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疫情冲击下的孩子:失学、拐卖、童婚 /

疫情冲击下的孩子:失学、拐卖、童婚

十岁的拉克西米(Laxmi)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再回到学校了。2020年初,当第一波新冠疫情席卷印度时,她的学校关闭,而现在,她的父母再也负担不起送她上学的费用。

她在一所私立学校的学费是每年26美元,在我们看来似乎并不高,但却是一家人从亲戚那里借来的钱。

其实隔壁村有一所政府资助学校,她的父母不仅担心安全问题,也担心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厕所设施的缺乏。

她的母亲说:“我有三个女儿,拉克西米是老大。我们原以为她受过教育,生活会和我们不一样,尽管我丈夫和我几乎什么都没做,但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不要过上和我一样的生活。”

可经济上的拮据,加上疫情的冲击,可能会使她的心愿落空。

拉克西米与她的母亲和妹妹

和很多国家一样,在疫情期间,印度诞生了一系列的在线教育平台,但对于那些最贫困的家庭来说,这些资源根本无法获得。

对于公立学校的孩子,有多种数字教育的促进计划,其中包括一种名为DIKSHA的为学校提供的在线服务,它有32种语言的内容。

所有在线的教育资源即使本身是免费的,受教育孩子的家庭也需要钱或互联网来支撑。

印度教师在疫情之下也不得不进行在线教学

根据印度的《年度教育状况报告》,在2021年,只有40%的入学儿童在报告调查的一周内从他们的学校收到了任何类型的学习材料或活动。

对于低龄的孩子来说,情况最为严重,因为他们往往最不可能接触到科技和网络。近三分之一的5至8岁儿童无法使用智能手机来帮助他们在家学习。

可与教师有在线或者直接接触的家庭比例里,数据严重偏向富裕家庭。

一些孩子在家中没有智能手机或电脑,已经落后于富裕的同龄人

印度有全世界最庞大的学校教育系统,现在印度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学龄儿童数量,达到2亿6千万人。

2009年,印度通过了教育权利法(RTE),里面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规定了6至14岁的所有儿童必须享受免费和强制的教育,类似于我国的九年义务教育。

印度存在一个大约1.4亿流动性的农民工群体,也是3.5亿多无组织劳动力的一部分,他们在建筑、制造、服务和农业部门从事大量的流动性临时工作。

这些家庭的孩子更容易吸毒、成为童工,甚至从事肉体交易。对于这样的孩子来说,学校无疑是他们全面发展得更好、也更安全的地方。

尽管教育权利法起到一定的保障作用,但仍有一些弱势儿童得不到自己的学习权益,最终成为无组织部门的童工。

在疫情大流行和随之而来的封锁期间,印度的儿童由于多种原因而变得更加脆弱。农民工面临的失业加剧了这些孩子的困难。

Shiv Kumar在北方邦贫困地区为乐施会工作。他的工作是努力让更多的孩子定期上学。

他拜访的许多家庭要么没有互联网连接,要么家里没有智能手机。印度村庄的情况令人悲哀,而说服父母送孩子上学依旧是一项挑战。

来自北方邦的16岁的 Sivani 担心她的机会之窗可能已经关闭,她十岁就完成了学业。

她说:“我想学习,但没有办法实现我的梦想,我的父母认为在家工作和照顾家庭比受教育更重要。“我不是唯一一个。我村里的许多女孩不学习……如果我们不学习,生活要怎样才能改变呢?”

Sivani与母亲合影,她在10岁完成了学业

无法获得在线教育的贫困孩子或多或少地被学校教育系统抛弃了。

印度疫情导致的学校停课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很多儿童在长时间中断学习的情况下自动升入下一年级,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在 2020年3月至2022 年3月期间连续两个学期因学校停课而被剥夺了任何学习的参与机会,届时他们将升入下一年级,其中的许多人将有巨大的学习差距。

国际劳工组织 (ILO) 预测,因为疫情,世界可能会出现20年来的首次童工激增。

印度一家新冠护理中心的儿童与医护人员

印度有着全球40%营养不良儿童。虽然印度学校有统一的免费午餐项目,学生在校午餐都是免费的,这解决了很多问题,但疫情的流行和由此导致的学校停课就像从伤口上撕下创可贴一样,增加了儿童营养不良的风险因素。

2020年的《新印度快报》曾经报道了一名来自比哈尔邦的十几岁男孩被卖给一家制衣厂的处境。这个男孩和其他同龄人一起在古吉拉特邦的一家工厂里处于极其恶劣的条件下,辛勤劳作,以便他们的雇主寄钱给他们的父母维持生活。

疫情过后,很多学校依旧关闭,关于被拐卖儿童的报道急剧增加。在2020 年4月至9月期间,印度各地有1127名涉嫌被贩运的儿童获救。

根据印度国家犯罪记录局 (NCRB) 的数据,2020年印度共有5万9千2百62名儿童失踪。与往年相比,仍有4万8千9百72名儿童下落不明,失踪儿童总数已上升至10万8千2百34人。即使是这一年长达四个月的疫情封锁也未能阻止儿童失踪的现象出现。

2008-2020年间每年报告的失踪儿童案件数量几乎增加了13倍。非政府组织“儿童权利与你” (CRY) 的一份新报告称,到2021年,平均每天有29名中央邦儿童和14名拉贾斯坦邦儿童失踪。

失踪女童的比例从2018年的约70%增加到2019年的 71%,并在2020年进一步增加到 77%。

农村地区的许多家庭已经负债累累,疫情大流行造成的经济负担进一步增加。偿还贷款的压力助长了这些家庭的儿童被贩卖,以谋求劳动和婚姻。强制使用口罩也常常使人很难识别贩运者和绑架者。

自2020年3月以来,已有9300多名印度儿童在疫情中失去父母或被遗弃。

全世界的孩子都应该拥有教育、安全和爱,还有属于他们的微笑,印度的孩子也不例外。

六一国际儿童节,在此之际,祝福他们。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