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华人上演男版“甄嬛传”,跟富婆同居后.. /

华人上演男版“甄嬛传”,跟富婆同居后..

一场轰动全球华人的终极大瓜,终于在本周末落下了帷幕。

任凭谁也没能想到,短短2年时间,他能从一名普通的导游,带着一家妻小住进豪宅,靠着心机上位,翻身当上董事长,又沦为阶下囚。

而这一切的背后,全牵扯一个女人。

他,是普普通通的一名中国导游;她,是家产万贯的富婆,身家2亿;

两人的命运,本无任何交集,身分阶级不同,年龄差距大,还生活在不同的国家。

这段异国孽缘的起源,是因为一次旅游。

事情还得从2006年开始说起,新加坡富婆钟庆春与好友张碧贞结伴到中国旅游,在张碧贞的介绍下,结识了导游杨寅。

上面这张照片就是三人当时的游玩时的合照,左边是钟庆春、右边是张碧贞;

而中间的杨寅当时也才30左右,长相青春阳光,精神小伙儿一枚。别说大妈了,就连路过的小姑娘也会回头多看几眼。

这本是一场十分普通而美好的旅游,杨寅本着工作职责,带两人全城走透透,见证美好山水,一路详细介绍,一行人走走聊聊。

作为一名导游,杨寅无疑是称职的,善于聊天,不会冷场,给钟庆春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两人的联系,一直保持着,直到钟庆春回到新加坡。

一来一往中,两人聊得十分尽兴,结下了忘年交。

那一年,杨寅正值壮年,32岁;钟庆春已经退休,79岁;这个年龄差,说是祖孙都可以。

言语间,杨寅隐约感觉到钟庆春并不是普通人,出手阔绰,言谈举止大方,身家不凡。

2009年,杨寅来到了新加坡,并没有住在酒店里,而是登堂入室,直接住进了钟庆春的洋房。

放着好端端的导游工作不做,杨寅究竟是为了什么来,至今都没有人知道;或许是他心中早有打算,也或许是两人联系好了,才动的身。

但不管原因是什么,杨寅就是来了,而且这一待,可就没准备走了,与钟庆春过起了同居生活!

这个故事发展之快,就连当初介绍两人相识的张碧贞都没有想到,看得一呆一愣的,简直不可置信。

不久之后,杨寅又接来了一位女性朋友,带着2个孩子,介绍给了钟庆春,还一并住进了洋房。

此时已经深深被杨寅吸引的钟庆春,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对他带进来的朋友和孩子十分亲切,来者是客,招待周全。

但让人惊掉下巴的还在后面——这竟是杨寅的老婆和孩子!他已婚!

杨寅睁眼说瞎话,对钟庆春介绍妻儿时,居然说是朋友,钟庆春信了,但是就连家里的女佣都看不下去。

这个操作就很迷了,自己丈夫和富婆每天在自己面前黏在一起,搂搂抱抱,妻子带着孩子以“朋友”的身份在一旁。

同住一个屋檐下,杨寅开始真正了解到,钟庆春确实是个富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富。

钟庆春是一名退了休的物理治疗师,丈夫是医生,早在2007年就过世,留下价值不菲的房产和许多珠宝首饰、字画古董,累计价值大约4000万新币(约2亿人民币)。

了解到这一点的杨寅,心里开始打起了如意算盘,一敲一个响。

张碧贞看不过眼,却也没有办法。旁观者清,她看着钟庆春被杨寅抱在怀里亲吻,胃里一股恶心翻腾,担心好友,又自责自己引狼入室,束手无策。

另一头,杨寅已经把钟庆春治的服服帖帖的,背地里恶狼的爪牙开始显露。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很明确——钟庆春的家产。

把妻儿接过来,只不过是他霸产计谋的其中一步。

原来,妻子也是共谋,想着丈夫心机上位成功,再给自己和孩子弄到永居身份。

来新加坡的这几年,杨寅早就从30出头的精神帅小伙,成了满脸油光的猥琐大叔模样,往日干净青春形象半点没剩,判若两人。

可人家不在乎,毕竟“搞钱大计”最重要。

也就在这一年,杨寅还说服钟庆春,为他投资开了一间舞蹈公司,直接从导游咸鱼翻身,当上董事长;

钟庆春是一名退休老人,生活圈本来就简单。要孤立她,对于杨寅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他一步步获得了钟庆春的信任,然后说服对方申请持久授权书。

考虑到钟庆春年事已高,杨寅做好了后备打算,让钟庆春签字授权她在失去心智的时候,代为处理财务、医疗及个人福利事宜。

2010年,在杨寅的花言巧语下,钟庆春重新立下了一份遗嘱,把2亿人民币家产全部留给他;

011年,杨寅利用空壳公司和伪造文件,成功申请到了新加坡永久居民的身份。

2012年,在住进侵门踏户的第3年,杨寅如愿成为钟庆春的法定监护人。

有了这张授权书,杨寅的动作变得更加放肆,一边背地里变卖钟庆春丈夫留下的不菲收藏字画和古董,把钱收入自己的口袋里,一边偷走钟庆春的珠宝首饰,拿去拍卖。

这男人耍起心机、发起狠来,比女人还可怕。杨寅拿钟庆春的钱,说是要买名画,实则全是赝品,钱入口袋。

短短3年时间,杨寅俨然成了洋房的男主人,一边变卖钟庆春的家产,一边伪造签名索取保险文件、成立空头音乐公司,一步步卷走钟庆春的家产。

而杨寅的霸产大计,却又因为另一个女人的介入,来了个翻天覆地的转变。

2014年8月,钟庆春的外甥女莫翠玲回来了,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家里的不寻常,直接一纸把杨寅告上了法庭,要求撤销杨寅监护人资格,调查此案!

莫翠玲的出现,显然是杨寅没有预料到的,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要说朋友张碧贞没有身份介入,而莫翠玲有血缘关系,处理起来直接,这是真的。更重要的是,莫翠玲也是个狠角色,出手干净利落,快刀斩乱麻。

在真家属出现之后,假监护人的地位岌岌可危,莫翠玲直接采取了法律途径,申请撤销监护人和持久授权书,并把阿姨钟庆春接回了家照顾,转身又把杨寅一家人赶出洋房。

这个时候,钟庆春274万新币的账户,被搜刮得只剩下不到1万!

 

在发现阿姨和姨丈的财产被杨寅变卖转移了之后,莫翠玲开始收集罪证;

杨寅的恶行被张碧贞和家里的女佣们一一揭露,莫翠玲还发现杨寅所谓的“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的身份是假的,商会直接报警处理。

这一个谎被戳穿之后,背后这一连串的真相接连浮出水面,新加坡移民机关介入,调查杨寅的永居权和学历。

莫翠玲的动作很快,一个多月之后,9月17日,杨寅在新加坡涉嫌失信被逮捕,接受调查。

这个2亿富婆霸产的案子,在新加坡延烧了至少2年,全国瞩目。

杨寅并不是没有垂死挣扎过,面对办案调查人员,还打出了苦情牌;

不但秀出自己给钟庆春剪脚趾甲的照片,编织谎言,说自己对她很好,还出示家书3封,以“乖孙”字句,亲切地称钟庆春为奶奶,说“两人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永不分离”。

然而,调查人员发现真相,这是他在面对指控之后,抓着钟庆春摆拍的,还一并查出他在2010年2月19日和2012年1月18日挪用50万和60万款项的罪行。

面对大大小小多达349项罪名,包括伪造文书、欺骗、触犯移民法令等,杨寅一开始死不认罪,但是不知为何突然转念,在2016年9月认罪,最终获刑11年2个月,在2022年4月份刑满出狱(期间表现良好有减刑)。

当时就有人猜测,杨寅再多次出庭时都神情焦虑,却在听到自己刑罚加重后异常平静,可能也是预料到自己的未来,反正还有500万下落不明,预计已经转回国内了,出狱后等着享福就行。

就在6月9日,也就是前天,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发布公告证实——中国籍前导游杨寅已被驱逐出境,永不得再进入新加坡国土!

目前,杨寅已经返回中国,并按照规定隔离中。

当然,这场历时了十几年的大戏落幕。

如今杨寅被驱逐出境,今年已经92岁的钟庆春表示,自己还是看报纸才得知这个消息的,并豁然表示,“很庆幸他最后得到法律制裁,也庆幸他离开,希望他重新做人。”

老人活过了将近一个世纪,什么事情都看得很开,但是侄女似乎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杨寅,有可能接着追回500万。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