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易烊千玺“入编”是抢普通人饭碗吗? /

易烊千玺“入编”是抢普通人饭碗吗?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难道选拔杂技演员、体操运动员等专业人员都要笔试优先吗?就算会做题,会笔试,也无法与一个已经在市场上成名的明星相比。

7月6日,国家话剧院公示2022年应届毕业生拟聘人员名单,中央戏剧学院2022届毕业生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这几位艺人的名字赫然在列。很多人觉得很愤怒,质疑明星考编有“特权”,认为明星毕业生考编对普通大学生不公平,赚那么多还跟毕业生抢工作。

一、

首先,这种愤怒是可以理解的。近年来,考公成为越来越多的高校毕业生的选择,所谓“宇宙的尽头是考编”。现在受疫情等各种因素的影响,毕业生就业难。2022年中国高校毕业生规模首次突破1000万人,达到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4月16-24岁青年人的失业率达18.2%,创2020年3月以来新高。市场中机会少了,年轻人就想进体制求个稳定。

公务员、事业单位,各种福利也多,社会地位也高,考上了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政府部门、事业单位的社交圈子扩展出去,能接触到一个城市各种关键部门、关键单位,孩子读书、老人看病,都比较方便。想进去的人多了,竞争自然就激烈了。2022年国考只招3.12万人,通过资格审查的有212.3万人,远超去年同期。招录比为68∶1,创了历史新高。最热门的岗位报考录取比例达到了2.08万:1,可见考公的竞争有多激烈。

竞争这么激烈,明星免笔试就能进入,自然会引发质疑与愤怒。毕竟考公的人正是网络上的舆论主力军。围绕易烊千玺考编产生了诸多质疑:国家话剧院面试过程有没有猫腻,为什么没有公开?易烊千玺是否为非在职人员,能否开公司?甚至牵涉到易烊千玺高中是否被违规录取等历史问题。

程序上的问题可能的确存在,但并不涉及实质正义问题。比如,作为在校明星,拍戏自然需要注册公司,处理各种商务事务。易烊千玺并不是和普通毕业生在竞争,他考的是演员岗位,他已经成名,技能在市场中得到了验证。无论是不是流量明星,名气就是票房的保证。对国家话剧院来说,他的资格、经验、经历都是足够的,普通考生根本无法相比。而进入国家话剧院对易烊千玺来说,也并不是一个人生飞跃。

某种程度上,这些质疑是要把“做题”变为所有岗位的标准。难道选拔保镖、杂技演员、体操运动员都要笔试优先吗?会做题,但即便笔试过了,也无法与一个已经在演艺市场上成名的明星比。更实质的是,他并非在争夺编制内的各种资源,甚至是在提供编制岗位。进了国家话剧院,易烊千玺仍然会接片子拍戏,这种情况下,不能打卡上班,是要给国家话剧院交钱的。不是国家话剧院在养这些明星,而是明星把自己的劳务费贡献给单位。名气越大的明星,给单位交的钱越多,比他们工资多得多。

这个钱,可以去投入到话剧院的创作,建设助力艺术发展,甚至,多设一两个岗位——这些明星考进了编制,不是和人抢饭碗,反而为人提供了更多的饭碗。他们不会消耗编制岗位,甚至为增加编制岗位。所以,这有什么好质疑的呢?这里没有特权,只有一目了然的择优。讽刺的是,这些年轻人希望体制在招聘过程中是完美无缺的,但他们进入体制,本身就是想寻求各种特权。

二、

明星为什么愿意倒贴钱进编制呢?体制并不限制艺人的发展,从限制角度,体制内外已经没有太多分别,体制反而对艺人的发展有一定帮助,进入体制总体说对于大多数艺人是一种保障。易烊千玺每年有钱交给单位,他遭遇网暴、花边新闻,如果不能拍戏了,被禁了,自然就成了国家话剧院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体制对于明星的保障不言而喻。

这个背景驱动演员进入考编,明星作为个体可以这样腾挪,但整个行业如此,风险加大,行业规模就会收缩,市场岗位就会少,年轻人就不容易找到工作,就会想进入体制。所以,某种程度上,是同一个因素驱动,明星与普通年轻人进入体制,不过明星的空间更大。耐人寻味的是,驱动越来越严厉的社会氛围的人,很大程度上与网络上愤怒的人重合。或许在不久前,他们就在社交媒体上参与网暴,调侃明星“求生欲好强”。

三、

我注意到,描述这件事,常常用到这样一种说法:“三位年轻演员成功上岸”。这个话背后的意思是,相对于现在市场化中的明星地位,收入,进入体制,仍然是一种成功。显然,这里面带有了极大的价值判断。

“上岸”与“下海”,成为两个时代的隐喻。第一波考公热是在2004年前后,那时“非典”刚过去不久,经济受到很大冲击。第二波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也是因为经济受到影响,国考报名人数首次超过百万,相比2005年翻了4倍。当下的进入体制热,则是最新一波。

在2008年与2015年间,是年轻人寻求进入体制意愿的一个低谷。“双创”与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创业、财富自由、30岁退休这些浮华的野心,驱动着年轻人投入创业、互联网公司。加上大部制改革,限制了报考名额。考公进入低谷。那时不但年轻人不想进入体制,反而体制内的想出来。公务员一旦离职,就能拿到数倍于原来的收入。现在回想之前的双创热潮,回想那些浮华,让人不禁感叹:当时只道是寻常。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