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刚果泥炭地:面临威胁的“人类之肺” /

刚果泥炭地:面临威胁的“人类之肺”

图像来源,DANIEL BELTRá/GREENPEACE AFRICA

非洲中部发现的一大片碳含量丰富的泥炭地,正在面临着不受控开发的威胁——对未来气候变化造成重大的风险。BBC驻非洲记者安德鲁·哈丁(Andrew Harding)实地报道。

开车10个小时,再坐独木舟在河上漂10个小时,再带着砍刀走三个小时穿过厚厚的灌木丛,然后再在闷热的森林沼泽中跋涉两个小时,这时的科学家们才终于可以开始工作。

他们拨走身上的泥和蚊子,搭起一个长长的、好像金属开瓶器一样的装置,然后将它插进一块深色积水的土地上。

“再推一下,”带队的英国科学家格蕾塔·达基(Greta Dargie)一边说,一边和两个刚果同僚一起拧着这根竿,将它更深地扎进地里,然后再拉出来一块约半米的圆柱形闪着光的黑色泥炭。

“真是不赖,”刚果-布拉柴维尔玛丽恩·恩古阿比大学(Marien N'Gouabi University)的博士生约德利·马托科(Jodrhy Matoko)说。

过去十年,这个合作无间的团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刚果河边上的偏远沼泽地扎营多个月,一边随时防备着鳄鱼、蛇和低地大猩猩,一边实地考绘一片碳含量丰富的泥炭地的轮廓。他们相信,这片地可能比整个英格兰还要大很多。

“我们真的希望能够填补地图上的这块空缺。这是艰难的工作,但它绝对是一场冒险。现在这件事我已经做了10年了,所以我必须是爱它的,”达基博士说。她是来自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一个性格沉静而坚定的泥炭地专家。

马托科则更加外向奔放:“我是个森林发烧友。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放松的地方,这里没有压力。”

这块泥炭将会送到英国一所大学进行研究

这些科学家用一个全球定位系统(GPS)监察器确定地图上的每一点,给泥炭块拍摄照片,然后将它们用塑胶封存,然后寄送到利兹大学作进一步分析。

“在气候变化的语境下,泥炭地的重要性是如此大。我们有非常大量的碳储存在这里——大约有300亿吨。而如果它被释放到大气中,就会加速全球变化,”前来拜访这个团队的刚果-布拉柴维尔顶尖泥炭地专家萨斯本斯·伊福(Suspense Ifo)说。

“那相当于美国化石燃料20年的排放量。我想这些生态系统在国际层面上并没有得到它们应有的评估。(刚果-布拉柴维尔政府)需要国际社会在财政上支持他们,才能确保这些活泥炭地继续受到保护,”达基说。

刚果的雨林有超过1万个动物物种和600个树木物种。

泥炭地所储藏的碳比已发现的大型树林要多得多。不过,泥炭地是经过数千年才形成,但是只要任由它干涸,几个星期就可以毁掉。

主要的威胁来自更长的旱季,这与气候变化相关,还有人为因素,比如不可持续的农业操作——这是一大挑战,因为刚果-布拉柴维尔及其邻国希望发展经济,应对增长的人口。

较近期的担忧是,一些重大的油藏过去是可能性,现在被确认并进行开采了,它们离泥炭地很近。

刚果-布拉柴维尔政府已经开始将土地分割成小块分配出去,寻找潜在的投资者,哪怕对于油藏储备的规模和质量仍有一些不确定性。

“你不能要求我们将自然资源掩埋着。如果我们需要开发,我们就会开发,以一种可持续的、遵照环境法规的方式,”刚果-布拉柴维尔的环境部长阿莱特·苏丹·诺诺特(Arlette Soudan-Nonault)说。她驳回有关腐败和管理不当的方法。

“你不能一直说:‘这些非洲人——他们乱用资金。’现在是时候让我们明白,保护(这些泥炭地)是我们的共同利益,因为如果(西方)不帮助支持我们的保育工作,我们就会被迫使用我们自己的自然资源,因为我们单是活着也需要钱,”她说。

刚果河是仅次于尼罗河的非洲第二长河

在河对岸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开采泥炭地下资源的行动已经开始进行。

该国的碳氢资源部长迪迪埃·布迪姆布(Didier Budimb)最近宣布将进行用于开发石油生产的土地拍卖。科学家称,部分划定的土地与泥炭地有重迭。

在最近一场内阁会议上,布迪姆布向同僚表示,“本国石油产量必须跳出一天2.5万桶的节制区。”

该国碳氢资源部在其推特(Twitter)上表示定于7月28和29日在民主刚果首都金沙萨进行拍卖,并标签了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Total),但是该公司和该部委均没有回应BBC的置评请求。

“如果这些计划不被阻止,就会有灾难性的后果,”绿色和平非洲办公室(Greenpeace Africa)的艾琳·瓦比瓦·贝托科(Irene Wabiwa Betoko)说。

“因此,民主刚果政府和捐献者要付诸努力,阻止油田开发和开始讨论可再生能源,这是非常重要的。”

回到刚果河的这一边,乔丹·艾伦加(Jordan Elenga)划着他那条摇摆不定的小独木舟穿过一片满布棕榈树的沼泽。

“轻一点,轻一点,”他说。

他攀上其中一棵树的底部,用砍刀在边上砍出一个很深的洞,再用树皮将一个塑胶容器绑住,承接流出来的棕榈酒,然后再到下一棵树。

乔丹·艾伦加以采棕榈酒为生

“采酒是我的主要收入来源。我就靠这个养妻活儿的,”艾伦加说。

看着他,萨斯本斯·伊福教授发出一声长叹。

“这会杀死那些树,对泥炭地生态系统是一个严重威胁。长期来说,这会毁掉它。”

“这里的问题与人口增长有关,而如果贫困得不到解决,那么所有人都会进入这个生态系统来捞钱,”这位教授说。他解释说,当那些树死掉,就会令脆弱的泥炭地暴露在有害的阳光底下。

在刚果河一个宽阔的支流边上,一个下游小镇恩托库(Ntokou),当地管理人员阿尔方塞·埃萨贝(Alphonse Essabe)坐在建成一半的政府办公楼里,他承认关于泥炭地,是存在“公共信息真空”的。

“我们这里是靠渔业和捕猎为生,但是如果我们要和泥炭地和谐共存,那么那些大国,那些世界的大污染国,就需要提供资金帮助我们,”他说。

但是,尽管有一系列关于保护刚果盆地泥炭地的国际协议,这个地区却有越来越多的不满,像苏丹-诺诺特这样的部长,指控西方伪善。

“没有刚果盆地,世界其他地方根本就不能呼吸。我们非洲人给整个地球贡献了一个生态系统。这样的贡献有代价,是合理的。”

刚果河有非洲最大的通航水路网络

“现在,亚马逊雨林因为森林砍伐,已经失去它作为世界气候调节器的功能……刚果盆地担当了人类之肺,也是人类之肾,”她说。她指的是泥炭地还持续地从大气中吸引二氧化碳。

“国际社会所作的所有承诺都到哪里去了?你不能告诉我们说:‘你勒紧裤头吧,这样发达世界才能呼吸。’与此同时,你越来越有钱,而我们却在捱饿。”

“我们不可能无止境地压制自己,”苏丹-诺诺特说。她暗示,刚果-布拉柴维尔会转而向中国求助,“我们会接受最好的方案”,来获得支持。

因为其离岸油田利润而尝到甜头的刚果-布拉柴维尔当局,被列为世界上最腐败的政府之一,对于外界指的它试图勒索西方出资,支持泥炭地项目的指责,也不屑一顾。

“我们不要这样说话吧。我们准备好了,我们有投资计划。没有理由说我们不能得到这些资金,”苏丹-诺诺特说。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