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被罚亿元主播徐国豪曾建渣男小分队 /

被罚亿元主播徐国豪曾建渣男小分队 炒币者为之砸百万

薇娅之后,又一网络主播偷逃税,被追缴罚款高达1.08亿元。

6月16日,江西省抚州市税务局发布消息称,网络主播徐国豪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取得直播打赏收入,未依法办理纳税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1755.57万元,通过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等方式虚假申报偷逃个人所得税1914.19万元,少缴其他税费218.96万元。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徐国豪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08亿元。

不同于薇娅、李佳琦这种耳熟能详的大主播,徐国豪的名字听着有些陌生。

以至于消息一经曝出,就有网友表示,“不知名的主播都能赚这么多……震惊。”

相比于近期靠带货走红的顶级主播,徐国豪的成名,是在直播带货这门生意走红之前,可以算是“直播界的上一代网红”。

在直播带货兴起之前,大多数直播间都是以主播表演才艺、聊天的方式,吸引用户刷礼物拿提成,徐国豪就是这样一位元老级才艺主播。

也就是说,和薇娅、李佳琦以及近期走红的董宇辉依靠带货抽成赚钱不同,徐国豪的收益是完全靠观众打赏获得的。

针对网络主播的查税风波,一直都没有停止。

继薇娅、雪梨等顶级主播因带货涉及偷税漏税被查之后,打赏也成了查税的一个重点。

徐国豪是谁?

常驻陌陌直播间的玩家,对徐国豪有一个亲切的称呼——“泽哥”。

多家媒体援引公开资料显示,徐国豪的陌陌号为“徐泽”,曾是陌陌上全国总榜排名第一的男主播,拥有百万粉丝。

在陌陌上,大多数美女主播的成绩会优于男主播,这是因为看直播的玩家大部分以男性群体为主,相对来说女主播会更受青睐一些。

他们有些是颜值类聊天主播,可以通过话术或打PK的方式获得礼物。也有一些是才艺博主,通过唱歌、跳舞等方式吸引粉丝从而获取礼物。

对男主播而言,直播间的效果要求则更高。

需要不断堆积有意思的话题,活跃现场气氛,也需要一定的才艺支撑。

男主播徐国豪之所以能在陌陌上成为NO.1,一靠声音,二靠做派。

凭借嗓音吸引众多粉丝的同时,徐国豪的性格也是十分张扬。

他在PK时经常高调地说,家里什么都不多,就大哥(即打赏榜头名的“榜一”粉丝)多,那是源源不断,不是我不想低调,实在是实力不允许。

看直播本就是图个高兴,所以总会有“大哥”级别的粉丝不断涌入,帮徐国豪打赢PK。

此前几年,徐国豪每场直播几乎都有上万人观看,直播等级也已经达到80级满级,一场PK有时能获得两三百万星光,按100星光折合1人民币计算,一场直播下来进账就有数万元,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依靠直播积累了不少人气之后,徐国豪也开始发展自己直播以外的事业。2018年9月至2019年10月,徐国豪先后发行了三部专辑《老男人》、《对不起没关系》和《不甘放弃》。

2020年3月,徐国豪在直播间透露,自己不想播了,想离开陌陌,到2020年年底,他便停止了直播。

徐国豪直播间截图

直播期间,徐国豪多次曾因低俗言论,爆料主播与“大哥”间不正当关系等原因被平台封号。

徐国豪曾经在陌陌上成立过一个“渣男小分队”,并在直播间里高呼,“我们一起做渣男”。小分队的队长,是徐国豪的“大哥”摩尔。

有“大哥”表示,“因为之前平台封得太过分了,我们不让他播,现在是徐董(徐国豪)播不播都可以。”

随着陌陌逐渐没落,不少粉丝还呼吁徐国豪转战抖音。

不过,徐国豪并没有复出的迹象,反倒是转而做起了线下生意。

据天眼查App显示,徐国豪共关联1家公司,为江西泽木影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12月,徐国豪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公司注册资本2亿人民币。只是该公司去年年报显示,其参保人数为0。

2021年4月,该公司为其青春偶像电影《灿烂的舞台》招募演员时,因其与李小璐的合照曝光,还曾被李小璐全国后援会猜测,这是否李小璐复出的信号。

但实际上,这只是个朋友间的聚会,不过这也变相体现出徐国豪在圈内有一定人脉。

谁在打赏徐国豪?

徐国豪之所以能牢牢坐稳“陌陌一哥”的宝座,离不开他背后的大哥“摩尔”。

刚来陌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摩尔就已经消费超过300万,因为出手阔绰,很快在陌陌上打响了知名度。

摩尔与徐国豪的关系,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

对主播来说,他们不仅要能从“大哥”兜里掏钱,更重要的是私下维护好关系,“我们是家人,看重的不是刷不刷礼物。”不少主播总是把这类话挂在嘴边。

他们往往像处朋友一样平时聊聊天,一起打打游戏,用情感去绑住土豪,这样在主播需要支持的时候,他们会毫不吝啬地去支持自己的“家人”。

当然,这些礼物打赏也只有一部分能够进入主播的口袋。

主播和直播平台一般有三种合作方式:第一种,是主播是和平台直接签约;第二种,是平台和经纪公司合作,由经纪公司来协调主播来进行直播;第三种,则是普通人直接使用直播软件进行直播。

直播平台的头部主播一般都是和平台直接签约,分成从30%到60%不等,此时主播获得的收入则为工资薪金所得,应该按照3%到45%的税率来缴税,由平台代扣代缴。

而一些知名网红主播收入很高,代扣税也很高,就会选择自己进行税收筹划: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注册个人独资企业,从而降低税率。

支持徐国豪的摩尔曾在网上透露,自己是江西抚州人,做互联网行业的。

因为曾在陌陌开过直播。有网友认出,摩尔的真实身份,疑为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林庆星。

目前,尚无法从官方渠道确认林庆星即摩尔,只是有网友在网络上将二者关联起来,并视为同一人。

林庆星曾上过《对世界说》节目,表示自己的科技公司为所有的创新提供基础设施,并加速他们所有的研发过程,快速出研究成果,快速变产品,快速地投产。

林庆星参加《对世界说》

只是,现实中的林庆星早已负债累累。

其经营的抚州市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曾号称要打造亚洲最大的单体数据中心,但实际上却是披着“数字经济”的外衣,从事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被有关部门要求关停,而作为公司实控人的林庆星也因涉嫌犯罪被警方控制。

曾有公司员工告诉媒体,林庆星极致奢华,一千多万的库里南也有,公司大门两侧,长期都摆满了豪车。

日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林庆星的另一公司莆田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6515.24万元,执行法院为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陌陌F4今安在?

陌陌的老粉丝们都知道,同一时期,狼王、叶哥、三八哥等人也都是陌陌的超一线主播。其中,狼王与战神林、大壮、徐泽(徐国豪)几人被称为“陌陌F4”。

2016年—2020年,陌陌直播如日中天,成为陌陌的主要营收,仅2016年直播为陌陌带来了26亿元的收入,一季度到四季度营收占比从30.65%上升至79.15%。

那段时间也是徐国豪的巅峰时刻。2019年一份陌陌主播收入榜单显示,徐泽曾以单周224万元收入拿下全平台主播收入第一。

除此之外,徐国豪曾摘得陌陌晋级日榜、地区霸主榜、华东二区榜榜首,加上巅峰榜、小时榜、四川日榜、主播周榜四项第一,成为陌陌历史上第一位领跑7大榜单的主播。

陌陌的其他主播也不甘落后。2020年1月,据今日网红统计,主播收入月榜中前三分别为陌陌的叶哥、徐泽和狼王。而在全平台主播收入TOP30中,陌陌主播占到了12位。

只是,陌陌直播业务对头部主播及用户过度依赖,导致后期情况愈发被动。

2020年,抖音、快手都加大对直播业务的投入,除了娱乐类直播板块,还增加了带货类,电商雏形已成,无形之中带走了其他平台主播和用户的注意力。

狮大大、百变的舒舒、百变的小飞、雪十狼等陌陌实力主播看中抖音的流量,都选择去更大的平台发展,一并带走了自家粉丝。

陌陌由此开始走下坡路,2021年陌陌财报显示,其直播业务虽然为陌陌提供了83.7亿元的营收,占比57%,但同比下滑13%,而其月活跃度也已经连续三年停滞不前。

除了徐国豪逃税被追缴上亿罚款,F4剩下三人仍然各有各的活法。

其中战神林是玩家,后来入股了红秀坊工会,成为了工会股东,结婚后选择退网。

狼王则一直在陌陌直播,成为熬鹰之王,只是效果越来越差,只要星光低,狼王心态就会变差,边叹气边抽烟,一副粉丝欠钱的样子。

混的最好的是大壮。2017年,大壮演唱的《我们不一样》横空出世,成为了现象级的作品,爆火全网,随即他便从直播间走向大舞台,隔年带着本名“王轩”参加了热播综艺《中国好声音》,成为李健战队的一员。

大壮参加《中国好声音》

此后,他又陆续参加了《这就是街舞》、《欢乐之城》,还曾在CCTV-4《环球综艺秀》和CCTV-7的《军营大拜年》节目中亮相,演唱自己的代表作《我们不一样》,线下事业风生水起。

只是曾经总是把“义气”“好哥们”挂在嘴边的F4散落各地,还是不禁令人唏嘘。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