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俄罗斯和中国的“恶赋红码”者 自取其败 /

俄罗斯和中国的“恶赋红码”者 自取其败

2022 年 6 月 20 日,北京,保安在社区出入口,岗亭张贴扫描健康码状态(美联社图片)。

自苏联解体、乌克兰宣布独立之后,乌克兰的主权国家地位,就由《联合国宪章》赋予绿码,且为包括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内的全部联合国成员所背书。

2014年3月,一心效法彼得大帝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恶迷心窍,“擅自决定”给乌克兰赋予黄码,出兵抢夺克里米亚,并通过一套“法律程序”将其并入俄罗斯联邦。

2022年2月,尝到甜头的普京更是恶从胆边生,竟冒天下之大不韪,“擅自决定”给乌克兰赋予红码,随之大举入侵,兵锋直指基辅,要把乌克兰硬生生地“强制隔离”,使其“不再是一个主权国家”。

这一次,被黄码8年又被红码的乌克兰,退无可退忍无可忍,彻底不干了;憋了8年绥靖闷气的欧盟不干了;曾被讥为“脑死亡”的北约不干了;141个联合国成员国不干了。

这一次,二傻子都不难明白,如果让普京的“乱作为”再次得逞,那么,随之会被念念不忘“收复国土”的普京恶赋红码的主权国家,就将是摩尔多瓦、格鲁吉亚、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波兰、芬兰、瑞典……

这一次,国际社会真是铁了心,不管会付出多少代价,也要力助乌克兰获胜,令普大帝完败。否则,欧洲无宁日,世界无宁日。

6月23日,欧盟峰会作出了一个历史性决定:批准乌克兰和摩尔多瓦为欧盟正式候选国,格鲁吉亚为欧盟潜在候选国。而芬兰和瑞典入盟北约,也已指日可待。完全可以预料,面对被自己逼出来的、具有全方位碾压俄罗斯实力的正义之师,已然自取其辱的恶赋红码者普京,必将自取其败。

无独有偶。在中国,也有一帮恶意赋码者;他们的恶行是,将个体健康码变为权力政治码,“擅自决定”把人家好端端的绿码愣变为黄码和红码,刻意戕害和践踏国人的人身自由和公民权利。

2021年10月30日,黑龙江省黑河市当局“为进一步严格管控措施”,竟然搞“一刀切”,将所有户籍居民不由分说一律强赋黄码。

2021年11月,湖南的谢阳律师要去上海探望张展的母亲,在他到达长沙机场后,他的绿码突然变红,从而被“理所当然”地拒绝登机。

2022年3月开始,郑州部分停工楼盘业主因向有关部门投诉,被人恶赋红码。并被告知,只要签署“不再维权保证书”,红码就变绿。

2022年6月,郑州的谢静女士被恶赋黄码,以致进不了法庭,不能依法参与拆迁房诉讼。

所有上述案例,均未引发汹汹舆情。于是,作奸犯科尝到甜头的弄权者们,就恶意满满地对1317名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已然维权和潜在维权者——强赋红码,给他们瞬间戴上电子镣铐,使他们寸步难行;其中有些人,还被“依法强制隔离”。

这一回,存款被黑、讨要无门的被红码者不干了;不寒而栗、细思极恐的吃瓜群众不干了;稍有良知、还敢张嘴的少数官媒不干了;甚至,铆足劲儿力挺普京的江苏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副教授蒋中挺也不干了,这位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被恶赋红码者惹得哇哇直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放纵赋码行为让储户的心划满伤痕太委屈!

这一回,恶赋红码顷刻触发众怒; 舆情大哗之后,终于在6月22日挤出了郑州官方的一份问责通报:冯献彬等五人被处以党纪、政务处分;其中,给予“擅自决定”者冯献彬(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给予“擅自决定”者张琳琳(郑州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给予具体执行者陈冲政务记大过处分;给予具体执行者杨耀环、赵勇政务记过处分——这,不妨可看作是恶赋红码者的自作自受和自取其败。

然而,这份问责通报更表明,恶赋红码者败得远远不够,败得远远不惨。

如果把这份通报放到元宇宙中栩栩如生的开封府尹包拯的案头,我深信——崇法守正的包拯一定会拍案而起、怒而诘问:冯献彬和张琳琳这二位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中层官员,他们居然不是“奉命行事”,而是吃了豹子胆“擅自决定”?!依本府之见,真正“擅自决定”者,一定另有其人!郑州州衙丢卒保车,将主犯放过,让从犯背锅,岂不是把国法当儿戏?!

刚正不阿的包拯一定会再诘:恶赋红码乃知法犯法、执法犯法,不仅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更涉及《刑法》中开列的滥用职权罪、非法拘禁罪和危害公共安全罪。因此不论主犯、从犯,均应严惩不贷。此等嫌犯,应即刻押入郑州府衙大牢严加看管,听候审讯。岂能以撤职、降级、记过处分使其脱罪免惩?

执法严峻的包拯还一定会三诘: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国法面前人人平等。这一条,在965年前的开封就已经做到,而21世纪的郑州,竟然还能冒出此等咄咄怪事——百姓造绿,大牢伺候;州官赋红,自罚三杯?

回到现实世界,我欣喜地看到,即便是在简中体的局域网中,敢于发出包拯三诘的国人也如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以致郑州官方的上述问责通报,立马被舆情风暴倾覆翻车。我愿在此坦言:即便恶赋红码者这次能大概率地逃脱罪责,恐怕也不会再有人胆大妄为、重踏雷池。倘若果真有人还敢那么去干,则必将会像普大帝那样,最终败得仅剩底裤。(作者:江棋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