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马德里峰会5大关注焦点 讨论中国议题 /

马德里峰会5大关注焦点:将首次讨论中国议题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6月22日参加了由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举办的针对下周北约马德里峰会的吹风会活动。他强调,面对新的安全现实,北约将继续进行调整。斯托尔滕贝格说:“在马德里的峰会上,我们将作出决定,强化我们的联盟,并在这个更危险的世界中保持其灵活性。”

斯托尔滕贝格在会上表示:“我真的期望在马德里举行的这次峰会将是一次变革性的峰会。因为我们正处于我们安全的一个关键时刻。普京总统对乌克兰的战争是我们面临的最紧迫的威胁。它已经打破了欧洲的和平。同时,我们决不能忘记我们的安全所面临的所有其他挑战。民主和专制主义之间的竞争正在上升。莫斯科和北京正在公开争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恐怖主义和核扩散持续存在。网络攻击和气候破坏正在上升。所有这些都影响着我们的安全。”

斯托尔滕贝格说:“面对这一新的安全现实,北约继续进行调整。在马德里的峰会上,我们将作出决定,加强我们的联盟,并在这个更危险的世界中保持其灵活性。让我强调五个方面。第一,加强我们的防卫。我们将做得更多,以确保我们能够保卫盟国的每一寸领土。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威胁下。我们将调整北约的部队结构。我们还将有更多的北约前沿部署的战斗编队,以加强东部地区的战斗群,直至旅级。还有更多预先部署的装备和武器储备。而且自冷战以来,我们将首次有预先分配的部队来保卫特定的盟国。这样,如果需要,我们可以更快地增援。所有这些都建立在我们自2014年俄罗斯非法吞并克里米亚以来已经做的大量调整的基础上。”

斯托尔滕贝格说:“第二,我们将为北约商定一个新的‘战略概念’(报告)。在一个彻底改变的安全环境中指导北约。我预计,2022年的概念将提到俄罗斯是对我们安全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威胁。它将解决很多其他的挑战,这些挑战在目前的‘战略概念’(报告)中几乎没有被提及。包括气候变化、网络、混合和空间。而且,我们将首次讨论中国以及其对我们的利益、安全和价值观构成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我欢迎我们的亚太伙伴——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韩国的领导人将首次参加我们的峰会。”

斯托尔滕贝格说:“这使我想到第三点——北约的伙伴关系。我们将加强我们对乌克兰和其他面临风险的伙伴的支持。我很高兴泽连斯基总统将在我们的峰会上发言。乌克兰正处于危急状况,迫切需要加强我们的支持。在这次峰会上,我们将商定一个新的对乌克兰的全面援助方案。它由具体项目组成。要在短期内提供援助。包括提供反无人机设备、安全通信和燃料。但重要的是,我们也将着眼于更长远的发展,包括通过协助乌克兰从苏联时代的军事装备过渡到现代的北约装备。促进互操作性。所有这些都建立在北约和北约盟国自2014年以来向乌克兰提供的重要支持之上。以及除了财政、人道主义和军事援助之外,还培训和装备乌克兰部队。”

斯托尔滕贝格说:“我们还将继续为其他容易受到俄罗斯威胁和干涉的伙伴做更多的工作。包括格鲁吉亚,以及波黑。通过加强对这些伙伴的更多政治和实际支持。以帮助加强他们的复原力。防止任何未来的侵略。盟国坚定不移地支持每个国家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这也是芬兰和瑞典的权利。而这是我的第四点。他们申请加入北约的决定是历史性的。我们现在正在为芬兰和瑞典加入过程中的下一个步骤积极努力,并解决土耳其的安全关切,包括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我的目标是找到一条共同的前进道路,以便这两个国家能够尽快加入我们的联盟。这将使他们更安全,北约组织更强大,以及欧洲-大西洋地区更加安全。”

斯托尔滕贝格说:“第五点也是最后一点是分担负担。在马德里,我们将重新承诺我们在2014年作出的承诺。将至少2%的GDP用于国防。更多的盟国现在达到,或超过这一目标。大多数国家有明确的计划来实现这一目标。越来越多的国家也将2%视为一个底线,而不是上限。盟国也在增加对现代能力的投资,并为北约的部署和演习作出贡献。这是一个正确的趋势。它显示了整个联盟对更大的负担分担的真正承诺。”

斯托尔滕贝格说:“我们必须继续加大投资,并一起对北约进行更多投资。我可以告诉你们,根据北约在峰会前委托进行的民意调查,近80%(78%)的盟国公民支持维持或增加国防开支。同样的民意调查表明,对北约成员资格的支持处于非常高的水平。超过70%(72%)的人支持他们的国家加入北约。因此,支持率继续上升。而这很重要。因为一个强大的北约对于维护和平、防止冲突、保护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价值观至关重要。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

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中,有记者提问称:“乌克兰驻欧盟大使琴佐夫(Vsevolod Chentsov)本周被记者问及你最近关于乌克兰的战争可能持续数年的评论。而他对记者的回应是,这些预测被引用:‘没有帮助’。他说的是:‘我们需要大量的武器,而且是现在,这应该改变局势’。你会如何回应乌克兰大使?”

斯托尔滕贝格说:“首先,我认为我的信息一直是而且仍然是,战争是不可预测的。我们非常准确地预测了入侵,而且我们分享了这一信息。但从那时起,就很难预测这场战争是如何演变的了。这是因为战争的结果是能力的组合,也是意志、勇气、承诺和士气的组合。而我们所看到的,我认为给整个世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勇敢和勇气,他们站起来反对俄罗斯的野蛮入侵的意愿,以及乌克兰政治领导人和乌克兰人民。这给整个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也表明普京总统完全低估了乌克兰抵抗的力量和他们抵抗的能力。”

斯托尔滕贝格补充说:“因此,我的信息一直是,而且仍然是,由于很难预测,我们应该谨慎地得出任何关于这场战争可能持续多久的结论。它可能持续数周、数月,但也可能持续数年。政治信息是,无论战争持续多长时间,我们都需要做好长期准备,并准备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大量支持。我想我们都希望看到这场战争尽快结束,但与此同时,乌克兰人,我完全同意他们的观点,他们当然不会投降,他们在为自己的独立为自己的主权而战,我们需要向他们提供支持,确保他们能够作为乌克兰的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取得胜利。”

记者追问:“你谈到了为(战争的)长期发展做准备。在一些北约国家的首都,我认为现在有一些越来越多的问题,即对乌克兰的支持在政治上、后勤上和财政上是否可持续。你认为北约国家能够在现有水平上保持对乌克兰的武器供应多久?”

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只要有必要,这就是我的全部信息,即我们需要做好长期的准备。我不能告诉你这场战争到底会持续多久。但我只是告诉北约各国首都的决策者们,在议会中,在公众舆论中,我们有政治和道义上的义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提供实质性的支持。只要它需要。部分原因是,当我们开始提供支持时,我们实际上承担了某种责任,你们不能在这种努力中停下来,因为他们正处于战争之中。”

斯托尔滕贝格补充说:“当然,我意识到这对北约盟国来说是有代价的,因为捐赠武器要付出代价,要付出一些政治代价,当然,你也有制裁的后果。但这些代价,首先,比乌克兰人愿意为他们的自由和独立所付出的代价要小得多。因此,我们应该愿意支付我们的那部分,而这部分要小得多。第二,如果普京得逞,对欧洲的独立民主国家使用军事力量,我们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将比我们今天为支持乌克兰而付出的代价高得多。因此,这就是我在所有这些演讲和发言中要传达的信息,那就是要做好长期的准备。战争是不可预测的,是血腥的,而且现在正变成一场消耗战。这使得我们继续提供支持变得更加重要。而且我绝对肯定,北约盟国发出的信息将是我们应该保持支持。还提供现代武器、重型武器,正如北约盟国现在长期以来所做的那样,而且北约在提供支持方面也可以发挥作用。”

斯托尔滕贝格说:“关于我们是否有持久力这个问题,我还想提醒一下,北约和北约盟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向乌克兰提供支持。我曾在这个训练营中,在战争初期被轰炸,在乌克兰西部。我曾到过,亚沃里夫(Yavoriv),我想是的,我曾在2015年到过那里。在那里我看到了北约、加拿大部队、英国、美国如何训练和装备乌克兰部队。这些部队现在对乌克兰的防御至关重要。而且,多年来,土耳其也向乌克兰提供了必要的设备。因此,是的,我们已经加强了,自入侵以来,更多的盟国现在正在帮助,但实际上,我们,北约盟国已经并应该继续为长期的准备,因为我们不能允许普京,在某种程度上,看到他为其残酷的使用武力得到奖励。”

北约将在下周的马德里峰会上通过其新的“战略概念”(Strategic Concept)报告。它将确定联盟所面临的安全挑战,并概述北约为应对这些挑战所要执行的政治和军事任务。在提问环节中,有听众提问:“中国将如何融入北约未来的‘战略概念’(报告)中?中国对北约的威胁是较小的还是继续成为未来的主要威胁?”

斯托尔滕贝格说:“我相信,在下一份‘战略概念’(报告)中,这一点将得到同意。当北约领导人下周在马德里开会时。我们将讨论中国和对我们安全的后果。我认为要理解,对北约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因为在目前的‘战略概念’(报告)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中国。这个概念是在2010年里斯本的峰会上达成的。我当时作为北约成员国总理、挪威首相在那里,从那时起,世界确实发生了变化,这将反映在‘战略概念’(报告)中。在里斯本的那次峰会上,当时俄罗斯的梅德韦杰夫总统和我们一起参加了峰会,我们在那个‘战略概念’(报告)中同意,俄罗斯是一个战略伙伴,欧洲-大西洋地区是一个和平的地区。现在的情况不会是这样的。不会说欧洲-大西洋地区是和平的,实际上,欧洲有一场战争正在进行。我们将不会把俄罗斯称为战略伙伴。”

斯托尔滕贝格说:“关于中国,我们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对手,但我们需要认识到,中国的崛起,他们正在大量投资于新的现代军事装备,包括大幅扩大其核能力,投资于关键技术,并试图控制欧洲的关键基础设施,使我们也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我预计盟国将指出,中国对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安全构成了一些挑战,当然,这也影响到北约在一个竞争更加激烈的世界中应该如何反应。”

另有观众问道:“北约是如何准备与后普京时代的俄罗斯建立关系的?”

斯托尔滕贝格说:“因为我们现在的主要重点,以及现在的迫切需要是支持乌克兰。从根本上说,北约有两项任务。向乌克兰提供支持,北约盟国和北约向乌克兰提供支持,并且自2014年以来一直这样做。但已经加强了,当然,自从入侵和一个全面援助计划,我预计盟国将在下周同意,也将侧重于与乌克兰更长期的合作,包括从苏联时代的设备过渡到北约标准的现代设备,并使国防和安全机构现代化。因此,首要任务是支持乌克兰,确保他们作为欧洲的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取得胜利。”

斯托尔滕贝格说:“第二项任务是防止事态升级。我们必须记住,有一个不断升级的风险。现在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真的很糟糕,所有的人遭到杀害,伤亡和我们在那里看到的残暴行为。但当然,如果这升级为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全面战争,情况会变得更糟。因此,北约的另一项主要任务是,当然,防止升级。我们通过不直接参与当地事务来做到这一点,并且我们通过大幅增加在联盟东部的军事存在来做到这一点。因此,对于北约保护所有盟国的准备工作,莫斯科没有误解和误判的余地,这是一种威慑。而威慑的目的不是挑起冲突,而是防止冲突,而是维护和平,这就是我们加强威慑和防御的原因。”

斯托尔滕贝格说:“我这样说是因为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极其重要,我们既要成功地提供支持乌克兰,又要防止升级。我们不能继续,俄罗斯已经完全放弃了与他们建立建设性工作关系的想法,因为他们如此明目张胆地违反了国际法、信任,并入侵了北约的一个亲密伙伴乌克兰。当然,我们需要某种军事通信线路,以防止升级、事件、事故,如果它们发生,防止它们失去控制。俄罗斯仍然在那里。还有一些时间,希望也有可能进行军备控制协议。但是,我们努力争取的关系,与俄罗斯建立多年的关系,一个更具建设性的关系,这在现在是不可能的,然后俄罗斯必须改变他们的行为,然后我们才能回到与之前争取的这种关系更类似的东西。所以我不会猜测什么,什么时候以及如何发生。我们将向乌克兰提供支持,并防止升级,这是紧迫的任务。”

就在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后他被要求延长一年的秘书长任期,斯托尔滕贝格说:“我最喜欢和最不喜欢这项工作的原因是一样的。那就是我必须与30个国家一起工作。当我们达成一致时,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我觉得你知道,真的,当30个盟国同意并一起做出决定来保护和捍卫对方时,我们正在一起做一些大事情。那么我不得不承认,有时要确保所有30个盟国都同意,这有点挑战性。但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奖励是,当我们成功时,这是一个巨大的奖励。”

斯托尔滕贝格说:“因为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拥有10亿人口,30个国家,占世界GDP的50%,占世界军事力量的50%。当然,我们有北美,但我们也有欧洲,当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时,96%的欧盟人口将生活在北约国家。然后在此基础上,有1.5亿欧洲人在欧盟之外但在北约。因此,这确实代表了欧洲和北美。我坚信,维护和平的唯一方法,管理一个更加不可预测的危险世界的唯一方法,是确保北美和欧洲站在一起。而这并不容易,但极其重要。因此,最好的和最坏的都是与30个盟国合作。而我实际上非常喜欢他们。这就是我决定留下来的原因。”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