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乌战濒临十字 西方内部出现不和谐音符 /

乌战濒临十字 西方内部出现不和谐音符

在莫斯科发动对乌战争逾三个月之际,直接参战方、利益攸关方及其他相关方对它的态度正在产生分化。

在一个月前俄方代表团提出一份条约草案后,基辅就不再对谈判感兴趣。从俄罗斯发动对乌战争前及战争期间的表现看,毫无疑问,其提出的是基辅无法接受的“条件”,特别是要求分割乌克兰东南部的领土部分。

泽连斯基当局并不排斥谈判。5月21日,他在接受乌克兰一个电视频道的访问时说,结束战争需通过外交途径进行。

他认为,战争“是血腥的,也有战斗,但只有通过外交手段才能最终结束”。

这场由莫斯科挑起的战争已经改变了一切,不可能如同其开始时那样按照克里姆林宫的意图来进行和结束了,很显然,基辅当局的心态和对策与最初发生了重大改变。

在战争之前,甚至之初,泽连斯基当局对谈判解决问题持完全开放的态度,只要战争不发生。

但经过长达三个月的朝野同心、浴血奋战,战争势头已经发生了巨变,莫斯科从对乌克兰的全国目标后退,转而寻求对顿巴斯地区及其与克里米亚相连接的领土占领,同时美国领导下的全球特别是西方抗俄联合阵线对莫斯科的制裁、限制和孤立行动正在产生效果,因此,基辅不再满足于为了阻止俄罗斯的侵略而牺牲局部利益,而是自然而然地提高了外交谈判的要价。

泽连斯基说得很明白:乌克兰希望一切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甚至完全恢复对顿巴斯地区和克里米亚半岛的主权,而不仅仅是俄军撤退到战争之前的状态,但“俄罗斯不希望这样”。

他明确了谈判的途径,必须由他和普京两人坐在一起商量一个结束战争的办法,意味着基辅不再相信任何低阶的谈判能解决问题。

乌克兰的首席谈判代表米哈伊洛·波多利亚克24日说,与莫斯科的会谈被搁置,并坦言,基辅已“越来越不愿意对谈判做出妥协”。方完全排除了与俄罗斯达成停火安排,或者接受与莫斯科达成任何涉及领土割让协议的可能性。

世界上恐怕只有乌克兰人才知道自己的切身利益所在,波多利亚克对一些西方国家要求紧急停火的“奇怪”呼吁感到愤怒,称这既不会改变俄罗斯继续占领乌克兰东部和南部领土的事实,而且短暂停战后只会使俄方获得喘息之机变得更强大,并进行更残酷野蛮的进攻。

作为与乌克兰的国家命运惺惺相惜的中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之一员,波兰对乌克兰给予了最大程度的理解和声援。该国总统杜达是战争爆发后第一位在乌克兰国会发表演讲的外国领导人。

杜达强调,“出现令人忧心的声音,说乌克兰应该屈服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要求。只有乌克兰人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

俄罗斯对基辅作出反向指责,称泽连斯基当局无意谈判解决问题——谈判的条件由克里姆林宫拟定,吃掉你的肉,然后要求你不许喊疼,必须默默接受。

克里姆林宫当然也愿意举行总统级别的会谈,但正如莫斯科首席谈判代表梅金斯基所称,两国总统应该会晤“以达成最终协议并签署具体条约”,“而不是拍拍照片”。意思是你接受“城下之盟”就好,普京亲自谈判是为达此目标而来,不会在任何讨价还价的前提下奔赴一场不可捉摸的谈判。

尽管整个战争态势有利于基辅,但在全面控制马里乌波尔市后,莫斯科集中几乎全部在乌兵力于乌东地区背景下,俄罗斯对乌战争的第二阶段进入了一个新的时间节点:接近于全面控制顿巴斯地区特别是卢甘斯克地区,基辅在局部意义上暂时处于相对不利处境中,因此更加迫切需要外部援助和支持,以及对莫斯科更加严密、深入、到位的制裁、限制和孤立。

除了波兰总统以外,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坚定表达了力挺基辅的姿态。

她在24日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说,基辅必须赢得俄罗斯的侵略战,让入侵乌克兰成为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战略失败。

超级大国总统更从全球和长远的世界格局来考量俄乌战争。拜登在23日称,就美国及盟国对莫斯科的制裁而言,俄罗斯必须为在乌克兰的“野蛮行为”付出长远代价,否则,假如未来俄乌和解,对莫斯科的制裁不再持续, 那么针对印度-太平洋地区某个岛屿的相似情势,将发出怎样的信号?

拜登作为总统对亚洲的首次访问期间的一个“插曲”是,就西太平洋发生战事时美国进行武力协防作出承诺,重复了去年下半年其曾说过的话。这就表明,俄乌战争已经产生了世界性影响,尤其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局势正产生深远影响。

换言之,美国从本国的核心战略和全球战略格局出发去考虑对乌政策,而不仅仅是出于对乌克兰的同情或者支持,正如美国官员早前所说,与西太平洋岛屿不同,美乌之间没有安全伙伴关系,华盛顿没有义务死保基辅。

但是拜登当局的对乌政策正在倾向于“死保”乌克兰,当然前提是从全球战略格局来予以规划,甚至在美国军方,一份直接出兵的计划也已完成,按照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话说,这份计划只差摆到国防部长奥斯汀和总统拜登的办公桌了。

不仅如此,美国对乌军事援助正朝着突破防御界限的方向演变,包括准许向基辅提供鱼叉反舰导弹等一系列重武器。

假以时日,在必要情况下,美国参战事实上正在变成潜在可能。

波兰总统的忧虑反映了在俄乌战争进入当前胶着情况下西方内部在如何推动俄乌战争结束问题上正在产生重要的意见分歧,那些拥有全球性大国的历史情结、主张欧洲主权和战略自主的国家出于本国利益,特别是大国平衡和牵制的战略考虑,不希望莫斯科在世界格局中彻底出局,并着力推动以乌克兰牺牲局部利益为代价,换取停火,并为停战和签署和平协定创造条件。

换言之,以基辅向克里姆林宫讨饶,满足克里姆林宫的部分胃口,并朝着逐步缓解直至解除对俄制裁、限制和孤立的方向迈进,确保普京能够舒适地找个台阶下,最终结束战争。

然而真实情况显示,莫斯科越来越难以承担这场战争持久进行。

根据一项新命令,莫斯科打算放开参战士兵的年龄限制,以保证50岁以下的俄国人都有资格上前线,侧面证实俄军损失惨重、兵员不继的情况,另一情况是,俄方寻求以西方放松部分制裁为条件为乌克兰的粮食出口放行,也显示出实际情况并非像普京所称的那样乐观,制裁已经严重威胁俄罗斯的经济及对乌打持久战的能力。

这些复杂情况使俄乌战争正面临开战三个月以来最关键的十字路口。乌克兰朝野以浴血牺牲换取了截止目前为止的有利局面,接下来的情势发展,同样取决于其自身努力,但同时也凸显了西方内部及世界各大势力博弈的意义。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