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被封存在时空胶囊里的周文伟 /

被封存在时空胶囊里的周文伟

南加州尔湾长老教会现场摆放鲜花悼念亡者并慰问幸存者。(美联社)

国府迁台70多年下来,不同省籍的人在台湾社会大量地通婚、共学、结为莫逆;时至今日,几乎已经没有任何人相信这社会还存有所谓的“省籍冲突”。也因此,在日前发生的周文伟攻击南加州长老教会事件之后,如果再有人把此事归类为台湾的“省籍冲突”的话,请千万警惕这其实是另一种仇恨言论,如此说法不是无知,就是别有政治动机。

周文伟,68岁,他的父母亲在1948年后从中国移居台湾,落脚在台中,就读台中一中,当兵时是预官,后来移居美国,当过调酒师,写过书,期间也曾回台湾几所大专院校任教。2018年他曾回到台中老家,在已经无人住居的老家留下字条,自称:“流浪美国,做牛、做马、做骆驼、做奴隶,以致于无法回乡整理父母遗物”、“若有朝一日筹得款项,定返乡整修房舍,请宽谅这美国背为奴隶的无能与无力”。最后署名是“在台湾长大的第一代台湾人”,还自称“湘军难民之子”。

周文伟在美国显然过得很不如意,他的妻子罹患癌症返台,美国的住家变卖后他甚至负担不起房租,于是有人说这更像是一件对现状不满、精神耗弱下的仇恨杀人。不过,这是在美国首见,针对不特定的台湾人的杀人事件,凶嫌行凶之前还寄给美国《世界日报》七大册的“灭独天使日记”,行凶的对象又是本土色彩鲜明的基督教长老教会,当然是一件“政治仇恨杀人”。

民主社会,理应每个人都拥有“异见的自由”;但周文伟反对长老教会,甚至不惜击之、杀之、消灭之,是因为他把长老教会以及教会曾经发表的政治主张视为异端。但周文伟选择对另一个台湾人社群滥杀无辜,与他的省籍无关,事实上,在台湾反抗国民党统治威权的历史上,多的是与周文伟一样的外省人;周文伟随机杀人,也与他曾是“韩粉”无涉,事实上,台湾不分本省与外省,还有500多万人支持韩国瑜当总统。周文伟对不同政治主张欲除之而后快,真正的关键在于他全盘接受虚幻的大中国论述。

台湾已经历经七次总统大选与三次的政党轮替,在选举的洗礼下,多数台湾人都已经接受民主政党轮替的游戏规则,但像周文伟这种少小离家的台湾人却不是如此。他们对台湾的了解与想像一直停留在解严前,那个国家分裂待统一,一定要做个“堂堂正正中国人”的年代。他们对台湾的民主化、本土化与政党轮替有着严重的不适应症,认为当年的三合一敌人,现在怎可居于庙堂之上?尤其当自己生活困顿、妻子离异、老病缠身,随即把对现实生活的不满发泄到这个他已经不认识也不理解的政治里。

在前一篇专栏〈周文伟是怎么炼成的〉里,我提及中国大外宣与民族主义叙事,为此一政治仇杀事件推波助澜;但事实上,昔日国民党执政时期的党国教育与大中国主张,同样为此事煽风点火。台湾的民主化本来就一定伴随著本土化主张,不过,在大中国法统论述之下,民主化(本土化)就是分离主义,就是邪说异端,就是妖言惑众。当党国还在时,这一切被视之可被压制的一小撮人“政治野心”;但当党国解体失去控制之后,自己竟变成无力回天的孤臣孽子。而像周文伟这种无所依之人,甚至不惜发动“孤狼式”的攻击。

再说一次,台湾社会没有省籍问题,在民主的游戏规则下,台湾社会甚至不该有统独问题。早期所谓“台湾人出头天”的主张本是用以对抗威权一党专制,但却在刻意地分化与扭曲下,被炮制成省籍冲突,挑弄少数族群的危机感,让昔日的当权者从中攫取巨大的政治利益。如今台湾解严已经30多年,国民党却仍不愿放弃这套法统论述,这固然让自己在一场又一场民主选举里自陷网罗;但它身为台湾最大在野党,如此主张也让台湾政治社会继续付出许多不必要的代价。

周文伟是一个与民主社会脱节,不知今夕是何夕,被封存在时空胶囊里的大中国主义者。孰令致之?值得所有关心台湾政治发展的人好好思考。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