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当着普京的面,托卡耶夫这话很不寻常 /

当着普京的面,托卡耶夫这话很不寻常

资料图

形势很微妙,当着普京的面,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的一番话很不同寻常。

这番话,主要发生在圣彼得堡论坛的问答环节。

今日俄罗斯负责人玛格丽塔 · 西蒙扬提问:哈萨克斯坦对乌克兰进程的立场是什么?

托卡耶夫似乎也有备而来,侃侃而谈:

恕我直言,围绕这个问题有各种议论。我们的社会是开放的,是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因此允许表达不同的意见。不过,我想指出以下的点:当前的国际秩序的基础是《联合国宪章》。但是,联合国的两大原则,实际上是相互矛盾的,即国家领土完整与民族自决权。这些原则是矛盾的,有不同的解释。

将矛头对准了联合国,然后,他接着分析:一部分人认为国家的完整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任何一个国家结构内的某一部分人民有权建立自己的国家,有权从一个国家中分裂出去," 联合国的创始人当年似乎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要么就是故意作为妥协,写入了宪章。"

托卡耶夫接着说,如果放任这种民族自决权,那么联合国将不再是 193 个国家,而是会出现 500~600 个国家。

" 当然,这将导致混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承认台湾、科索沃、南奥塞梯、阿布哈兹。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被认为是准国家实体的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这就是我对你开放式问题的开放答案。"

虽然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关系密切,托卡耶夫亲自出席圣彼得堡论坛,就是一个重要姿态,但托卡耶夫的意思应该也是很明确的:

1,《联合国宪章》两大原则,国家领土完整和民族自决权,是相互矛盾的;

2,当初联合国的创立者,为了妥协,将两者塞到了一起,留下了重大隐患;

3,如果按照民族自决权,那全世界将出现 500-600 个国家,肯定乱套;

4,因此,哈萨克斯坦不承认科索沃、南奥塞梯、阿布哈兹,也不会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

当然,必须要指出的是,托卡耶夫第一个提到的就是台湾,虽然他的态度很明确,不会承认台湾,但这里拿台湾来对比是不对的。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主要人口也是汉族,不存在民族自决权的问题,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问题,与后面几个实体完全不一样。

但哈萨克斯坦的担忧,也显而易见。

这种担忧,一是对西方在民族自决权上的滥用,二则对俄罗斯效仿西方做法的焦虑。

虽然是现场问答,虽然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但托卡耶夫的回答,还是很有艺术性的。

第一个提到了台湾,紧接着就是科索沃。

科索沃的问题,西方是始作俑者。正是当年西方支持科索沃的所谓民族自决,引发了南联盟战争,在西方的狂轰滥炸之下,南联盟被迫屈服并随后解体,科索沃事实上独立,美英法德等西方国家纷纷承认,但俄罗斯、中国、塞尔维亚等很多国家拒绝承认。

然后,他才提到南奥塞梯、阿布哈兹,这与俄罗斯有关。这两个地区,都被认为是格鲁吉亚的一部分,但在冲突之后,两个地区宣布独立,并得到了俄罗斯的承认。但在托卡耶夫眼里,这也属于对民族自决权的滥用。

这个排序很有讲究,大家可以体会托卡耶夫排序中的深意。

最后,托卡耶夫得出结论:哈萨克斯坦不会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

在今年年初的动荡中,托卡耶夫遭遇重大挑战,但他很快凭借强硬手腕稳住了局势,哈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彻底隐退。在托卡耶夫的邀请下,俄罗斯打头的集安组织,当时还向哈萨克斯坦派出了军队维护治安。

俄哈关系很密切,但也不是没有龃龉。

在圣彼得堡论坛演讲中,托卡耶夫还说了这样一段话:

虽然可能不是很合适,但我还是想通过这个机会,向一些俄罗斯人士发表的有关哈萨克斯坦的完全不符合逻辑的、不符合事实的言论表示抗议。一些媒体人,其中甚至包括了文化界的名人 …… 今天,我要感谢克里姆林宫的最高领导人弗拉基米尔 · 普京,他完整的表达了他对其他国家特别是我的国家哈萨克斯坦的立场。事实上,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需要借助许多言谈技巧来夸大的问题。

什么不合逻辑、不合事实的话呢?

就在今年 4 月,一名俄罗斯电视台主持人声称,哈萨克斯坦如果不果断站在俄罗斯一边的话,就会面临和乌克兰同样的命运。这引发了哈萨克斯坦的强烈不满,哈外交部宣布此人为不受欢迎的人。

在演讲中,托卡耶夫就说,这些言论最终只会损害两国人民,以及俄罗斯联邦本身的利益," 这些言论对我而言是莫名其妙的。前面所提到的这些人士,以某种奇怪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哈萨克斯坦领导人的决定或哈萨克斯坦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看法。"

表达了对俄罗斯某些人的不满,但又巧妙地表扬了一下普京,确实也是话里有话、柔中带刚。

普京怎么反应?

我没看到视频,但以普京的风格,估计是半躺并笑意盈盈听着。但看克里姆林宫网站,他随后与托卡耶夫有过这样一番交流。

普京:

非常感谢你来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强调我们的特殊关系,当然,还有机会与你就重大问题交换意见,当然主要是经济问题。

今年我们将迎来建交 30 周年。我们会庆祝这一点。总的来说,我们的政府正在非常紧张地工作。时代很艰难,他们正在为每一个出现的问题寻找解决方案。我们现在将有机会在会谈期间和非正式晚宴上讨论这个问题。

托卡耶夫:

我很高兴接受你的邀请来参加这个享有盛誉的论坛,我饶有兴趣地听了你的演讲,我认为全世界都会对它产生很好的反应。至于双边合作,不必担心。一切都很顺利。

今年确实很特别,我们建交 30 周年。换句话说,我们完全有理由谈论我们在发展双边合作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功,我认为我们将继续发展这种积极势头。是的,确实有一些问题需要澄清。我们可以在接下来的双边会议或晚宴上讨论它们。

总体很友好,但话里的信息量,其实还是挺大的。

最后,怎么看?

还是粗浅三点吧。

第一,托卡耶夫确实不简单。

一个明显挖坑的问题,他没有回避,回答得相当直接了当。而且当着普京的面,明确表示不会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这还是需要一点勇气和智慧的。作为一个中亚重要国家的领导人,托卡耶夫年初的平息动乱,以及这次直率表态,确实让人刮目相看,也很有个性。估计,普京回头会找他好好交心谈谈。

第二,俄哈关系的复杂性。

同为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俄哈关系总体良好。在今年联大两次羞辱俄罗斯的表决中,谴责俄罗斯入侵,哈萨克斯坦等多个中亚国家投了弃权票(白俄罗斯就是反对票),但驱逐俄罗斯出人权理事会,哈就是反对票。但哈境内也有大量俄罗斯族人口,一些俄罗斯人的大国沙文主义,也让哈萨克斯坦心生警惕,这应该也是托卡耶夫直言不讳的重要原因。

第三,国际社会确实要反省双标。

但托卡耶夫提出的问题,我总觉得,确实也代表了很多国家的强烈不满,国际社会也确实需要深刻反省。西方不得为了一己私利,鼓吹民族自决权,肢解其他国家;当俄罗斯采取行动时,却又强调国家主权完整。这种双标,开启了潘多拉盒子,导致的是国际社会的混乱,也为新的危机埋下的伏笔。

想一想,如果这个世界真有 500-600 个国家,那将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