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什么戴笠曾孙女?起底“关税魔女”身份 /

什么戴笠曾孙女?起底“关税魔女”身份

凤凰网原创 移民二代,曾在中山大学教书,戴琪如何看待自己的华裔身份?“站在反华一线”和“为亚裔群体发声”,两张特质如何在她身上汇集?《凤凰大参考》解密这位中美关系中的焦点人物。

来源丨《凤凰网》综合自NBC News, Axio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综合 | 刘欣然

6月15日,一直反对降低对华关税的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采访中回应了自己的华裔身份,称自己的背景让她在谈判中更能专注于问题本身、“过滤掉噪音”。自2007年加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21年出任美国贸易代表以来,这位华裔高官随着中美关系的紧张站在了聚光灯下。如今,降关税的靴子仍未落地,作为背后推手的戴琪,究竟如何看待自己的华裔身份?“站在反华一线”和“为亚裔群体发声”,这在她身上是否矛盾?她的成长过程经历了什么?《凤凰大参考》综合外媒报道,解密这位中美关系中的焦点人物。

▎上任以来,戴琪积极地对抗中国,声称在传统的贸易手段之外,美国应该寻找新的工具在中美关系中捍卫利益。图/Nikkei Asia

01、“身为华裔,更能过滤掉谈判里的噪音”

作为少见的华裔官员,戴琪的身份在中美两国都颇受关注,但她所选择的立场却往往与中国人的期待背道而驰。戴琪屡屡指责中国“未能履行贸易承诺”,在各种发言中,她视中国为贸易对手的态度都显而易见。据《华尔街日报》披露,近期白宫在讨论是否要减免对华关税时,也正是戴琪在唱反调,与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陷入争论。

报道称,特朗普政府给继任者留下了对中国商品多征收3700多亿美元关税的政治“遗产”,苦恼于高通货膨胀率的拜登政府正在考虑是否要取消这笔关税,财务部长耶伦乃至拜登本人,都站在支持取消的一侧。而最具有代表性的反对者便是戴琪,她坚持认为取消关税是个更长远的战略问题,美国不能轻易放弃这一对抗中国的武器。不过,戴琪本人拒绝回应有关内部冲突的媒体报道(rebuffed reports of internal strife)。

Axios的访谈则把戴琪身份的特殊性再次带到公众面前。戴琪在回应她华裔身份的时候表示,这个背景让她更能够在谈判中“过滤掉噪音”,“当你在考虑政策与实质问题的时候,你就能专注于问题本身到底是什么。问题不是中国人,也不是亚洲人。”

▎2020年,戴琪被拜登提名为美国贸易代表,经国会投票通过后正式就任,成为担任该职位的首位亚裔美国人与非白人女性

戴琪身为华裔,同时要“对抗中国”。具体而言,这是第一次有亚裔女性担任美国贸易代表,而中国,正是美国在贸易领域的最大对手。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对亚裔的仇恨情绪正在上升。戴琪自己也承认,她的工作意味着要处理各种国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而中美关系是当中最紧张的一对。

华裔的身份,对她究竟意味着什么?

02、二代移民,曾在中山大学任职

NBC的报道详细地介绍了戴琪的生平,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戴琪现年48岁,是美国二代移民。她的父母在中国大陆出生,在中国台湾地区长大,后来到美国读研究生,移民美国。戴琪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她两岁时,父亲在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找到了工作,后来母亲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任职。

回忆起来,戴琪说母亲是个“虎妈”,父亲才是家庭里负责养育的那个角色,“但父亲也非常有竞争精神,总是指导我‘去赢得胜利’。他不是说‘去争取吧,尽你所能,这样就不会有遗憾了’,而是说‘去争取,然后赢’。我感到这和我身为美国贸易代表的职责很像,父亲的精神每天都在激励我。”

▎戴琪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过父母的老照片,表示“是肯尼迪政府的移民政策为他们打开了前往美国读研究生的道路。”中文互联网上曾经流传过“戴琪是国民政府军统首脑戴笠的曾孙女”这一谣言,不过据考证二人并无关系

出生于高知家庭,戴琪的求学道路一直顺风顺水。从美国著名的西德威尔友谊中学毕业后,戴琪在耶鲁大学修读历史学。1996年至1998年,通过耶鲁的项目,她在中山大学教了两年英语,而这段时期恰恰也是香港回归、广东地区引领改革开放的时期。“我在家说一种语言、用一种餐具,在学校说另外一种语言、用另外一种餐具”,这段经历也让她更加熟悉中国文化。

▎戴琪曾就读的西德威尔友谊中学是美国著名的私立学校,克林顿、奥巴马等多位美国总统的子女也就读于此

后来,戴琪回到美国,在哈佛大学进修法律。“我对历史的兴趣,在亚洲、在中国南部、在中国香港的所见所闻是我人生最有趣的经历,我想把这些结合起来,再把我的人生经验应用到法律实践的领域。”对戴琪来说,达成这个目标的方式就是成为一个贸易律师。

2007年,戴琪加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她将之形容为“有点像我的梦想成真。”

▎6 月 1 1 日,戴琪与印太经济框架( IPEF)成员国在巴黎举行了非正式会议。分析指出,IPEF是拜登政府拉帮结派、试图挤压中国的又一举措

03、“我的工作就是代表美国”

“成年以后我回忆起来,发现我的成长经历其实和身边的同学们不一样。我是个在双文化背景里长大的孩子。”

对于自己的亚裔身份,戴琪表现出充分的认同,“我是个普通公民,也是亚裔的一份子”。随着近两年美国社会针对亚裔的仇恨高涨,戴琪多次发声赞扬拜登政府的反歧视措施,“恐惧和焦虑是真实的,偏见、仇恨和敌意同样如此。……这是个非常艰难的时期,对我们的族群来说还是个不公平的时期。”在不断加剧的歧视与偏见面前,戴琪表示,她一直在被自己族群的坚韧所激励。

▎在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和太平洋岛民传统月的纪念活动上,戴琪和美国总统、副总统一起发表讲话,指出就在她宣誓就职的前两天,就有6名亚洲女性在枪击案中遇害。图/Reuters

不过,戴琪对自己身份的认同,在一些人看来更像是在考量“这个身份能为代表美国带来什么好处”。在NBC采访的最后,戴琪说,“我的工作就是代表美国走向世界,并且谋求胜利。”她习惯了外界的关注,反过来把华裔身份视作自己的优势,因为这样便可以“刨去杂念、关注问题本身”,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因为我是华裔,我才能更专注于对抗中国、维护美国的利益。”

这多少也透露出这样一层意思:在戴琪的价值排序里,“美国人”的身份是置于“华裔”的标签之前的,从她的身份出发,凡事是以美国的利益为先。戴琪称自己一直试图推动对华政策的改变、为中美贸易翻开新的一页,“美国不能再一味鼓励、哄劝、要求中国进行经济改革了,我们应该积极开发其他的工具,来捍卫我们的利益。”

时下,拜登政府内部关于是否要重新配置对华关税的争论仍在进行,高通货膨胀率的苦果也正在困扰美国人民。正如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所言,在全球高通胀形势下,从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出发,取消全部对华加征关税有利于中美两国,有利于整个世界。美国政府能否做出符合两国人民利益的正确选择,正考验着戴琪。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