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俄军残杀平民暴行录影被曝光 /

俄军残杀平民暴行录影被曝光

俄军士兵行凶及洗劫的整个过程都被监视器拍下,包括他们的长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其中一人终于发现监视镜头,并用枪托破坏监视器。 图/BBC影片截图

“我爸爸根本不是军人,他们杀了一个领养老金的65岁老人,这是为什么?”乌克兰检察机构正在调查俄罗斯的战争罪行,其中作为证物的数段监视器画面呈现俄军3月16日在基辅郊区的一间脚踏车行,从背后枪杀了两名手无寸铁的平民。两名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其中一人是该脚踏车行的老板,他的家人不愿向媒体透露他的姓名,而另一人是在车行担任警卫的65岁男子雷尼德(Leonid Plyats)。因为战事,雷尼德的女儿暂时无法回到家园安葬父亲,悲伤的她请求将父亲的遗体火化,等待和平到来的那一天,她可以将雷尼德的骨灰葬进母亲的坟墓。

雷尼德工作的脚踏车行附近,数台监视器清楚拍下了几个俄军士兵开著一辆偷来的厢型车,车身上还漆上大大的V字——在俄乌战争中,经常可以看见俄军坦克涂上V字或是Z字。这些士兵全副武装,举枪靠近车行,手指就放在板机上,而雷尼德从室内走向大门接近俄军。根据另一段画面,雷尼德和车行老板站在大门边,隔着铁丝网和俄军士兵说话,并举起双手表示自己身上没有武器,当时俄军还在抽烟,谈话结束后双方各自转身离开,但两名俄军却忽然回来,对著雷尼德和车行老板的背后连开数枪。

车行老板当场死亡,而雷尼德跌跌撞撞的起身,将皮带绑在大腿上减缓血流速度,蹒跚回到警卫间并打电话求救。雷尼德的朋友瓦西尔(Vasyl Podlevskyi )接到电话,雷尼德告诉他,俄军说他们不会杀害平民,却向他开枪。当瓦西尔问雷尼德是否可以设法包扎伤口时,垂死的雷尼德说,“我几乎没有办法爬回这里...一切都那麽痛,我感觉很糟...”

这时,行凶的俄军闯进车行大肆搜刮,他们脱下防弹衣,其中一人从架子上拿了一顶帽子戴上,其中一名开枪的士兵找出柜子里的威士忌;他们互相敬酒,整个过程都被监视器拍下,包括这些士兵的长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其中一人终于发现监视镜头,并用枪托破坏监视器。

两名俄军对著雷尼德和车行老板的背后连开数枪。 图/BBC影片截图

乌克兰当地人组成的志愿军试图去救雷尼德,但当时俄军坦克及火力聚集在基辅周围,他们难以接近——在志愿军抵达时,雷尼德已经断了气,志愿军在移走他的遗体时,还必须躲避俄军的攻击。据志愿军指挥官表示,先前雷尼德和车行老板都接到俄军接近的警告,但他们仍选择留下来。雷尼德的女儿尤丽娅(Yulia Androshchuk)人在国外,她说,父亲想要履行职责,所以在战火下仍照常去上班,两名死者似乎都未能料想得到俄军的残暴。

无法回到故乡安葬父亲的尤丽娅如此表示,她也问道,父亲不是军人,只是一名领著养老金的65岁老人,俄军为什么要杀了他?

“我没有那麽愤怒,而是充满了悲伤和恐惧。这些该死的俄罗斯人太失控了,我害怕他们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

尤丽娅期望着背负杀人罪责的凶手有一天将接受审判,让人们知道他们对她父亲做了什么,还有俄军的暴行早日结束。而现在她所能做的,只有好好记得她口中那位“非常开朗”的父亲。

受害者雷尼德和他养的猫。 图/BBC影片截图

涂上V字的俄军坦克。 图/美联社

事实上,在4月的布查惨案之后,俄军残忍杀害平民的战争罪行陆续被揭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5月12日通过决议草案,要求对俄军可能在乌克兰犯下战争罪行进行调查;与此同时,乌克兰也在同一天审判一名21岁的俄军战俘希希马林(Vadim Shysimarin),这也是战争2月爆发以来,乌克兰进行第一宗针对俄军的战争罪起诉。

乌克兰检察总长指控希希马林2月28日在基辅以东地区杀害一名62岁手无寸铁的平民男子。当时,希希马林与另外4名俄军因受到乌军袭击,而仓促在路上劫走一辆汽车逃走。他们在路上碰到一名骑脚踏车的男子经过,因担心这名男子可能会向乌军通报行踪,于是在车上的希希马林便拿起突击步枪射向他,男子头部中弹,当场毙命。

然而,检察总长并没有交代希希马林最终如何被拘留,仅提到“希希马林人确实就在乌克兰,我们并非缺席审判,而是直接审判杀害平民的人,这是战争罪。”希希马林有可能面临10-15年的有期徒刑或终身监禁。

不过近日,根据《华盛顿邮报》,乌克兰一名影音部落客佐尔金(Volodymyr Zolkin)拍摄了一支有关希希马林的影片引起了讨论,甚至有可能违反《国际法》。佐尔金近来因拍摄俄罗斯战俘而闻名,他在3月上传的影片里采访希希马林,希希马林提到他的部队在1月被派往俄罗斯西部城市沃罗涅日(距离乌克兰边境约321公里)参与军事演习,后来战争便爆发了,而他是在试图将受伤士兵带回俄罗斯时被围捕。

影片里,身穿蓝灰色连帽毛衣的希希马林还打电话告知父亲和母亲自己被俘虏,但一切安好。父亲对此回应“你说他入侵(乌克兰),我们却被告知他们是在保卫国家。”而希希马林的母亲更质疑“为何普京要送我们的孩子去打仗?”至今,难以核实该影片的内容,不过乌克兰揭露战俘的个人资讯、甚至拍摄他们,有可能违反《国际法》下对战俘的法律保护。尽管乌克兰对此否认,且声称自己并没有违反规则。

乌克兰一名影音部落客佐尔金(左)拍摄了一支有关希希马林(右)的影片引起讨论。 图/影片截图

除了目前正在审理的希希马林案,乌克兰近日也会审理其他两宗俄军战争罪案件。其中一名缺席的俄军罗曼诺夫(Mikhail Romanov)被控于3月闯入基辅郊区一栋房子,在谋杀丈夫后,该名俄军还用暴力和武器威胁其妻子和孩子,甚至反复性侵妻子。

尽管战争罪的审理仍有许多待厘清和处理的细节——如何蒐集证据、是否有违反《国际法》之嫌、如何确保司法公正等——但这可被视为是乌克兰的一大胜利,尤其过去几十年来,鲜少有战俘在战时期间受审的国际先例。这也正如美利坚大学华盛顿法学院的战争罪和人权专家高德曼(Robert Goldman)所言:

“在战时期间审判的好处是,可以取得最新的证据,包括目击者证词...发生在乌克兰的事很可怕,尽管目前只能从(审判最资浅的)步兵开始,但总比完全没人负上责任的好。”

在布查发现的乱葬岗。 图/法新社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