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两党控枪计划有什么:原来着重在这 /

两党控枪计划有什么:原来着重在这

《纽约时间》出品

编辑:Schnappi

来源:Vox

翻译:胡安

周日,一个由两党参议员组成的小组宣布了一项联邦枪支管制立法框架,这是共和党参议员多年来在通过限制枪支持有方面的停滞和阻挠之后取得的重大突破。尽管得到了两党合作,但该框架还不是正式的立法——它主要集中在心理健康和学校安全干预上,而不是有意义地限制枪支的获取。

此前发生了两起可怕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一起发生在纽约州布法罗的一家超市,导致10人死亡;另一起发生在德州乌瓦尔德的一所小学,导致19名儿童死亡。随着大规模伤亡事件持续增加,国家已经看到了在联邦层面上作出重大反应的新需求。2018年佛罗里达州帕克兰枪击事件后成立的“为我们的生命游行”控枪活动组织6日在华盛顿举行集会,呼吁国会针对近期的枪击事件采取行动。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不公正现象被国会山的人公然无视。全世界都能听到这个国家的孩子们的哭喊,而你们却选择视而不见,对生命被夺走置若罔闻,”“为我们的生命游行”委员会成员特雷文·博斯利在周六的集会上发表演讲时说。他强调,即使在造成17人死亡的帕克兰枪击案发生后,也缺乏通过联邦枪支管制立法的政治意愿。博斯利说:“你的工作是代表和服务所有把这个国家称为家的人,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向我们表明,你只代表那些为你的竞选捐款最多的人的口袋。”

帕克兰的幸存者冈萨雷斯(X González)在接受《大西洋月刊》的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情绪,谈到了他们在布法罗和乌瓦尔德枪击事件后重返激进主义。他们告诉记者:“我肯定要把责任归给国会里那些以任何理由反对通过枪支法的否定者。他们以某种方式合法地相信,拥有枪支会让人们更安全,尽管多年来的统计数据证明,这对儿童尤其有负面影响。”2020年,也就是有数据的最近一年,美国有4368名19岁及以下的儿童死于枪支,使枪支成为这一年龄组的主要死因。

尽管周日提出的立法框架与活动人士和乔·拜登总统的呼吁相距甚远,但人们感觉,这一宣布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正如冈萨雷斯在《大西洋月刊》的采访中所说,“这绝对是一个开始。我们总得找个地方开始。”

该框架着重于心理健康和学校干预

也许这个框架最令人惊讶的是它的存在,而且它是一个两党议员小组的产物——参议员克里斯·墨菲(民主党)、基尔斯滕·西尼玛(民主党)、约翰·科宁(共和党)和汤姆·提利斯(共和党)是框架的主要谈判代表,更大的小组包括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共和党)、克里斯·库恩斯(民主党)、马丁·海因里希(民主党)和林赛·格雷厄姆(共和党)也参与了谈判。

该框架本身偏重于心理健康干预,如为校内心理健康和支持服务以及为处于心理健康危机中的个人和家庭提供远程健康服务预留资金。它还呼吁在全美范围内扩大针对儿童和家庭的社区心理健康服务。

这些措施呼应了过去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后出现的一些右翼言论,即枪击死亡不是枪支造成的,而是精神疾病、缺乏基督教对社会的影响、学校安全措施不足以及许多其他社会弊病造成的。

尽管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扩大心理健康服务的获取和投资都是有用的,但仅凭这一点并不能阻止大规模枪击事件。该框架还建议投资于“帮助制定中小学内外安全措施的项目,支持学校暴力预防工作,并为学校人员和学生提供培训”。从理论上讲,这可能意味着在学校增加警察数量——正如报道持续显示的那样,即使学生从学校内拨打911,家长试图进入学校帮助他们的孩子,警察也没能阻止乌瓦尔德罗柏小学的枪击事件。

该框架还显示了对学校的强烈关注,尽管大规模枪击事件可能而且确实发生在任何地方——比如超市、音乐会和夜总会。冈萨雷斯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看到人们只关心发生在学校和孩子身上的事情,这令人沮丧。他们会说,‘这真是十恶不赦!’嗯,但事情发生在犹太教堂里,也是同样令人发指的。如果发生在沃尔玛,同样令人发指。当这种事发生在大街上的人身上时,同样令人发指。这都是国会的错。”

我们怎样才能从立法框架中找出有意义的变化?

正如南卫理大戴德曼法学院教授、布伦南司法中心研究员埃里克·鲁本(Eric Ruben)向Vox解释的那样,这项提议有其意义。尽管立法仍处于起草阶段,而且最终法案是否能在分歧严重的参议院获得通过也完全不清楚,但该框架中涉及枪支的方面可能会很重要。

例如,鲁本说,一些州已经颁布了州危机干预令,到目前为止,“并不代表第二修正案的问题”。“这里有两种针对宪法的攻击。一个是第二修正案,另一个是正当程序条款。”他说,危机干预令允许民事法庭从被确定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危险的人身上移走枪支或弹药,“需要初步证明才能获得临时移走令,然后只有在听证会后才能成为最终结果,在听证会上,申请移走枪支的人必须证明此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危险,而且此人可以在听证会上质疑这一努力。”因此,扩大危机干预令可能被证明是枪支管制政策中一个有意义的步骤,而且能够经受住宪法的挑战。

鲁本认为,该框架的其他元素,比如关闭所谓的“男友漏洞”,也可能带来重大胜利。该修正案禁止一些家庭暴力罪犯拥有枪支。将这一条款扩大到家庭暴力和约会中的非配偶伴侣,可以在防止枪支暴力、尤其是针对女性的暴力方面取得巨大进展。根据2020年发表在《美国精神病学与法律学会杂志》网络版上的一项研究,“当女性被杀害时,她们更有可能是被亲密伴侣杀死的。”研究表明,枪支使用和亲密伴侣暴力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对家庭暴力罪犯更好的定义肯定有助于遏制与枪支有关的亲密伴侣谋杀。

“我很感兴趣的一件事是,这种针对21岁以下枪支购买者的强化背景调查……我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鲁本说。“因为在回应布法罗和乌瓦尔德枪击事件时,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是那些年轻人遵守了法律。他们买的枪是合法的,而且是在18岁时买的。”延长21岁以下枪支购买者的背景调查期限,实际上会为完成背景调查提供足够的时间,因为现行法规规定背景调查的窗口期为三天。如果买家在规定时间内没有任何记录,即使背景调查不完整,交易商也可以完成交易。

尽管该框架具有潜力,但仍需要找到10名共和党参议员,使其成为不受阻挠的多数派,并通过最终的法案,这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众议院MAGA的支持者已经开始嘲笑这个框架,错误地声称它侵犯了第二修正案的权利。

在7月为期两周的休会前,参议院起草和投票该法案的时间也很有限——考虑到枪支管制立法的争议性,能讨论的时间范围则更加有限。但是,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这个星期早些时候已经通过了一项广泛的枪支管制方案的众议院很可能会通过任何从参议院通过的法案,这标志着遏制枪支暴力和拯救生命的立法取得了一些实际的势头。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