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村镇银行储户“天降红码”与“维稳焦虑” /

村镇银行储户“天降红码”与“维稳焦虑”

周五,郑州市纪委监委表示,已经就部分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被赋红码的事件启动调查问责程序。不过这并未平息网络上有关健康码被滥用作“维稳工具”的讨论,以及“天降红码”事件背后的村镇银行金融爆雷事件。

资料照片:在郑州一家商店门口扫码的市民

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红码”的事件近日来在中国社交媒体引起热议,周五郑州市纪委监委表示,已经启动了调查问责程序,对发现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的乱作为,将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在疫情背景下,对于中国各地居民来说,健康码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另一张身份证,只要健康码变成红色,通常就意味着相关人员感染新冠病毒或者是密切接触者,出行自由就要受到限制。而河南一些村镇银行储户红码“从天而降”的遭遇,则引发了一场讨论:原本用于防疫的大数据是否遭到滥用,甚至成为“维稳”的工具?

在6月12日前后赴河南郑州并且健康码突然变红的外地人员,身份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河南村镇银行的储户。

从4月份开始,一些村镇银行的储户发现无法使用网上银行服务,他们多次尝试向监管机构提出投诉,要求去除自己的存款,但是始终未能获得答复。据财新网报道,涉及网上银行系统被关闭的有四家河南村镇银行、两家安徽村镇银行,线上储户共约41.3万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外地储户。

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3月警方发布了对原许昌农商行副行长孙振甫的悬赏通缉令,此人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目前在逃。而许昌农商行旗下有几家村镇银行的网上银行业务就在通缉令发出的一个月后暂停服务,这更加引发了储户的恐慌。在线下取款也遭遇困难之后,不少储户便走上维权之路。

然而一些储户到了郑州之后,便发现自己的健康码无端变红。还有储户讲述道,当地有关防疫人员还告诉他们,只要决定离开郑州返程,健康码就可以重新转成绿色。有网络分析文章指出,这波“谜之操作”的言下之意大概是:只要你来取钱,我就给你“红码”;只要你肯回去,就算是红码也可以畅通无阻。

一系列“天降红码”的事件曝光之后,引发了网民的关注。不少人疾呼健康码不是“权力码”,并要求国家卫健委调查此事,严惩主要责任人。按照河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说法,赋码转码的流程极为严格,权限在省大数据管理部门,在没有暴发疫情,没有中高风险地区的情况下,省平台基本不会允许大规模赋码。而在这次“天降红码”事件中,背后操作方究竟是谁,目前尚不清楚。

在《人民日报》官方账号发布的有关“郑州市纪委监委启动对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程序”的微博下面,有不少网民发表了评论。点赞数量最高的热门评论来自网友“遭到网爆的峨眉山猴子”:“做假核酸证明都属犯法,这个精准定点定人赋假红码不能全赖“人工”智能吧。”

另一位“HELLONATH”表示:“我想说这个问题真的很严重,疫情以来大家都很难,尽管有很多抱怨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愿意遵守防疫规则,弹窗了红码黄码了就居家隔离不再出户,为的只是配合防疫政策,可是现在红码事件告诉我们这个本该只和疫情相关的健康码居然能被其他人或机构随意篡改,变为限制人民群众正常取钱的工具!”

也有很多网友提醒,违规赋红码问题背后的储户无法取款问题更应该得到关注。一位名为“还我存款”的网友写道:“能不能帮40万储户把400亿存款取不出来得问题也查一查?”另一位“大guo民众”则调侃道:“以前欠银行的被拉黑名单,不能坐高铁!现在河南银行欠你的被赋予红码,寸步难行。”

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周五也发表微博长文指出,中国针对基层的维稳标准应适当放松,不应只要有几个人在某地举举牌子,喊两声口号,就认定那里“出事了”,就要对当地领导追责。胡锡进认为,这会使得地方干部将“不出事”视为第一要务,不管用什么办法,先“维稳”了再说。而郑州发生的针对特定人群的健康码动手脚,就属于滥用公权的做法。

胡锡进强调,“维稳的思维如果极化,不符合社会治理的基本规律。”他还建议,应当“在依法治国的方向上不断形成更大的包容性和弹性”,多一些宽松、从容,减少不必要的“维稳焦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