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Amber败诉后,海王2或将删除Amber戏份? /

海王2或将删除Amber戏份?Amber败诉后首访:到死都会捍卫证词

如今,距离德普和Amber之间的“世纪官司”,已经过去了近两周的时间。

在诉讼结束时,Amber的反对者们就发起了一个请愿活动,致力于将她从《海王2》中除名,短短几周的时间,请愿网站集齐了460多万个签名,

昨天,八卦网站Just Jared传出一则消息,内部人士爆料说,《海王2》删掉了Amber的所有戏份,并将重新选角,杰森·莫玛和妮可·基德曼将会和新的湄拉重拍对手戏。

不过,一天的时间还不到,Amber方发言人就发表了声明,否定传言:“谣言仍在继续,就像它存在的第一天那样——不准确、不友好,而且略显疯狂。”

而且,Amber的戏份不仅没有被删,看过试映片的网友又添了一把柴火说,在《海王2》的中,Amber的分量远不止她在法庭上哭诉的不到10分钟,而是被延长至20到25分钟,引起了人们的一片哗然....

昨天,在美国NBC电视台的《今日》节目中,还释出了一段近10分钟的片段,身穿墨绿衬衣,一头金色卷发的Amber Heard与主持人进行对谈,这是她继败诉之后,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

6月初,这对前夫妻之间的诉讼终于画上了句点,德普大获全胜,指控Amber的三项诽谤罪全部成立,获赔1035万美元,Amber的三项反诉中只有一项得到了陪审团的支持,获赔200万美元。宣布结果时,德普因为工作前往伦敦,只有Amber一人在法庭上直面陪审团的判决。

当天,她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表达了自己的失望和心碎,之后,便再没进行其他公开活动,沉寂了一阵子,上周四,Amber乘私人飞机从华盛顿飞往纽约,接受了采访。

一上来,主持人Savannah就抛出了一个爆炸性问题:“德普说他从未打过你,是不是在撒谎?”

Amber注视着她,用一种非常笃定的语气回答说:“是的,没错。到我死的那天,我都会捍卫我证词中的每一个字。”

案子的审理过程被全程直播,每一天,全球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关注着案情的进展,在社交媒体上,处处都是关于此案的讨论,但舆论却压倒性地倒向了德普这一边,在短视频平台上,为德普寻求正义的标签浏览量高达200亿次,为Amber寻求正义,只得到了8000万次的浏览。

为此,Amber咬定说,社交媒体上不公平的声音和前夫花钱请来的证人,影响到了陪审团的决定:

“我就这么说吧,陪审团怎么会得不出一个我不值得相信的结论呢?他们坐在那些座位上,听了三周不间断的、无情的证词,这些证词来自于那些付钱的证人们,审判接近尾声时,他们已经不知所踪。”

“我不怪陪审团,我不怪他们,我其实很理解,他是一个很受人喜欢的角色,人们觉得自己很了解他,他是个了不起的演员。同样,当他们听证人说了三个多星期我有多么不可信之后,怎么还会去相信从我嘴里说出来的任何一个字呢?”

“即便有人认为我在说谎,可这些人没办法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对待我的方式是公平的。我不在乎任何人对我的看法,也不在乎别人在想象我的隐私时做出了什么判断,我不认为普通人应该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我不会当回事。”

她也承认,德普的确是一个神奇的演员,让整个世界都相信他的手指是剪刀,陪审员也被她的前夫欺骗,但她却不能认同德普律师指责她在证人席上“表演”的说法:“我是一个表演者吗?在几周的证词里,她都暗示或直接说,我是一个糟糕的演员,所以我有点困惑,我怎么可能两者都是呢?”

“每一天,我都会经过大约三、四个街区,路两旁,到处都是举着标语的人,她们说‘烧死女巫,杀死Amber’。我出庭时,法庭上挤满了杰克船长的粉丝,他们声音很大,精力充沛。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屈辱、最可怕的事,我从未觉得自己从人性中剥离了出来,但现在有时,我觉得自己根本不像个人。”

这段与德普的婚姻,对Amber来讲“丑陋”又“美丽”:

“它非常、非常有毒。我们都犯了很多错误,但我讲的从来都是实话。”

在被问到是否曾对德普施暴时,Amber情绪有些激动,她说自己从未主动动粗,都是被迫做出回应:

“我从没有主动挑起过任何暴力事件,只是进行回击。就像我在证词里说的那样,当你生活在暴力之中,一切已经变成常态,你就必须适应。”

但她也承认,自己的行为非常可怕,已经被逼到无法分辨是对是错的程度,她的确对曾向德普所做的“可怕”和“丑陋”的事情非常后悔,可那时自己“情绪、心理和身体都极度痛苦”,觉得生命“受到威胁”。

本来,关于德普案双方的讨论已经渐渐淡去,但如今Amber再度开腔,又将话题推向了新的高潮,双方支持者再一次激烈抗衡,Amber的支持者力挺她说:

“‘我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但我不相信Amber Heard。’好吧,如果虐待你的人有德普那样的财富、魅力、地位、资源、机会、关系,还签署了一长串保密协议,也不会有人相信你。”

“我完全同意Amber女士的观点。媒体和人们的看法一点都不公平,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关起门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应该对别人这么苛刻,因为我们也不希望被这样对待。”

“我以为女性已经到了知道什么是厌女,拒绝厌女的程度。然后,德普带着一长串厌女的文字来了,女人们将那看作是‘花言巧语’,原谅了他,因为这就是他说话的方式。我现在明白,只有话从保守派的男人嘴里说出来时,女人才明白那是厌女症,公开进行谴责。但当它来自于一个自由派电影明星时,我们就把厌女简化成一种‘说话方式’。

TikTok上的女孩们发了无数的视频,说男人有多么糟糕,多么差劲,但当他们听到德普称他的妻子为‘婊子、荡妇、毫无用处的人’时,这些女孩就说:‘他听起来像个南方的绅士’,‘她就应该被这么称呼’。”

但大多数人,依旧愤怒地谩骂着她,说他们已经受够了Amber“令人作呕的谎言”:“这些停顿和叹气....还是老一套啊。”

“每次她开口...说出来的话都没有任何可信度。真的应该给她一个平台让她继续说谎吗?”

“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是.....”

“Amber:‘到死我都会捍卫证词里的每一个字。’还是Amber:‘这是两张不同的照片,在不同的日子和不同的光线下拍摄的。’我们都看着她明目张胆地撒谎了,她还指望我们能相信她吗?”

“看着Amber在黄金时间段接受了《今日》的采访,就像看到Chris Brown在攻击Rihanna之后拿到了麦克风。没有人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我们才是受害者,不是德普。”

“Amber是想要操纵整个世界,对吧??”

“Amber需要为她所做和继续做的事情受到刑事指控,德普需要认真考虑对她下达限制令。她太危险了。”

话说回来,目前《今日》节目释放出的只是采访的先行片段,本周五,才会看到Amber与主持人Savannah的完整对话,巧的是,这一节目上周刚刚才放过德普的律师团队,两位在官司中大放异彩的律师持与Amber完全相反的观点,抨击任何社交媒体左右了陪审团决策的错发都是“完全错误的”,“社交媒体没有发挥任何作用,陪审团是根据证据做出的裁决,而这些证据以压倒性的优势支持德普”,其中一位律师说。

而如今,Amber又一次公开指控前夫是一个“施暴者”,说不定会让德普产生再次起诉她诽谤的想法,这场世纪大战会不会有3.0版本,还得让我们拭目以待......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