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那些在美国“假装”留学的数十万留学生 /

那些在美国“假装”留学的数十万留学生

在美国十余载,从名校学生到当教授教学生,也来聊聊在美国的留学生,真实状况。每年至少有1/3的数十万留学生假装在留学,其中不乏名校、藤校的学生。

以下都是作者真实的经历。

1

最好和最差都是中国留学生

我上学期在纽约大学教一门本科生经济学课程。美国研究生,尤其是商科、工程类等,中国学生一定很多。但本科生不同,班上大部分是美国本土学生,而且还以白人学生为主,亚洲学生大概只有20%-30%,而且都是中国和韩国学生。

不得不说,班上最好的和最差的都是中国学生。

班上成绩最好是一名中国女生,典型的中国教育出来的好学生,时常给我发邮件,问问题,作业特别工整,答案写得密密麻麻,又长又详尽,非常认真。除了口语做演示无法与白人学生在同一水平,无可挑剔。而白人学生水平虽然也参差不齐,但基本课程要求的作业、项目、演示等等都会完成。

而最差的也是一名中国男生,差到让我不得不给一个Fail不及格。“差”到什么程度呢?一个学期15次课,因为疫情都是网课,我其实至今没有见过这个学生的庐山真面目。他一共只上线2次,都是我发邮件提醒,课堂有特殊事件,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上线了。但即使上线,也从来没有露过脸。他前3节课都没出现,让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忘了自己选了这门课,忘了退了?

我还特地给他发了邮件,提醒他,上课时间,如果选错了,要记得退,过了一定时间段就没法退了。没反应。第3节课还是不见人影,我还通知了他的Advisor,提醒他关注自己的选课和学业。还是没消息。

我一度认为这个学生不会出现了。上课从来没有出现过,作业从来没交过,那应该就不会继续上了吧?因为我的课程大纲里出勤、作业都是占分数的啊。

谁料,期中考试,竟然鬼使神差地收到了他迟交的卷子。虽然疫情期间,基本没法监考,我和大多数老师一样,就直接开卷考试了。我允许手写、打字都可以。尽管如此,他交上来的卷子,还是很明显、很明显地,每道题目,有些手写,有些打字,问题是手写的字迹不一样,打字的字体也不一样。这不摆明了,找枪手做的吗?而且,还找了好几个枪手共同完成这张卷子。

当然,光是这一件事,我也不会就直接给个Fail。既然参加期中考试,就真的是要选这门课的,作为老师,我还是愿意给学生学习的机会。我发邮件提醒他,记得看课程大纲,这门课,光是完成期中、期末考,是没法及格的,还需要完成作业、项目、演示等等。之前没做的作业可以补交。同样没有回音。

最后,这个学生再也没有提交过任何的作业、项目、期末考试了。自然,我也没有办法给他及格。

2

藤校学生花钱雇枪手

说起枪手,来了美国才发现,在美国留学生群体里也不是稀奇的事情。第一次听说时,让我这个一直在国内应试教育体制下循规蹈矩成长起来的孩子颇为震惊。后来,见的案例越来越多,也就见怪不怪了。

早在10年前,我刚毕业工作的时候,一名同事是哥大的理工科本科毕业,当年从大陆申请到藤校哥大,那得多难啊?全国就没几个吧?跟状元无异吧?而且还是理工科的,水平应该不差吧?

非也非也。从她那里,我还第一次听说了藤校中国留学生的各种奇葩狗血。平时不上课,考试找枪手便是其中一件。

起因便是她有天找我,说是否愿意给哥大学生当枪手?说那些课程对于我来说应该很简单,学生要求也不高,能过有B就行,当时报价$1000美元一门课,那是10多年前的价格了,如果考到A还有额外bonus。而且不会被抓到的,因为他们从来不去上课,老师也不知他们长啥样,而且都是亚洲人,只有性别没搞错,老外认不出来,已经试过很多次了,这些学生几乎所有考试都是找枪手过的,非常有经验。

她说,能上哥大好多家里都有钱,很多人都这么干的。反正他们也不指望靠学业找工作,能毕业就行。而且,这样毕业的前辈照样能进投行、麦肯锡的。

好吧,真是刷新了我对哥大的认知啊。

对于从小到大,连旁边同学想瞄瞄我卷子,都懒得搭理的我来说,这当然是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我也感恩家庭教育、自身实力给了我对这些不屑一顾的底气。

如果是那些没有工作家境贫困为了出国背了一身债务的同学呢?是否还能像我一样拥有底气呢?

说到这,我还真想起一位认识的教授,一位早年留学美国的顶级名校博士生,他是唯一一位我们认识的没有博士学位的美国终身教授,据说就是因为博士快毕业了,帮人家做枪手,结果被逮了个正着,受处分,博士学位就拿不到了。

估计就是因为那时出国的,家里都太穷了,真的是一穷二白,连几百美元都没有。

不过他发paper是真的厉害,paper发了一篇又一篇,源源不断,最后还是破格成为了终身教授。

3

有买卖才有交易

现在在北美各大学生群,无论是普通学校还是藤校,都不乏各种论文代写、代考、伪造毕业证、成绩单、学历证明等广告。

不仅作业、考试、成绩单、学历可以造假,还有留学生购买假“驾照”。

曾经有一位“富二代”CY,来了纽约,根本不需要车,还买了辆保时捷,一个月停车费比在曼哈顿租一套两房两卫月租还高,为的就是把妹。当然,他进的也是名校。

他说,他非常喜欢纽约。

我问他,喜欢纽约什么呢?

他说,因为自由。

说白了,就是摆脱了父母的管教。

说着,就亮出手里两张假“驾照”,问我,姐姐,你知道怎么样可以弄到假“驾照”吗?

说罢,便给我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怎么拿到手上的两张假“驾照”,而且还很自豪地说,他亲自验证过,被警察拦下来了,假驾照能用,警察都没看出来,坐飞机也能用。

或许你要问,假驾照有啥用?最基础的用途当然就是买酒啦,除了买酒,是否还买大麻和枪就不得而知了。

很多人会说,那理工科应该是实打实,没法作假了吧?非也非也。看看淘宝,从数据分析,到程序代做,老师能布置出来的作业,淘宝上就能找到代做服务。有需求就有人愿意提供服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有交易。

当然,也不乏同学是真实自己读论文学习的,但他们到底读的是英文,还是中文翻译、快看,就不得而知了。类似数据科学、商业分析这样的热门专业,常见的必读论文,知乎上都有了中文翻译,大多数同学等老师布置了论文,都是先到知乎上搜“中文版”,最后读的是知乎“中文版”。

在学校就已经会外包,进入职场就更不在话下了。当年,CC的一位同班同学,大美女自是不用说,毕业后CC听到了她的传奇经历,进了一个不太难进但工资不低9-10万美元左右(10年前的起薪)的公司当程序员,每天10点到公司,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聊天室把工作派发给几位男性程序员,其中不乏华人、印度人等,然后等到快下班了搜集一下各个男程序员的工作,汇总一下,就搞定,混了2年经验,就回国了。

不仅假装在留学,还假装在美国积累工作经验。

4

“外包学习法”的鼻祖——华裔亿万富翁

说到外包,假装学习,也不仅只有留学生,去年去世的Zappos 前CEO、亿万富翁、哈佛大学毕业生谢家华(Tony Hsieh) 堪称“外包学习法”的鼻祖了。

当年高中毕业时,谢家华申请了布朗大学、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最后竟然全被录取!

本来他想去布朗大学,因为广告系有名,但迫于父母压力,才选择了哈佛。

谢家华从小就对赚钱感兴趣,对读书没什么兴趣,从9岁起就开始实践各种赚钱项目,读书只是为了父母,是不是很耳熟,典型的华裔家庭。

进了哈佛,终于摆脱父母。一入学他就买了台电视机,每天要看足4个小时的电视。

为了少上几节课,他把所有课程只安排在周一、周三和周五的上午9点到下午1点间上课,周二和周四完全休息。

即使如此,他仍然常常睡懒觉,逃课是常态。他自己说:“我在大一时没有上过一节课。因为我从未正点起过床……”

不同于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两人都因为在哈佛创业而挂科太多,没法毕业,谢家华也在哈佛创业,但竟然还毕业了。他的秘诀就是“外包学习法”。

他专选成绩会完全由期末考试决定的课。然后,平时不上课,期末也没准备。每到期末考试前两周,教授列出了100个可能要考的题目并告诉学生,考试时会随机选取5题,而学生每个人必须写出一些关于这5个课题的段落。

他曾经透露他不上课却拿了很多A的秘诀:“我不可能在两周内读完一个学期要读的书,但我也不想不及格。我就邀请上圣经课的同学加入线上学习小组,在100个考题中,分配3题给他们研究。并把研究成果用电子邮件发给我。我会整理后影印出来,以20美元的价格出售……”

就这样,从来没有看过书也没有上过课的谢家华,却得到了一份比任何学生都完整的备考指南,还赚了钱!

既没有上课,每天刷电视,还考试拿A,也没有找枪手,最后还赚了钱,你说牛不牛?

在哈佛,谢家华实践近10个创业项目,25岁,他创立的LinkExchange被微软以2.65亿美元收购,那时还是90年代,他已经是亿万富翁。

之后成为Zappos CEO,Zappos被三次写入哈佛商学院案例。

5

无孔不入的教育资本化

就像电影《天才枪手》反映的真实事件一样,资本化已经完全渗透到教育行业,不仅仅是大学、研究生,甚至连小学到中学未成年人教育都无孔不入。除了不同家境对于教育投入的巨大差异外,在本该纯净的学校环境里,也已经充斥着肮脏的资本交易,有钱的孩子可以用资本购买贫困刻苦孩子的脑力和廉价劳动力,获得不属于他们的成绩“果实”。

我们应该批判吗?这些孩子真的就笨到通不过考试吗?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聪明得很,聪明到直接应用了成年人世界的法则罢了。如果他们的父辈们可以用资本雇佣聪明勤奋优秀的人为他们打工,为什么孩子们就不可以雇佣枪手同学帮助他们通过考试呢?

而且,他们还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同龄人说,反正你读那么多年书将来还是为我们打工,还不如现在就早点开始,赚钱积攒财富的同时,帮助我还积攒了人脉,我会记得你曾经帮助过我的。

如果按照成人世界的法则,这个道理貌似竟无力反驳。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是成年人,不就应该这么选吗?如果成人世界的规则是这样,我们成年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又为何偏偏要求孩子遵守道德标准和游戏规则呢?

即使孩子们遵守了规则,枪手是不被许可的,那像谢家华这样的“外包学习法”——从某种意义上说“窃取”他人的学习所得,自己并没有真正投入学习知识,但没有违反游戏规则,是否又可以被认为是合理、甚至是聪明的做法呢?

甚至大家心里也明白,很多努力学习的学生最终只能沦为苦力,青少年时期不热爱学习热衷于商业很可能反而日后会跻身资本家行列。

于是,在美国纽约曼哈顿,某新型私校(学费大概4-5万美元)甚至为这样热衷于商业的”富二代“学生设置弹性学习制,每周只上4天课,周五不用上课来完成自己的商业实践项目,美其名曰“顺应未来市场对人才的需求、培养未来的商业领袖”,认为这样的学生将来在申请藤校上才有独特的优势,并会在社会上取得巨大成功。

若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这叫勤工俭学,从小积累社会经验。富人家的孩子每年交4-5万美元学费来学校学习实践商业项目?

看看当年谢家华,上大学前实践过的项目可不用花钱交学费、而是赚钱的:繁殖和出售蚯蚓、卖旧货、办报纸、定制徽章、给电影公司做视频游戏测试员等。

相信这完全颠覆了大多数人的中国传统教育理念,这到底是一种创新,还是倒退呢?用资本化的思维来应对学习、工作,到底有没有错呢?如果成年人的世界可以接受,那未成年人使用,又是否可以呢?如果说不可以,那是否有年龄界限呢?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7-01 15:38
    您已点过赞
    无论假留学还是真移民, 美利坚合众国, 从来都是中国人奔向自由的最佳选择,
    中国人可以没有中国梦, 但是, 中国人,包括五毛粉红, 绝不会放弃美国梦!
  • @ 07-01 20:36
    您已点过赞
    这是上帝掌管的世界,人种的是什么、收的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