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

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有些事情,退无可退

有些偶发,可以试图去理解。

有些侵犯,可以远远地逃避。

但有些事情,再退已是深渊

河南红码,就是这样“退无可退”的事件

至今为止,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它的可怕。

这是核弹级别的权力滥用,也是对个人权利无底线侵犯

无视公安机关,直接绕开司法系统,将正常人监禁

没有执法,胜似执法。没有暴力,超越暴力。没有黑恶,凌驾恶黑。

无须程序正义,切割法律流程。

这可不是一个红码,这是郑州送给受害者的一座监狱

如果此事不澄清,郑州没问责,那它带来的后果,则是历史级别的恶劣。

后果是什么?你能想象吗?你不能想象

1

不是“大数据出错”,

反而是“大数据太正确”

事情起因是河南多家村镇银行线上储户无法取款、转账

为了拿回原属于自己的财产,储户们决定进行维权。

但就在河南郑州线下取款时,这些储户健康码从绿码变成了“红码”。

而在事情冲上热搜后,郑州12345给出的回复是:大数据出了问题

什么样的“大数据问题”,能够如此精准地让储户绿码“变红”?

什么样的“大数据问题”,能够如此巧合地让维权者无法维权?

相反,这不是大数据出了问题,反而证明了这大数据太精准

如果不是大数据这么好用,怎么可能针对这些用户?

2

如果没有给出答案,

那就是“合谋”

从6月12日红码事件开始,至今已经接近十天。

唐山黑恶事件,今天都出了部分结果。

这一个星期里,除了互相推托,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回应

郑州的各个部门,乱七八糟的说法不一:

从“未接到赋红码通知”,到“大数据出问题”。

从“接到投诉正调查核实”,到“我们只是数据的搬运工”。

从“是否因信息库出现问题还在核实”,到“已转省卫健委自查”。

一系列操作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

是谁利用权力赋储户红码,是谁在进行赋红码的操作?

谁是数据源头,谁拥有改数据的权力

谁制定的赋码规则,谁在进行赋码改码

什么答案都没有,那么,理所当然就只能怀疑是“合谋”。

3

这次的“背锅侠”,不是很好找

每当发生重大公共事件总会出现各种“背锅侠”

从事情发生至今近十天,关于谁为“赋红码”负责讳莫如深。

从郑州12345到大数据管理局。

从大数据管理局再转回郑州12345。

接着,球传回到了卫健委脚下,河南纪委监委要求卫健委“自查”。

马上,郑州又启动了对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程序。

反反复复,皮球传来传去,就是没有射门动作,就是没有一个调查结果

Loaded:100.00%

Picture-in-PicturePlay

Current Time0:00

/

Duration0:38

Fullscreen

Mute

自动播放

后台操作程序自然有记录,真的有那么困难?

那就只能接受上一条的逻辑,这是权力与金融的合作

这次的操作是高级别的合作,想要找“背锅侠”有点难。

4

河南科技创新一等奖,

这“红码玩得溜”

人民网谈到此次郑州踩了三条红线:

1、扭曲了健康码的设计初衷。健康码是用来防疫的,不能用作他用,所谓“一码归一码,岂可乱加码?”

2、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公民让渡隐私权,配合防疫,是期待早日取得抗疫胜利,而乱赋红码,必然破坏抗疫大局。

3、背弃了法治精神。法治时代,不可自行其是,必须葆有法治意识,守住清晰边界,视法律法规为无物,任意妄为,后果不堪设想。

后面有人嘲讽,虽然法律上犯了错,但在技术应用上挺有想象力,点赞河南科技创新一等奖

另有一个评论:这可是河南在首次全国性、高效率、高精准地收集、掌握个人信息后,在非常时期一举突破诸多制度和规范的“非常之举”,是数字时代社会治理的第一次“伟大创造”

5

普通人难以感知,

因为它没有唐山3D画面感

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很多人还在用一种开玩笑的方式讨论这件事。

因为河南红码事件与唐山事件相比,没有三维画面感

唐山打人事件通过录像可以清楚地看到行凶者的暴力行径,以及直接造成的后果。

整起事件对于人的冲击力非常强,每一帧画面都会激起人们对于恶的愤怒

而河南红码事件体现在二维世界,表面上没有那么粗暴。

但这后面的操作,却是极其可怕的阴谋。

如果说唐山只是流氓的打打杀杀,后者却是权谋者的运筹帷幄

6

红码是“面的打击”,

不是“点的猎杀”

相比于唐山打人事件,河南红码值得更多更大的关注。

因为它所呈现出来的恶,是一个“面”,而不是一个“点”

它影响的是一个“面”,而不是随机几个“点”。

只需后台操作,写下一个脚本。

短短十秒钟不到,就可以自动将这些储户软禁

相比于唐山那几个流氓的粗鲁与狂暴,这样的操作是多么的高明而优雅。

7

郑州神操作,

未来会不会“民分四等”

元朝采用“民分四等”的政策:

一等蒙古人,二等色目人,三等汉人,四等南人

第一等:蒙古人。

第二等:色目人(主要指西域人,是最早被蒙古征服的,如钦察、唐兀、畏兀儿、回回等。)

第三等:汉人(指较晚被蒙古征服的、四川、云南大理人,东北的高丽人。)

第四等:南人(最后被蒙古征服的原南宋境内各族,淮河以南不含四川地区的人民。)

大数据时代操作起来更简单,我们会不会被分为:

1、绿码人正常人,可以参与社会活动);

2、黄码人(你有犯罪倾向,必须努力为社会服务减轻该指数);

3、红码人(你已经被定格为罪犯,自己赶紧交钱赎罪);

4、黑码人(你是这个社会的BUG,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这不是纯粹想象,如果这起事件没有被及时纠正和追责,这样的“小病”最终会变成“重疾”

郑州的红码就是电子镣铐,也是给奴隶打下的铬印

8

若权力无边界,

则权利无意义

随意赋红码的操作,不是“权力任性”,而是“权力犯罪”

健康码基于疫情防控所需,不能失常,更不准越界

否则,损害的不仅是防疫大局,更是权力的公信力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接受财新采访表示,有关做法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第六十六条、《个人信息保护法》第三十四条,相关公职人员涉嫌涉及《刑法》中的滥用职权罪。

实际上除了一众媒体,越来越多的法律界人士质疑河南省上述做法已涉嫌严重违法,并公开呼吁立即纠正错误。

若权力无边界,则权利无意义

9

谁是小丑?

谁在违法?

疫情防控,绝大多数人都在积极配合。

让渡自身权利和自由,保障抗疫工作的正常运转。

红码事件,一方面让人想起地方不合理的防疫和“层层加码”的行为,但另一边郑州却又公然违法,通过修改健康码进行造假,对防疫工作进行破坏

当要我们戴好口罩时,我们做了。

当要我们做好核酸时,我们做了。

当要我们居家隔离时,我们做了。

当要我们不要出城时,我们做了。

而当人们要进行维权时,绿码立即就成了红码。

这一瞬间,让每个人都像极了一个小丑。

可到底谁是小丑呢?真是悲哀

10

今天可以人为赋红码,

明天就可以人为制造疫情

这件事情最让人害怕的地方,不仅仅是随意篡改信息,利用健康码限制人身自由。

更可怕的是,红码事件的掌权者对不受约束权力的上瘾

现在是为了让储户不要维权,可以随意赋予红码。

那么,未来是不是就可以为了另一件事情,人为制造疫情

因为疫情让某些人尝到了权力的滋味,那么疫情结束后,这群人会不会为了重新拾回这些权力,人为制造疫情?

11

转移重点,

最终又成赞歌

目前关于赋红码的最新消息,重点已经开始转移。

从追究赋红码责任,现在变成了追查银行责任人。

把注意力引到利用村镇银行犯罪这一案子上,对红码闭口不谈

似乎只要查处了这个案子,“赋红码”一事就可以这么过去了。

可以想到后面的发展情节了:

村镇银行涉嫌严重违法犯罪,警方抓捕一大批嫌疑人。

虽然储户的钱无法追回,但坏人终究落网,大快人心!

有人就此大书特书: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12

打开的不是红码,

打开的是潘多拉魔盒

这件事情,不只是简简单单地把绿码改成红码。

它开了一个非常坏的头,直接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权力之恶一旦被释放,就很难被限制。

健康码的本质,是公民让渡一部分数据和隐私,保障社会正常运行。

而在郑州,健康码变成了“限制人身自由”的工具。

随意赋予红码,相当于可以肆意给人套上“电子镣铐”

被赋予红码者,只能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活动。

这仅仅是一个红码吗?

不,那是一座监狱

追踪红码之恶,

否则人人都是囚徒

我知道,互联网让人变得健忘。

远有故宫奔驰女,近有东航事故人教版教科书插画深圳宾利夫人……

这一切轰轰烈烈,但无人再去追寻答案。

网似春潮初有劲,事如春梦了无痕

一个新热点出现,很多人马上欢呼着扑上去撕扯。

七秒记忆,的确是真实写照,有时候,真的和一条咸鱼没什么两样。

我们不能阻挡碎片化的忘却,时代就是如此。

但有一些是底线,坚决不能遗忘。

因为只要遗忘,你将失去最后一点权益。

因为只要后退,你将最终坠入深渊。

事情从维权开始,发展到现在,性质已经完全不同。

原本是400亿的资金问题,现在变成了14亿人的权利问题

是谁赋红码,一定要长期追踪让郑州给出答案。

否则正中对方心意,红码的权限将无边无际。

如果忘却,那么人人都将成为红码监狱里的囚徒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6-22 13:52
    您已点过赞
    最初今上力推动态清零加码,应该就是为了后期的统治,以善的名义试探大部分人的底限,普及后后期有利于操控人民,在这个神奇而人口众多的国度,每一次大树倒下,砸着的都是一小部分人,然后集中管控这一部分人,其它人照样吃吃喝喝睡睡。
  • @ 06-23 08:46
    您已点过赞
    这是一次小范围的实验,将来会推广到全国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