着客户方已经收到货物。所以汇率结算实际是随机分布在一年里的各个时间段,很难预判实际的结算时间。

他还表示,买家付款也是有账期的,不可能收货当日付款,一般在1到2个月,一些大客户可能需要3到4个月。目前在收款期的货物仅占全年贸易量的5%到10%,对全年利润来说,影响甚微。

“我们不会因为人民币的贬值升值去减产或增产,主要还是看市场的需求。当然,肯定是希望订单越多越好。”

原因之二在于,小微外贸企业处于议价弱势方,汇率过快波动导致被迫让出利润。义乌的卫浴产品出口商龙永华对记者表示,正常来说,人民币贬值有利于出口,但是现在这样汇率忽高忽低,客户会有美元的升值预期,“他就不打钱了,本来40天的账期,他要拖两个月,我们也没办法。”

他表示:“对我们来说,汇率稳定更好。”

安林介绍了他遇到的一种情况,一些国外客户由于人民币贬值会提出产品降价的要求,要求出口企业向上游寻求利润空间,跟工厂交涉,再降低成本,“这样整个链条的利润都会降低。”

三种策略应对汇率波动

对于汇率的变动,出口企业的应对方式有三种:

一是尽量使用人民币结算,目前很多出口东南亚、中东地区的订单都以人民币结算。安林所在公司出口的国家主要在欧美地区,据他介绍,目前有两个客户可以以人民币结算。

二是通过“套保”锁定汇率。“套保”即外汇汇率套期保值,简单的说,就是利用外汇期货交易,确保外币资产或外币负债的价值不受或少受汇率变动带来的损失。

“但是套保需要抵押物。小微企业多多少少都有贷款,承兑汇票等,可提供的抵押物并不多,目前我这边没有使用。”安林说。

三是把价格的有效期缩短。在山东青岛从事国产工程器械出口的林慧生,最近将订单价格的有效期从一个月缩短到了10天,在这10天内以约定的固定汇率来交易,以应对人民币汇率的快速波动。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记者表示,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的具体体现。今年人民币汇率走势有点儿类似2018年,当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曾出现阶段性快速贬值,波动范围从高点到低点大概是11%。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较年初高点贬值超过6%,无论和2018年贬值程度比,还是和日元、欧元当前的贬值幅度比,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合理区间。

下阶段人民币汇率变动可能会受多种因素影响,从外部看要关注美元指数走势,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缩的路线图基本清晰,加息和缩表的力度和节奏相对确定,需关注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如果其紧缩预期增强的话,美元指数或将见顶回落,人民币贬值压力也会减轻。

从内部看,中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随着各项宏观调控政策落地实施,中国经济将运行在合理区间,为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奠定基础。当前,要防止形成人民币贬值预期,出现超调情况,必要时央行可以利用逆周期管理工具,引导人民币汇率保持在一个合理可控区间。

订单减少和成本上升问题更为紧迫

相较于汇率变动带来的影响,目前小微出口企业面临着更棘手的两个问题,一是订单减少,二是成本上升。

从宏观数据来看,中国海关总署5月9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4月当月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1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1%,增速比3月大幅回落5.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同比增长1.9%,增速远低于3月的12.9%;进口下降2%,降幅比3月扩大0.3个百分点。

1-4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12.58万亿元,同比增长7.9%,增速比一季度回落2.8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增长10.3%,进口增长5%。

从今年春节过后,也就是2、3月份,安林就开始感受到了订单量的下降,4月尤其明显,“至少减少了20%”。

他分析,去年国外的客户恐慌性购物,所以去年出口生意非常火爆。同时,去年的海运费用也经历了一波暴涨。“2020年3、4月份,美国、欧洲航线的运费基本在每个集装箱2000-3000美元,去年的8、9、10月份是一个高峰,涨到了18000-20000美元。”

价格的传导需要时间,去年的货物可能在今年售卖,产品价格也跟着运费水涨船高,导致美国现在通胀非常严重,物价飞涨。

这种情况下,消费者会选择不买或少买,导致货品积压,库存特别多,今年的订单量相应减少。

此外,安林表示,传统的外贸企业跟客户的接触方式主要是线下的展会,比如广交会,受疫情影响,现在和客户接触的机会也相对减少。

身处义乌的龙永华则感受到另一个订单减少的原因——产业转移。“近几年,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明显,主要转向越南、土耳其、印度等国家,五金卫浴产品的出口感受到了很大压力。”他表示。

他感慨道:“产业转移对我们来说非常可怕,因为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客户在其他国家找到了可以替代的供应商,只要合作不出什么问题,他基本就不会回来了。”

不少客户也向龙永华反映,今年是“最难”的一年。

对此,龙永华开始着手发展自己的品牌,目前自营品牌的占比大概在30%左右,“虽然成本更高,但毛利率也更高,做中低端产品,比拼价格,基本是死路一条。”

成本的上升有两个:一是原材料价格上涨,二是物流成本提升。

出口金属产品的龙永华和林慧生对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有更加深刻的体会。

龙永华表示,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上游产品供货量减少的比例大概在10%左右,成本也大大提升。

林慧生表示,由于疫情影响交通物流不顺畅,原材料非常短缺,价格上涨。“我们前段时间采购的铁制产品价格上涨了20%-30%。”

物流的间接性中断使安林付出了大量额外的成本。一是不能按期发货导致的罚款,大概在每天300-400美元。而不能按期发货的原因又在于上游生产环节,比如,生产厂家因为疫情关闭,原材料物流不通畅、货运司机难找等,各种因素难以控制。

二是入库需要排队。疫情防控的需要导致进入仓库的流程变长,时间变长,原本一天可以完成,现在可能要拖到第二天,这就需要额外付给司机“过夜费”。

“今年1月份,出货的高峰期,我们公司光这种加急费就花了四五万人民币。”安林说。

三是集装箱的“摇号费”。安林介绍,6、7、8月份是外贸高峰,会有大量商品集中在港口等待运输,导致集装箱短缺,那时就会采用摇号制,摇号的时间在上午9点到下午3点之间,如果没有摇到号意味着货物不能按时发出,需要赔付客户违约金,大概是300-400美元。为了确保货物按时发出,外贸企业不得不找黄牛代摇,刷到一个集装箱大概需要额外花费600元人民币。

龙永华的供应商分布在河北、福建、广东等地,“现在很多货卡在物流上,高速下不来。”此外,产品出口主要从宁波港出发,不时出现的阳性确诊病例使宁波港物流输出量也不太稳定。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