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香港一季度GDP收缩4% 复苏面临限制 /

香港一季度GDP收缩4% 复苏面临限制

中国香港特区统计处发布一季度GDP,数据显示同比收缩4%,中断了过去连续四个季度的复苏势头。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形容,2022年一季度充满惊涛骇浪,第五波疫情对经济造成沉重打击。

5月13日香港特区统计处发布一季度本地生产总值(GDP),同比收缩4%,中断了过去连续四个季度的复苏势头。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形容,2022年第一季度充满惊涛骇浪,第五波疫情对经济造成沉重打击。

过去四个月,香港实施了严格防疫措施,导致消费及旅游相关行业大受影响,失业率从去年四季度的4%进一步上升至5%的高位。

香港疫情在二季度逐步退潮,从4月21日开始开启第一阶段解封,餐厅恢复晚市堂食,健身房、美容院、电影院、主题公园等一系列场所也重新开放。铜锣湾等商业中心再现人潮涌动。

因为社会运动香港2019年下半年连续两个季度GDP收缩,2020年一季度疫情爆发,香港经济收缩幅度高达9.1%,全年始终处于收缩状态,香港经济当时连续经历了六个季度连跌。

直到2021年一季度迎来7.8%的反弹增长,此后经历四个季度的增长性复苏,止步于今年一季度奥密克戎疫情。

曾经供职于交银国际的分析师洪灏表示,香港去年的经济状况整体不错,但从下半年开始至今处于放缓态势。香港作为一个小型开放型经济体,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尤其敏感。他认为,香港经济放缓的态势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放缓的程度主要取决于疫情状况。

失业潮

对于普通香港人而言,经济收缩带来的失业潮痛感最明显。

第五波新冠疫情冲击就业市场,香港今年第一季度本地失业率升至5%,创下八个月以来的新高。

此前,即便在疫情刚爆发的2020年第一季度,失业率才3.7%,而这一数字已经在当时创下九年来的新高。

此后一路攀升,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统计周期内达到7.2%,创下17年新高,逼近2003年SARS疫情时期的失业率高位。

之后香港进入为期一年的复苏,失业率曾连续11个月回落至4%。但今年一季度失业率再次止跌回升一个百分点,至5%。

香港政府统计处明确,劳工市场严重受挫,其中与消费及旅游相关行业,艺术、娱乐及康乐活动业,失业状况尤其严重。

这也进一步凸显出香港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香港服务业占比近99%,几乎没有工业。而且其中作为支柱的金融行业吸纳就业能力极差,占经济总量20%左右,仅创造6%-7%的职位。

这使得大量就业人口被挤压进餐饮、零售,从事低端岗位。在疫情中,恰恰是这些低端岗位受冲击最大,恢复最慢,进一步放大了原有问题。

香港大学经管院长蔡洪滨就曾向媒体表示,从外部观感和经济数据看,香港经济很好,但观察越深入越惊讶,香港的整体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指数竟然如此不相称——人均GDP媲美欧美发达城市,基尼系数、科研投入占比却与非洲无异。

贸易中心风景不再

拖累香港经济的另一大因素是贸易的疲软——今年一季度对外贸易下跌4.5%,与去年四季度13.5%的强劲增长形成强烈对比。

其中,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跨境货运往来因为疫情受到干扰,这使得香港的转口贸易运转困难。

香港几乎没有制造业,却是全球第六大商品输出地,这得益于香港独特的转口贸易。

转口贸易之所以有利可图,在于各国对于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区别对待。以美国为例,美国1992年通过《美国—香港政策法》,授权美国政府在香港主权移交后继续在贸易上给予香港与中国大陆不同的待遇,包括关税和出口管制等。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庄太量解释,香港一直在转口贸易中获利颇丰,以2018年为例,转口贸易量是香港GDP的三倍左右,香港只要收取6%左右的服务费,规模就能达到GDP的20%。

然而,香港和内地之间的陆路运输因为疫情而大受影响,部分商品不得不转为水运,整体效率受到影响,间接拖累了转口贸易的运转。

信心在何方

连续经历社会运动和五轮疫情的打击,香港经济的前路如何?

在香港美国商会2022年企业信心调查中,60%受访者将国际旅行限制列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约44%选择美中关系,32%称政治不确定性是主要挑战。而去年的报告中,65.4%的受访者将美中关系视为最大担忧。

香港美国商会在报告中指出:“香港仍拥有商机,但因为一系列问题,尤其是严格的旅行限制及恶化的美中关系,对市场情绪造成压力。”

报告指出,这项调查显示香港防疫政策,正削弱其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吸引力,因为旅行限制、航班禁令等,迫使几乎所有入境者隔离21天,进而导致外籍人士流失。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我对香港经济前景有着绝对及无比坚定的信心。只要我们对大局有准确研判,抓准大势,积极应对,并把握好国家的发展和支持,便能够跨越短期的挑战,迈步向前。”

陈茂波提到,不能忽略最近不少其他地区相继放宽防疫措施以至解除入境检疫要求,香港作为国际城市,如何在贯彻落实“市民健康和生命至上”、“动态清零”及与内地通关等目标的同时,逐步有序恢复与外地联系,也是十分实在、需要积极应对的问题。

但是疫情也暴露出香港经济脆弱的一面,香港经济及商业策略研究所副总监邓希炜教授向媒体表示,香港的未来,是发展创造基于科技与研发的知识性经济。因此除了加大财政投入科研力度以及吸引人才和企业回流香港,还要让香港经济再工业化,为科研及初创建立完整的生态环境。

“香港应该推动第三次经济转型。”邓希炜此言针对的是前两次转型——成为英国殖民地后,香港的转口贸易蓬勃发展;1949年欧美对华禁运,香港第一次转型,成为轻工业制造基地;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后,香港第二次转型,剥离工业发展高端服务业,成为金融中心。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