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老挝面临债务危机 中国是最大债主 /

老挝面临债务危机 中国是最大债主

华盛顿 —

老挝可能成为亚洲下一个出现债务违约的国家。这个东南亚国家在过去十年对中国的债务不断增加,随着外汇逐渐耗尽,一场债务危机正在老挝酝酿。

过去几周,老挝的经济形势不断恶化。当地货币基普汇率暴跌致使进口成本上升,老挝面临2004年以来最严重的物价上涨,5月通货膨胀率达到12.8%,今年前五个月的平均通胀率达到9%。

货币贬值严重影响了当地民众的生活,老挝政府无法进口足够的燃料和其他生活必需品。据当地媒体5月报道,加油站普遍出现车辆大排长队的场面,老挝一半以上天然气需求无法得到满足。

尽管世界各国近来几乎都受到商品价格上涨的冲击,但老挝面临的情况尤为严峻,因为该国积累了大量的债务,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来支付近期的进口需求。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东南亚问题专家雷蒙德(Greg Raymond)对美国之音表示:“近期的原因是乌克兰战争导致的油价上涨,以及美国加息导致老挝货币贬值。在新冠期间,旅游收入的下降也具有破坏性。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包括该国决定大规模举债,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筹集资金。”

本月中旬,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老挝的信用评级下调一个档次至Caa3,理由是债务负担非常高,外汇储备不足以支付到期的外债。该机构警告称,老挝正处于债务违约的边缘。

大规模举债

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截至2021年,老挝的公共债务达到约145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8%,其中约一半债务是欠中国的,主要涉及修建中老铁路的贷款。

另据美国威廉和玛丽学院的AidData实验室统计,在纳入老挝对中国的隐形公共债务(即完全或部分由老挝政府拥有的实体所签订、但没有明确的主权还款保证的债务)后,该国对中国的公共债务总价值约为122亿美元。该实验室追踪了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债务情况。

实验室执行主任帕克斯博士(Bradley Parks)告诉美国之音:“老挝政府从中国官方债权人处签约或担保了价值55.7亿美元的贷款,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老挝对中国的隐性公共债务风险水平也异常高,价值额外的66.9亿美元。”

世界银行称,在2025年之前,老挝每年需偿还超过13亿美元的外债,这几乎等同于老挝的外汇储备总额,并相当于老挝国内财政收入的一半。

世界银行预测老挝经济今年增长3.8%,但这不足以为老挝政府带来足够的财政收入来支付外债。这个700万人口的东南亚国家人均生产总值约为2600美元,仍然是全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老挝财政部长本炯(Bounchom Ubonpaseuth)本月承认该国积累了巨额债务,称每年的对外还款额从2010年的1.6亿美元增长至2022年的14亿美元,

本炯在国会第9届第3次常委会上为该国的外债辩护,称公共债务不断增长是因为老挝是个欠发达国家,高度依靠外国投资来推动国内经济的发展。

他在会上说:“在过去47年里,老挝借了大约50亿美元投资于基础设施,并借了大约40亿美元投资于用于出口的商业生产。这些贷款对我国过去几年的发展是必要的。”

近年来,老挝为了实现“陆路连接国家”和通过水电项目成为“东南亚电池”的双重目标,在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公共支出持续走高,其中许多项目是借助中国的贷款。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援引老挝官员的报道称,中国去年继续稳居老挝最大的外国投资者,共承担813个项目,总价值超过160亿美元。

以中国全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一带一路”在老挝的旗舰项目中老铁路为例,该项目连接中国西南部的云南昆明至老挝首都万象,经过5年的建设后于去年12月开通,耗资约59亿美元。

老挝寄希望该铁路能够降低运输成本,促进出口和旅游,但也有人质疑老挝为此承担的债务过重。该项目几乎所有的资金都来自中国,老中铁路公司70%的股份由三家中国国有公司拥有,30%由老挝政府持有,为此老挝负债19亿美元,占其GDP约10%。

推广可持续全球贸易的非盈利机构韩礼士基金会(Hinrich Foundation)的研究员帕特森(Stewart Paterson)3月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写道:“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个铁路项目只提供了好处。因为这条铁路是由中国公司建造的,中国的很大一部分支出已经通过出售机车车辆、钢材和工程建设的利润得到了补偿。这条铁路是连接云南省和泰国湾的重要一步,带来了经济和地缘战略的双重利益。”

专家表示,老挝的外国投资急剧上升,这些流入的资金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连本带息偿还,而目前的资金成本超过了基建项目为老挝带来的经济收益。

控制风险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的副主任哈里森·程(Harrison Cheng)告诉美国之音:“公共债务水平明显增加,而地方税收仍然不佳,多年来没有稳定地培养外汇储备,以应对今年初以来发生的类似宏观经济冲击的情况。”

债务违约前景

考虑到中国是老挝的最大债权国,因此老挝能够从中国获得多大的回旋余地将很大程度上决定老挝接下来是否会出现债务违约。

“中国政府可能担心,如果他们向老挝提供让步,其他国家也会有同样的期望,”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贝尔德(Ian Baird)告诉美国之音。“但另一方面,如果中国不给老挝提供一些回旋余地,他们可能会面临来自老挝人民和政府越来越多的不满,他们可能会把发生的金融问题归咎于中国,这可能会严重损害他们与老挝的关系。”

过去几年来,中国成为老挝实际上的最后贷款人,试图帮助该国避免主权违约,尽管这一角色传统上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扮演,后者对请求救援国家的财政透明度有更高的要求。

据AidData实验室的追踪,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在2021年向老挝央行发放了价值约3亿美元的紧急贷款,以支持其外汇储备。当时老挝的外汇水平已经不足以支付两个月的商品和服务进口。

中国还采取了类似于“债转股”的还款手段。由于老挝电力有限公司的巨额债务,该公司在2020年9月将大部分股权卖给了中国国有的南方电力公司,当时引发了外界对老挝政府将关键的电网控制权让给中国政府的批评。

雷蒙德说:“如果这次要做类似的事情,老挝政府可能将其在水电项目甚至老挝-中国高铁中的股份出售给中国投资者,将更多的基础设施掌握在中国国家或来自中国的公司手中。”

帕克斯博士认为,中国的国有政策性银行和国有商业银行通常更愿意延长还款期来放宽偿还条件,而不是降低利率或减免贷款。

他说:“在某些情况下,中国的国有政策性银行甚至会提高适用于主权借款人债务的利率,以确保他们在贷款期限内收回足够的总还款额。”

上个月陷入债务违约的斯里兰卡寻求与中国重新谈判债务,但中国对此反应并不积极,称愿意提供更多的贷款来偿还现有的贷款。中国是斯里兰卡政府的主要双边贷款人。

肯尼亚和埃塞尔比亚都在努力偿还由“一带一路”项目贷款修建的铁路和其他基建设施。在欠发达国家对债务负担提出抱怨后,中国政府延长了还款期并免除一些贷款。

老挝财政部长本炯在上述会议上表示,政府不会让国家陷入违约,称老挝将改革税收制度以增加收入,还有潜力从采矿等自然资源中获得收入,可以作为偿还外国债务的保障。老挝政府已经限制居民的外汇交易。

老挝国民议会上周批准任命两名新副总理和内阁改组,其中老挝央行行长西帕赛(Sonexay Sitphaxay)被财政部副部长欣沙窝拉翁(Bonleua Sinxayvoravong)取代,以期能够解决眼前的偿付能力危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