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撤退?坚守!火红的利西昌斯克熔炉 /

撤退?坚守!火红的利西昌斯克熔炉

从前天开始,利西昌斯克市内已经开始遭到俄军猛烈炮击。

一、战场真相——拨开北顿上空的迷雾

数周以来,在俄军不惜人力、物力的猛扑下,整个乌东战场的态势开始逐渐有利于俄军。据俄罗斯国防部6月25日消息称,在俄罗斯武装部队(俄罗斯陆军正规部队)的支持下,卢甘斯克武装(卢甘斯克摩步第2军)已经完全控制北顿涅茨克市。

此前,乌克兰地方官员海戴证实,乌军确已奉命从北顿涅茨克撤离。但今天最新的消息是,乌克兰国防部对未经军方允许,乌东地方行政人员就在社交媒体散布军队撤离消息的行为进行了批评。

很显然,从双方发布的消息互相印证,说明了三点:

一、北顿涅茨克市确已失守。

二、从乌军方的批评看,海戴提前公开的信息,很可能对乌军第57摩步旅向利西昌斯克的转进造成了影响。俄军应该是封锁了该旅撤退通道,给撤退中的乌军造成了严重损失,笔者估计,最低限度而言,第57旅的重装备和剩余弹药已经全部丢弃在左岸阵地。

三、俄方公告明白无误地说明,在北顿涅茨克市区的最后战斗中,作为悲惨的炮灰,只有伪卢甘斯克第2军还在冲击,而此前非常高调的车臣部队已经消失。说明在乌军的沉重打击下,这些狂妄野蛮的高加索人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而从公告的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信息看,俄军步兵干脆没有参加战斗。只是大量炮兵提供炮火“支援”而已。

据外媒信息,在乌军撤离后,北顿涅茨克市区、包括阿佐特化工厂和市郊村镇,已全部被俄军控制,俄方已迅速在当地任命临时负责人。俄国人把到手的军事成果,迅速转化为政治成果的急切愿望可见一斑。

在此前后,乌克兰国防部情报局局长布达诺夫也对西方媒体表示:“在90%市区建筑被摧毁的情况下,部队在废墟中每坚持一天,都会徒增伤亡,所以,守住北顿涅茨克防线已不再可能,撤退后的乌军,正在与北顿涅茨克隔河相望的利西昌斯克市区重新集结。”

化为废墟的北顿涅茨克市区

笔者此前多次介绍过,利西昌斯克位于西北——东南走向的顿涅茨岭上,地势相对北顿的50-60米海拔,利西昌斯克的海拔有150米左右,在市内部署的炮兵可对俄军形成巨大的战术优势,如果在补给线确保的情况下,仍可以给俄军造成大量杀伤。

从这一点而言,利西昌斯克地形和第三次长沙会战的战场地形非常类似,当时,薛岳上将把第九战区的直属炮兵配置在长沙城边的置高点岳麓山的反斜面阵地上,在日军第三师团猛攻市区,和李玉堂的第十军扭打成一团时,岳麓山炮兵利用良好的地形条件,居高临下,对日军指挥所、进攻队形、炮兵阵地进行了有效打击。其中,光日军各级指挥所就被摧毁6个。

所以说,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固然和薛岳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天炉战法”有关,其合理地运用了战场地形,最大程度发挥了有限数量炮兵的威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岳麓山炮兵的打击范围示意图

但是,笔者曾反复强调,如果该突出部的根部被俄军切断,突出部内的乌军数个主力旅就将归于马里乌波尔守军的命运。所以,利西昌斯克守军的撤退时机,要以南北俄军封闭突出部西侧的进度为观测标志。

另一方面,和再也输不起的俄军不同,对乌军来说,利西—北顿突出部的战略意义,在于吸引俄军主力于坚城之下,在其攻坚过程中,大量杀伤其有生力量,最终迫使俄军再次退出战斗。

如果这个目的已经达到,而战场形势已经发生变化,作为指挥员而言,当机立断调整部署,尽可能保存有生力量,为下一阶段作战争取有利态势,就成了第一要务。

二、撤退?死守!——真正考验已经到来

从昨天到今天的战场态势看,在卢甘斯克摩步第2军夺取北顿涅茨克市区以后,目标切断突出部根部的两路俄军正在南北对进,对目前仍在利昌西斯克的约10000名乌军进行合围。但是,乌军目前不但在利西昌斯克市区集结了约5个旅的兵力,而且在突出部后方走廊两侧布下了8个精锐旅的重兵。

目前,担任利西昌斯克城内守备的乌军部队有:

第56摩步旅(城南)

第57摩步旅残部、第111国土防卫旅残部(预备队)

第4快速反应旅(南市区)

第115国土防卫旅(北市区)

国际志愿部队

担任突出路后方南翼防御的部队有:

第14摩步旅

第24摩步旅

第30摩步旅

第72摩步旅

担任突出部后方北翼防御的部队有:

第80空中突击旅

第38独立摩步旅

第17坦克旅

担任总预备队的有:

第10摩步旅

从俄军的动作看,俄军同样在近期往北顿涅茨克-利昌西斯克方向集结了大量主力部队。其不但从西面的伊久姆方向调来了大批营战术群,甚至将驻防远东地区北方四岛的第184机枪炮兵师调至北顿战场。

这个第184机枪炮兵师,是俄军在北方四岛驻防的主力,主要任务是对日作战,假想敌是驻防北海道的日第7装甲师团等日本陆军部队。这支部队据说有1.6万人,因长期在自然条件恶劣的北方四岛驻扎,战斗力非常强悍。根据其依托堡垒作战的方式,其编制特点是重装备多,火力强,但载具少,机动性低下。

此次俄军不惜放弃北方四岛防务,强行将守备部队调至乌东参加野战,从侧面也说明了俄罗斯陆军已经耗尽了其所有现役力量,单纯从兵力上讲,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截止昨天的战场态势图,可以发现,俄军正在试图切断突出部的根部,彻底包围约5个旅的乌军。

目前,俄军在利西昌斯克战场集结的部队有:

近卫第2集团军(2个摩步旅)

第41集团军(2个摩步旅)

俄军第201基地(3个摩步团)

近卫第90坦克师(4个坦克、摩步团)

摩步第150师(4个坦克、摩步团)

俄罗斯海军波罗的海舰队:

近卫第336海军步兵旅

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

第40海军步兵旅

第155海军步兵旅

第5集团军(1个摩步旅)

近卫空降第76师

顿涅茨克摩步第1军

卢甘斯克摩步第2军部队

以上部队共约19个旅,约18万人。

从俄军近日的行动看,他的战术目标,是以以上绝对优势兵力,加强大量炮兵,南北对进,强行从根部切断整个突出部,遮断乌军所有补给通道,尔后,复制马里乌波尔模式,合围歼灭在利昌西斯克的乌军约4—5个旅。

如此,在吞并乌东三州的总目标中,首先彻底拿下卢甘斯克州全境。

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俄军目前的进展很大,其南翼部队经二十多天停滞后,因生力军近卫第90坦克师的加入,从佐洛特两翼形成突破,至昨天的消息,其右翼已经进抵利西昌斯克城南10公里的和平谷,使乌军第14、24、30旅等部几乎陷入包围,但据未经证实消息,这些乌军部队抛弃一些带不走的重装备后,已经趁夜跳出俄军合围。

目前的悬念是,面对越过1302公路的俄军,从波帕斯纳亚、佐洛特撤下来的几个乌军主力旅,能不能形成可靠的防线,能不能顶住南线俄军的猛扑。

如果没有6成以上把握,那么乌军决策层就必须利用最后的时间窗口,果断下令利昌斯克守军在南北两翼乌军的掩护下,沿突出部后方走廊向斯拉维扬斯克方向撤退。

如果一旦南翼这几个旅被俄军冲垮,不但突出部内的乌军失去希望,其后方的斯拉维扬斯克也将陷入无兵可守的境地。这种后果,将是乌克兰方面难以承受的。

目前,通往利西昌斯克的主要补给线1302号公路已被切断。其通往后方的狭窄走廊,正遭到南北两翼俄军远程炮兵、战术航空兵的猛烈轰炸中。

从目前的迹象分析,乌军高层似乎并没有撤出利西昌斯克的意图,据悉,乌军已放弃哈尔科夫方向的攻势,将哈尔科夫集群的几个主力旅(摩步第17、72旅、第80空突旅)南调,目前在哈尔科夫只剩下一个机步第92旅,所以,综合以上情况,乌方高层跟俄军在利西昌斯克周边决战的意图越来越明显。

三、坚守到底——战场上的乌克兰女督军

在此时此刻的乌东战场上,对于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来说,他所面临的考验,是空前严酷的。

作为一个前敌最高指挥员,他必须争取战役的胜利。而同时——他又必须对部队负责。因为,从波罗申科总统时代开始,倾全国之力重点建设的一批精锐旅,目前已经在乌东战场上损耗严重。其中,第14、24摩步旅只剩下40%的兵力。其他如第57摩步旅则损失更巨。

从现实层面而言,和1941年前的中国军队一样,在西方军援大批到来之前的黑暗时刻,保住这些部队,就是保住了抗战的本钱,作为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但目前的问题是,由于乌克兰国家层面在国际政治上同样面临考验,战场指挥官则必须在某种程度上服从整体的国家战略需要。

对于扎卢日内为首的乌军军官团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痛苦而残酷的现实。

简而言之,目前乌方在国际上所面临的严峻考验是:

一、目前,乌克兰每月数十亿美元的军费和行政开支,全仰赖欧美。如果随意在战场上放弃领土,将会损害盟国的信心。

二、由于普金已经占领大片乌方国土,拿下卢州和顿州,很可能是普金的所谓“最小目标”,而如果一旦俄军拿下北顿及其后方纵深,宣布“特别军事行动”胜利完成任务。

此时的乌方,将面临停战也停不得,打也打不得的尴尬境地。

跟随俄国人的节奏停战,则近1/4的领土已经丢失。

打也打不得——可能将承担继续战争的责任,甚至因此被高通胀的欧美借机冻结援助。

所以,自俄军开始北顿突出部战役以来,扎卢日内为代表的军方,就从军事角度考虑主张放弃北顿突出部。

因为,从第一阶段经验看,火力弱势的乌军,具有内线作战、信息化指挥两大优势,如果能跳出俄军的铁钳,放俄军大踏步深入,把乌军部队转向俄军的后方和侧翼,机动灵活地打击俄军脆弱的补给线,就能再次复制第一阶段的战果。

但是,据可靠消息称,泽连斯基以政Z考量而拒绝了军方建议,决定死守突出部,因此,乌军方和泽连斯基发生了某种程度的争吵。

6月初,为监督乌军方执行决策,泽连斯基派出其亲信、人民公仆党议员米娜以总统特别代表的身份来到乌东战场,监督乌军将领的指挥。

笔者分析,之所以乌军在已被密集炮火完全摧毁的北顿废墟上坚持到今天。

之所以在眼下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无视最后的撤退窗口期。

都是缘于此。

泽连斯基亲信、人民公仆党议员米娜,目前在乌东战场监督乌军行动

而就算是现在撤退,怎样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在俄罗斯空天军和无人机、炮兵的眼皮子底下,把乌军利西昌斯克集群5个旅安全而完整地撤出来。不但是一个难以完成的战略任务,在战术上而言,也是一系列高难度复杂机动。

目前,在突出部走廊的南北两翼,俄军集结了17个旅兵力和、数千门火炮。如果乌军撤退动作发生变形,就会被追击的俄军坦克摩步部队死死咬住,从而发生可怕的崩溃。

坚守容易,进攻难,撤退最难。而这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一次又一次坚持拒绝将军们撤退请求的原因。

后记 火红的融炉

如同1937年夏天的上海,为了等待“九国公约“所谓“公正的裁决“,南京方面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在上海战场顶住日本人。

于是,从8月到11月,70多个师的中国军队从全国各地源源不断地开往淞沪战场。

在宝山、在罗店、在大场、在蕴藻浜,中国军队在无险可守的江南田野上用血肉之躯,为中国的国运齿轮争取每一分、每一毫的运转区间。

当时的第三战区司令冯玉祥目睹战场的壮烈,悲怆地说:这个战场就像一个大熔炉,一个师又一师地填进去,三天、一天、甚至几个小时,就融化了。

第67师黄维感慨:一寸山河一寸血!

如同80多年前的上海,此时此刻,整个乌东战场亦化为了一座火红的融炉,在这座融炉中,一个又一个番号连同它们的部队将被融化,而一个崭新的、自由的乌克兰将在烈火中涅槃,获得新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