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上海38岁孕妇全家感染:做不了产检 /

上海孕妇全家感染:胎儿脐带绕颈 做不了产检

5月13日,妻子产期晚了不止4天后,孙佳提着的心算是松了点,他感谢还在肚里的宝宝,让妻子少吃了点苦头。

原先5月9日,就是妻子史琪玉的预产期,但此前5月4日,夫妻所在楼栋爆出一例阳性。按建档的医院规定,楼栋中七天内出现阳性,孕妇需在隔离病房生产,家属不得陪护。因此,夫妻俩希望宝宝“能缓一缓”,晚点出来,熬过一周,孙佳就能在普通病房照顾妻子。

为了迎接这个小生命,夫妻俩没少焦虑。更早前,他们还经历了抗原自测“两道杠”的乌龙,担心误了产检和生产。

封控以来,伴随医院的防控升级,产检、生育、陪护等环节变得周折,闭环管理的医院妇产科室,也面临“非战斗性减员”等难题,但医护们仍尽力维持医院运转,守护疫情里的新生。

“红码”孕妇

刘欣欣未料到,她一家“一下子到了被病毒侵袭的地步”。

4月1日,浦西封控当天,刘欣欣的母亲自测抗原阳性。才两天,父亲也感染了,当时她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又怕老人心理负担大,没敢和亲戚多说。父母随后拿了电饭煲,关进房间,闭门不出。她和丈夫、儿子挤在另一间,没饭吃。就向居委求助,居委把员工餐省下来给他们,还送了点干粮。

结果到了4月5日,一家五口全部感染。丈夫担心自己的病情影响到刘欣欣肚里的孩子,独自关着,吃了两天八宝粥。

刘欣欣的预产期迫在眉睫,对于38岁意外怀上的二胎,她本是欣喜,前期各项产检都没漏过——上次产检,是3月最后一天,小孩有些脐带绕颈。但如今建档医院不是能接收阳性感染者的定点医院,做不了产检。她只能在家数胎动,一天三次,每次一小时打底,快了慢了,就多数一小时。她总“劝”肚里的二胎,“再忍一忍”,不要太早出来。

但既然都阳了,一家人干脆在屋里“自由活动”了。刘欣欣回忆,那时家里五个人都浑身乏力、口干舌燥,只能拼命喝水、互相照顾。唯一没有发烧的母亲负责做饭,照顾心脏难受的父亲;刘欣欣的大儿子发烧到了39度,买不到冰宝贴,她拿食品冰袋隔着毛巾给儿子敷上,敷完自己回收利用。幸运的是,一家人抗原检测在10天内陆续减到“一道杠”。

刘欣欣说,4月1日母亲自测抗原阳性后,他们就上报了信息请求转运。后来接到转运的电话通知,刘欣欣跟对方沟通,父母要在家照顾她,转移走了,她身体有点吃不消,大着肚子又带一个孩子很困难,加上当时方舱还没有建好,疾控就暂时让他们在家隔离。

4月17日,她接到通知说可以转到接收阳性感染者的定点医院,那时一家人已经“转阴”,在向转运人员出具阴性的报告后,他们都没有被转运。

但因为一家人仍是“红码”,不安也在楼栋里蔓延。

刘欣欣怕真传染了别人,特意用袋子装了水,把下水道堵起来了。但每次看到楼栋群里的邻居们要求转运阳性病人的信息,她只能沉默,直至自家房号被“曝”,她积压的委屈一下爆发,在深夜发了条信息,称有地方能去的话,自己也不想连累大家。

刘欣欣说,她多次将核酸阴性报告上报,但截至4月28日,一家人都还在阳性名单上。

其间,她挨个打电话申诉,要是不打,她会觉得愧对肚里的小孩,“好像什么都保护不了。”

“临界点”上的医院

4月21日,上海出台了疫情期孕妇接诊的保障方案。

《方案》显示,紧急情况、主要就诊的孕产妇有“120”绿色通道,优先安排转运。对阳性感染者的孕产妇救治,则安排了市公卫中心、华山北院、仁济南院、浦东医院作为“1+3”定点收治机构。同时抽调多家医院共计60名产科医护人员进驻。

“120”救护车司机曾黎解释,急救中心会安排具备消杀条件的负压车接送阳性、红码孕妇,即便没有负压车,普通急救车也会前往。而对于像刘欣欣这样的孕妇——已转阴性但仍为红码、不愿去定点医院,他表示,原建档医院一般很难接收,“120”也难以转运。

因疫情封控历经波折的,还有35岁的准父亲孙佳。

孙佳妻子史琪玉说,她曾预约4月28号的产检,抗原自测“两条杠”后取消了,结果复测后发现是乌龙。产检改到5月1号。

未料,4月29号又变了黄码,“说我们没有应检尽检”,孙佳有些无奈。他表示,小区连着多天没安排核酸检测。当时妻子建档的医院又不接收黄码孕妇产检,两人怕耽搁了,慌忙申诉。

孙佳说,妻子33岁,人也比较瘦,有点贫血,上次产检有些指标有点异常,如果能去定点医院,“至少把命保住了。”

孙佳和史琪玉在封控前拍的孕肚照。本文照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对于“码”和核酸时效的严格要求,“120”救护车司机曾黎解释道,目前医院防控压力也大,万一进了阳性,消杀是必须的,否则会交叉感染,或进一步发生院感。可能医院上午还开着,下午急诊就关掉了,“本来急救、急诊可供伸缩的空间已经很小了,再加压的话……基本上现在都是在临界点上面运行。”

急救车辆消杀。

杨卜慧是上海一家三甲医院妇产科的B超医生,她所在的医院就处在“临界点”上。

杨卜慧说,尤其是急诊的同事,几乎没日没夜。而她所在的产科门诊,因小区封控,科室里的7名医生,减至3名。一些医生还是连夜赶回医院,身兼多职,勉力维持各科室运转。

目前,院内门诊、病房、急诊划分为三个区域,闭环管理,医生工作、吃住都在各自区域内,只有需要做多项医疗检测的患者可以跨区。

住在医院的日子里,杨卜慧改了不少习惯。以前喝咖啡会心悸,现在天天要喝;她不爱吃晚饭,觉得院里的盒饭难吃,现在发啥吃啥,甚至吃撑,“不吃饭就浪费了。”她记得,有个孕妇就诊时,已经饿了好几天,当时一名医生冲去抱了六七罐八宝粥给她。

杨卜慧没料到自己会在医院度过经期,卫生巾存量不足,最后只能到处找人借、自己省着用。开在医院里的全家便利店一进货,她就买了一大箱卫生巾,“得抓紧时间,大家就是来什么,抢什么。”

最棘手的还是工作。杨卜慧说,不少患者抱怨入院难,她只能缓和对方情绪。

她也为难,不给人看病,耽误了病情不对,放开了看,都阳性了也不对。平衡下来,非侵入性检查,孕妇就诊需要的24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可以通融到48小时内。“我们不想为难别人,大家都知道出来一趟不容易。”

不过即使有核酸证明,也无法排除感染风险。杨卜慧也差点“阳”了。

在4月11日的一次接诊中,曾有位孕妇戴着N95口罩做了B超,之后查出阳性,产科门诊一下成了污染区,封了7天。她一开始有点慌,后来渐归冷静。

因为当时双方均佩戴N95口罩,杨卜慧后来被医院判定为“次密接”,继续在隔壁诊室出诊。

她觉得,如果孕妇是宫外孕、紧急剖腹产,就算是阳性也应立即接诊,“阳了不要紧,会好的。不救的话会没命的。”

“阳性”的一家三口

2个月大的宝宝高烧不止,4月29日傍晚,李永峰和妻子紧急带孩子赶往一家儿童医院。此前,夫妻俩的抗原检测呈阳性,但一直没等到上门核酸。

在儿童医院门口,李永峰没能进去。防疫考虑,医院规定患儿只能一人陪护。

妻子也在发烧,分娩时因顺产临时转剖腹产,虚弱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等妻儿在医院留观室检测出均为核酸阳性,转入病房已是凌晨。妻子忙着烫奶瓶、吸奶,喂完还得拍嗝、哄睡,常常是抱着襁褓里的孩子眯会儿眼休息。

李永峰说,医院一层只有2个护士,很难顾得过来。过敏体质的宝宝又只接受母乳,可是妻子在身体剧烈透支下,已开始回奶。

他想给妻子打电话开视频,又很纠结,如果没接听,说明妻子在忙;有空接听了,那又占用了她宝贵的休息时间。

在与妻儿分离后,他被带到方舱中转点——在一所小学的教室里,他焦灼得难以入睡。李永峰说,他曾打给疾控中心,请求陪护,对方觉得母子在医院更安全,而他应转运去方舱。

最终,他留在了中转站,决定等宝宝情况稳定,一家三口在中转点集合,一道去方舱。

李永峰在隔离中转站等待。

4月30日孩子退烧了,已具备出院条件,李永峰希望居委会能帮助联系转运。但居委也没能叫到“120”。

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人力资源部部长王娟表示,疫情以来,院前急救业务,已处于高位运行状态,最高峰时,市中心区域日出车数量突破2000多车次。

“我们单位的同事都在超负荷运行。”曾黎说,差不多从3月15号防控起,他取消休假,几乎每天工作12小时,如果在家,接到电话半个小时内,必须到单位报到。因小区封控,急救队伍同样面临着“非战斗性减员”。

他表示,伴随防控压力加剧,接送发热病人的负压车队已人手不足,到现在,所有急救当班车辆都要准备穿防护服上补充队伍。与负压车密闭40分钟即可自动消毒接下一趟不同,普通急救车的司机需开车到指定地点更换防护服,并对车辆做二次消毒。曾黎认为这些也是热线难打、车子周转慢的原因。

到了5月,他在市区和郊区均遇到过道路关卡,“可能就在一个街道里,防范区和封控区交界的路是堵死的”,接送效率更低了。

“最大的诉求就是家人平安”

5月1日,李永峰的求助得到了回应。街道办为他临时协调了“120”转运,他记得,一上车,一股潮湿的消毒水味,再见到妻子,近48小时没睡的她耷拉着眼,有些懵,开往方舱的路上,她一句话没说,靠着他肩膀睡着了。

在方舱,他基本上隔一小时就给宝宝测次体温。李永峰说,除了有些腹泻,幸好宝宝没再有大的问题。多轮核酸后,妻子和他陆续转阴,4月12日,宝宝连续两次阴性,隔天,一家人得以一起出舱回家。

到家后,他发现菜基本全烂了,只能扔掉。因为正处静默期,小区没法团购,一些邻居自发给他家匀了菜,“现在基本上是炒一个菜,两个人吃一天。”

“我们的最大诉求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李永峰坦言,3月封控前期,做程序员的他刚被公司裁员,封控后物价上涨,开支比以往大了很多。在家照顾母子的同时,他忙着找份新工作,并打算解除7天居家隔离后,再带宝宝查下身体。

而刘欣欣一家,4月28日核酸码转绿,隔天,她就去医院做了次产检,一切正常。在家里,儿子上着二年级网课,老公忙团购的同时,也会帮忙辅导。刘欣欣盼着解封,出去好好吃一顿,就顺利地去生孩子了。

在居委会安排下,孙佳和妻子史琪玉5月1日去医院做了核酸,健康码转绿了,隔天补上了产检。尽管5月4日,楼栋里又爆出阳性,但最终熬过了一周。5月13日,一家到医院备产,当天入住晚了,医院还给他们送了份晚餐。

孙佳说,住院后,医院随时会有医生和护士给妻子监护。好几个邻居还打来电话关心他们,让他多陪妻子在房间里走走。眼下,他们的物资有保障,早饭有酸奶,下午有银耳羹,三餐都蛮好的。在缓冲病房住满两天后,他们申请到了一间双人房,原先只能在小凳子上休息的孙佳,睡了个安稳觉。

5月16日下午6点02分,孙佳发来信息,五分钟前他和妻子共同迎来了家中的新成员——一位可爱的男宝宝。待产期间的紧张与不安如今也都尘埃落定。

孙佳和妻子迎来了他们家庭中的新成员。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刘欣欣、杨卜慧、曾黎为化名。)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