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遭死亡威胁:是谁在试图毁了杨笠? /

被举报,遭死亡威胁:是谁在试图毁了杨笠?

杨笠危险了。

4月12日。

一则死亡威胁,大摇大摆袭来。

“如果是杨笠,我绝对买票去线下单杀她。”

语气轻浮,态度狂妄。

配上戏谑的表情,很容易让人误会:这不过是一次口嗨。

是这样吗?

往下翻了翻,我发现,没那么简单。

发微博的人,是资深的“恨笠党”。

放眼望去,所发布的内容,五句不离厌女,三句不离杨笠。

容貌羞辱。

言语挑衅。

这类言论比比皆是。

更重要的,是他有前科。

曾两次被学校通报批评,原因无他——

多次侮辱、骚扰女生。

经历留校察看,他不知悔改。

反复教导警示,仍无动于衷。

一犯再犯,持续捣乱。

2021年,再次闹事后,他被学校做退学处理。

看到这一幕,脱口秀观众傻眼了。

喜爱的演员,难得露个面,就要遭遇此种险境?

荒唐。

赶忙告知笑果,提早进行防护。

笑果也及时回应:近期不安排杨笠外地演出。

威胁不断。

演出受阻。

然而,杨笠的困局,并不仅仅局限于此。

2021年。

承载着杨笠的闪耀与灰暗。

耀眼的,是她的爆红后劲有余。

黯淡的,是屡屡被污名化裹挟。

犹记得杨笠初闯名利场。

言辞犀利,态度鲜明。

辛辣滚烫的段子,为杨笠推开一扇扇门。

门里,有荣誉,有奖赏,还有更大的舞台。

她拿着这道通关令牌,却难以抵达另一关卡。

原因在于,有一帮人,死守着入口,不放过一丝一毫,对杨笠的猎杀时刻。

英特尔代言来了。

视频中,杨笠说:“英特尔的眼光太高了,比我挑对象的眼光还高。”

官宣之后,引爆网络。

“挑拨男女对立的也配?”

“不换代言人立马抵制!”

“你们也不嫌母狗晦气。”

类似的争议不绝于耳。

在乱枪扫射之人眼中,杨笠不配代言英特尔——

她是女的。

她有拳师争议。

而英特尔,以男性消费为主导。

这样的人,

于英特尔是玷污,

于消费者更是侮辱。

接着,他们发动围剿。

英特尔官博现场——

评论区,沦陷。

代言视频,删除。

宣传海报,撤下。

所有的痕迹,一天之内,化为乌有。

眼看这番扫射,效果十足。

他们开始摇旗呐喊:“兄弟们,打拳真的有用!”

继而奔赴下一战场。

如蝗虫过境般,涌入宝洁直播间叫嚣。

发起猛烈攻势,让长城汽车广告为难。

于是,直播间失守了。

广告也销声匿迹。

但行动还没有结束。

去年10月。

奔驰官博,仅仅是发了一则,杨笠与奔驰同框的视频。是否为代言,还有待考证。

争议不等人。

“再也不会买奔驰!”

“奔驰一生黑。”

“果断宝马走起。”

眼看舆论愈演愈烈。

杨笠这边发出声明,表示没有代言。

奔驰官博隐藏视频,意图息事宁人。

几番围剿之后。

杨笠的代言,所剩无几。

喘息的空间,逐渐缩小。

一桩桩,一件件,像极了新时代的猎巫行动。

发出异样的声音,贴上妖魔化标签,迎来被围剿的宿命。

而这场猎巫行动,产生的原因,只是一句话。

“看起来那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

杨笠怎么也没想到,一句有语境、有指代的话,能掀起如此骇浪惊涛。

有人极度叫好。

为杨笠的发言,覆上一层神化滤镜,把它视为圣经来拜读。

更把她本人划分为,捍卫女性权益的斗士。

有人极端抵制。

痛斥杨笠,故意挑起男女对立,涉嫌性别歧视。

甚至把杨笠妖魔化成,摧毁他们人生的恶人。

两种立场,互不通融。

每一方,都将对方视为洪水猛兽,借此排解内心怒气。

这把火越烧越旺。

杨笠的发言,也在两拨人的情绪裹挟之中,几经曲解。

网民争议,尚未平息。

又有名人跳出来,往火堆里添柴火。

第一个跳出来的人,是储殷。

他是奇葩说辩手。

于是,拿出打辩论的姿态,洋洋洒洒,抛出杨笠“三宗罪”。

“男人在你面前自信,用得着很特别吗?”

“普通男性不好看,但是你可能更丑。”

“没有公主命,还得了公主病。”

甚至把立场,上升到了女性群体。

堂堂教授,发言竟如此不通人性?

很快引起了网友逆反。

有2.9万人,直接指出:储殷可能就是杨笠口中自信的男人。

而杨笠本人,只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不想做小公主,只想做老富婆。”

成名之后,往往喜忧掺半。

只是她没料到。

这份忧虑,如此庞大;

持续时间,如此漫长。

杨笠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人戴上八倍镜分析。

“看,她果然是故意的!”

“杨笠又挑起性别对立了。”

一次演出过后。

杨笠的前同事,池子。也站出来,把炮火指向了她。

不谈论文本,不考虑技巧。

三言两语,直接否定:杨笠讲的不是脱口秀。

舆论持续发酵。

掀起了各个平台的激辩。

到最后,有人发起了偏激的举报。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杨笠收起了嬉笑怒骂。

无奈感慨:这一行现在是有点难做的意思了哈。

这番回应,一语成谶。

预告了她,恐惧、不安、动荡的2021年。

线下演出,屈指可数。

商务资源,惨遭举报。

死亡威胁,屡屡呈上。

杨笠真正的声音,被藏在无数层曲解之下。

杨笠当真有那么十恶不赦吗?

当然不。

她尝试过解释。

作品,有特定的语境,无意挑起争端。

但曲解,很快跟上。

有人嘲讽:“看,男人看脱口秀还要解释,果然不行。”

表达,源于自身需求。

杨笠的文本,从生活取材,是个人经历的折射。

不限场地,不限人物,甚至就在演出现场。

一次线下演出。

杨笠站在台上,如常抖落包袱。

角落里,两个拿着酒瓶的男子,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直言:“好骚啊”。

一句话,点燃杨笠的怒火。

她想起来,下一个段子要讲到猥琐之人。

于是当场反击,以脱口秀演员的方式回怼:“就像下面这两位观众。”

台下爆笑连连。

但杨笠,高兴不起来。

只因,她看到了自己的困境,所处群体的困境——

被男性视作玩物,随时能轻浮对待。

杨笠当即决定,她要表达,要正大光明,要一语中的。

以笑话,包裹真实。

用锋利,直戳人心。

生猛又鲜活,被赐名“温柔一刀”。

为人上,也与自己的段子达成一致。

一介俗人,不避讳谈钱,不掩饰想赢,就连挖鼻孔、打呼噜、酒后失态,她张口就来。

“大家都知道,我也就不用端着了。”

一如既往的,锋利,真实。

把脱口秀女演员的身份,诠释得饱满。

但对于女权,女战士,诸如此类的头衔,杨笠不敢认。

一开始,甚至有些抗拒。

不是对于身份的不认同,也并非不愿再次去发声。

而是源于她的“无知”。

女性权益,女权群体,是杨笠的知识盲区。

当什么都不了解时,就被划分到领域内,让她觉得恐惧。

杨笠想表达的,从始至终,都是自己。

来源:坏姐姐来了

但恨她的群体,全然不顾。

愣是把一个讲笑话的人,给塑造成霸凌者的形象。

急于贴标签,鉴是否打拳,污名化、妖魔化滚滚而来。

极力展示着强权,却对房间里的大象视而不见。

这,就是当下的处境。

包容度骤降。

绞杀声迅猛。

即使是脱口秀舞台,也有着“区别对待”。

还记得《脱口秀大会》第四季。

选手步惊云。

以一口陕西口音,吐槽老公衣品堪忧。

语言诙谐,表演生动。

惹得现场一片欢声笑语。

但作为领笑员的杨澜,极其不认同。

没有拍灯,反而批评:“不应该嘲笑老公土。”

以这个理由,淘汰了步惊云。

等到有人吐槽女友时,杨澜又变了。

杨蒙恩。

吐槽跟女朋友逛街。

调侃着说女朋友“奴化”他。

本以为杨澜,会以同样的立场,指责杨蒙恩不尊重女友。

没想到,她却笑着拍灯,直呼有趣。

还表示,这场表演,说明杨蒙恩女友对他很好。

照理来说,两场表演,好笑程度相当,现场效果不相上下。

文本主题,也大体一致:皆在以另一半的生活方式做文章。

但杨澜,

在前者身上,看到的是尖刻。

在后者身上,看到的却是爱。

造成这种双标的,不是选手,不是观众,甚至不是杨澜。

而是来源于,社会长久以来,加之于女性的刻板印象——

要相夫教子。

要知书达理。

要优雅知性。

她们被金屋藏娇,被视为笼中雀,安置于一方天地,看不见眼前的囹圄,听不见远方的哭声。

长此以往便会造成,公共领域中的女性失语。

不会发声,无法发声,成为常态。

所以,杨笠的发言,才显得大逆不道。

步惊云的吐槽,被衬托得出格、失礼。

原本稀松平常的言论,能掀起如此惊天巨浪。

正是因为,这类声音太少了。

然而,这类声音,一旦出现,还是面临着被封口的风险。

当举报,怒骂,人身攻击成为常态。

我们能谈论的,还剩下什么?

脱口秀这门冒犯的艺术,表演的范畴,要缩到何种境地?

杨笠有一句话,说得很到位:段子的效果好,是因为有共鸣。

无关乎对立,无关乎歧视。

关乎的,只是我们每一个人,还能够发出的音量。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