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150碗熟肉卖家:"哭诉"是以前拍摄 /

150碗熟肉卖家曾遭遇打假 "哭诉"系当时拍摄

今年4月,忠县“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以下简称毛妈妈)在网络上发布的一段老奶奶因销售150碗熟肉,之后被买家起诉索赔5万元而失声哭泣的视频,引发全网关注以及对该事件中买家邵某的声讨。5月16日,买家邵某再次主动联系记者,称有证据证实毛妈妈4月发布的老奶奶以及孩子的两段哭泣视频,拍摄时间均为2019年,有炒作之嫌。对此,上游新闻记者进行了调查。

买家提供聊天记录:

3年前曾有人打假并收到同一视频

5月16日下午1点半左右,上游新闻记者在重庆江北区见到了买家邵某以及其朋友刘鹏(化名)。两人向记者出示了一段微信聊天记录。聊天双方为毛妈妈土特产负责人王女士与刘鹏。记者对比了微信账号上的图片及账号上公布的电话,发现图片和网络上出现的王女士形象基本相同,电话号码也系王女士的电话。

刘鹏称,2019年,毛妈妈因为在某高速服务区销售的“晒酱”包装没有标识生产日期和生产许可证号被买家起诉,刘鹏本人是当事人之一。在王女士接受媒体采访的过程中,也提及过此事。

2019年打假者之一讲述当年的情况。 图片来源:视频截屏

当时的食品销售者是毛妈妈的一位代理(或代售),但刘鹏等人提出索赔后,王女士通过微信联系到他进行了一系列的沟通,包括发送了他们制作晒酱的图片等。

刘鹏向记者展示了这段聊天记录。刘鹏称,他们原本要求索赔1万8千元,但王女士表示自己和家人做食品销售十分艰辛,所以希望能协商减少赔偿金额,并给他发来了家里老人和孩子哭泣的视频。这两段视频与今年4月毛妈妈声讨邵某为职业打假人时,所放出的两段视频一样。

在聊天记录上记者看到,老婆婆哭泣的视频发送的日期为2019年11月9日中午12点45分,小孩子哭泣的视频为2019年11月8日晚9点41分。

刘鹏还声称,2019年的索赔事件,经过协商最终解决方案为:服务区的销售者赔偿他们包括诉讼费、买商品的货款在内10000元。据他了解,这10000元毛妈妈承担了一半。这在当时的聊天记录中有所体现,王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及了自己承担的赔偿。

毛妈妈负责人王女士与刘鹏当年的微信对话记录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卖家承认确有其事:

使用旧视频不影响本案真实性

这个聊天记录是否真实?上游新闻记者进一步进行了核实。

“聊天记录是真实的,我负法律责任,可以进行任何形式的调查。”刘鹏表示,自己和邵某是在他向王女士索赔事件之后,才通过微信群认识的。但在此前的采访中,他们曾提及是在维权过程中认识的。

刘鹏称,当时聊天的微信是用自己其中一个实名登记的手机注册的,聊天记录是保存在手机云端的,后来因为换机未能用该微信所属的账号登录,所以新手机中并无当时聊天记录。直到后来找到了这部小米9pro的手机,才找回聊天记录。

随后,记者联系到王女士进行核实。王女士表示,2019年时他们的确因为代理人员销售了没有标注生产日期的食品而被索赔。她也承认,的确发布了以前的视频,但并不影响事实本身。

她表示,家里的老人、孩子都参与了食品的生产和制作,起早贪黑。无缘无故被要求赔偿几万块钱,伤心、难过都是真实的情感,任何人遇到类似的事情都会难受、接受不了。她认为不管是用以前的视频,还是现在的视频,并没有太大区别,情感是真实的,事情也是真实的。

王女士表示,自己并不清楚2019年的索赔者和今年索赔事件的买家邵某是不是认识,或者有没有关系。

律师观点>>

怀疑两次打假系同一拨人所为

卖家发旧视频不影响案件本身

就此事上游新闻记者咨询了法律人士。重庆乐君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桐雨表示,视频是否为旧视频,从法律上讲对本案的判定没有任何问题。

他认为,第一,两次找同一个商家索赔,有理由怀疑2019年的索赔者与现在的索赔者是熟识,甚至可能是同一波人;第二,如果王女士认为两次索赔的人是一伙的,那么用之前的视频从逻辑上说得过去。

第三,若王女士并不知晓或者怀疑两次索赔是同一伙人而放出了之前的画面,但被索赔的事情是真实的,并不能认为王女士虚构事实或者欺骗。只能认为王女士的行为不妥或者不当,但并不需要负法律责任。

何桐雨表示,此事需要着重考虑的是事件本身,即使从舆论的角度来说,哭泣并不是大众热议此事的主要原因,不然任何人一哭是不是就能得到大众的同情呢?显然不是。大家关注的是在职业打假和索赔过程中村子的一些争议性问题。他表示,案件的定性仍应以法院的判决为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