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走错“秀场” 巴西超模命丧乌克兰战场 /

走错“秀场” 巴西超模命丧乌克兰战场

塔利塔客死异国他乡,

却只被视为“炮灰”。

作者:陈佳莉

模特出身的塔利塔·杜瓦莱,不爱走寻常秀场,却迷上了刺激感十足的战场。

褪去华丽衣着,改披战袍,从巴西乌克兰(专题),她跨越了上万公里,带着对战斗的满腔热情,来到这片土地。

战场上的塔利塔异常显眼:深棕色的披肩长发,细长锐利的拱形眉,闪金质感的米色眼影,配上傲人的身材,再扛上一把硕大的机枪,走到哪里不免让人多看两眼。

·塔利塔。

但子弹不长眼。

6月30日,在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的一场激烈交火中,塔利塔匆忙中躲进了一个地下掩体,却在这里窒息而亡。

战争仍在继续,塔利塔留下的,不过是一抹随风而散的炮灰。

致命大冒险

3周前,塔利塔抵达乌克兰首都基辅。作为一名雇佣兵,她被安排负责掩护和救助从前线撤回的伤兵。

在基辅遭遇的几次轰炸中,塔利塔侥幸没有受伤。

每天傍晚6点左右,她都会和远在巴西东南部城市圣保罗的家人们打电话报平安。

几句寒暄,没有多余的话,电话会迅速挂断,因为她怀疑自己的手机信号已经受到监控。

随着前线战事吃紧,士兵一批批撤回,死伤严重,她又被转移到哈尔科夫市,更靠近战火的地方。

·塔利塔。

没想到,这里成了塔利塔这场乌克兰大冒险的终点站。

在哈尔科夫,她结识了同样从巴西来的雇佣兵道格拉斯·布里戈。今年40岁的道格拉斯此前在巴西军队服过兵役。

老乡相见,又有着共同的信念,两人很快成了朋友。

·塔利塔和道格拉斯。

哈尔科夫市本不是俄乌冲突的主要战场,因为俄军的重心基本部署在顿涅茨克地区,乌军断定此地的俄军人手不足,认为可以趁机发起袭击,就此吹响反攻号角。

然而,战争的残酷远超想象。

6月30日,受到袭击的俄军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出动重型武器温压弹,将乌军炸得溃不成军。

号称“最强非核武器”的温压弹威力惊人。它是基于云爆弹研发出来的高效杀伤性武器,爆炸时能产生巨大的高温和压力,还能通过耗尽作用范围内的氧气,将敌人活活憋死。

为了躲避轰炸,塔利塔和道格拉斯找到了一个地下掩体,迅速躲了进去。由于没经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他们并不知道温压弹的作用原理——地下掩体内因为更容易缺氧,致死率更高。

道格拉斯首先意识到了危险,他喘着粗气,挣扎着爬起来,想尽快离开这里。可身旁的塔利塔因为缺氧,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道格拉斯试图拖着她往外走,最终体力不支,一头栽倒。掩体的一角在轰炸中塌陷,一块滚落的碎石恰好压在了道格拉斯身上。

两人就此消失在泥石中间。

·哈尔科夫市战火不断。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塔利塔的哥哥维埃拉在得知妹妹死讯后很伤心。他表示,妹妹遇难前每天都会给家里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家里人也很担心她的安危,但塔利塔自称枪法很准,不会有事。

巴西外交部7月7日证实,两名以外籍雇佣兵身份加入乌克兰军队的巴西人,在乌克兰死亡。

塔利塔和道格拉斯客死异国他乡,但在官方通报中,他们都没能拥有姓名。

网络达人

今年39岁的塔利塔早年在巴西做过模特,还当过律师,这次跑到乌克兰冲锋陷阵,也不仅仅是头脑一热。

由于喜欢上“战斗的体验”,塔利塔2016年就到过伊拉克,并参与了打击“伊斯兰国”(IS)的行动。

在那里,她加入了库尔德“自由斗士”武装力量,还接受了系统的狙击训练,成为一名所谓的“神枪手”。

做过模特的塔利塔,很懂得如何“营销”自己。

她在国外视频平台油管上创建了账号,将自己在伊拉克的经历拍成短视频发布。

·塔利塔的油管主页有600多位粉丝。

视频中,她要么身穿战服、手握机枪,“A范”十足↓↓

要么把镜头对准深受IS困扰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城市风貌↓↓

她还会给当地的小朋友们带去礼物,跟他们互动↓↓

视频中,她展现得像一个“和平使者”,似在为战争中的人们带去希望。这些视频每条的点击量都在3万左右。

在职场社交平台领英上,她又是一个志愿经历颇为丰富的“志愿者达人”,仅主页上列出的她参加过的志愿服务机构就有6个↓↓

在领英图集里,人们看到了她在志愿服务中的身影:

在伊拉克埃尔比勒国际医院与工作人员商讨难民问题(左一为塔利塔)↓↓

志愿参加民防和军用消防员的救援行动(中间女生为塔利塔)↓↓

还在马里亚纳群岛拯救小动物(前排右二为塔利塔)↓↓

哥哥维埃拉对媒体表示,塔利塔是一名英雄,她热爱(电视剧)和平,是一个真正的进步主义者。

“她一直在参与人道主义任务,拯救了生命,拯救了小动物。她总是被那种拯救小动物、帮助人类的情感所触动。”

塔利塔去世之前,一位作家刚刚与她取得联系,试图将她在乌克兰以及伊拉克的奇幻经历写成一本书。可惜书还没开始动笔,她就葬身在了前线。

沦为“弃子”

塔利塔之死令人唏嘘,也再次引发了国际社会对在乌外籍雇佣兵现状的关注。

俄乌冲突以来,外国雇佣兵进入乌克兰参战的各类消息不断。经过几个月的“战斗体验”,这些人除了像塔利塔这样战死沙场的,要么狼狈逃离,要么被俘面临审判。

韩国海军特种部队出身的李根是其中最为活跃的一位。

从今年3月高调前往乌克兰,到5月因为受伤返回韩国,李根最大程度地搏了一把眼球。

但在5月27日乘飞机返回韩国时,刚一落地,他就被韩国警方约谈,理由是其违反护照法,或将面临1000万韩元(约合5.2万元人民币(专题))的罚金。

·李根。

李根离开乌克兰算是及时止损,更多外国雇佣兵被俘后,前景堪忧。

上个月,两名美国退伍军人作为雇佣兵在乌克兰作战时,被俄军俘虏。这两人也被认为是第一批正式成为俄军战俘的美国人。

·两名被俘的美国雇佣兵。

而俄罗斯将如何处置这两名雇佣兵,也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回应:“他们为钱当兵,在乌克兰领土上参与了非法活动,他们应该为自己犯下的这些罪行负责。”在被问及这两名美国雇佣兵是否会被判处死刑时,佩斯科夫还补充道:“我不能保证任何事情,但这些罪行必须得到调查。”

白宫则轻描淡写表示,乌克兰是战区而非美国人的旅行地,呼吁民众不要前往。

实际上,在美国雇佣兵之前,已经有两名英国雇佣兵在顿涅茨克“最高法院”被判处死刑。

·被判死刑的两名英国雇佣兵。

俄罗斯对雇佣兵绝不手软,可是早就放过狠话的。

早在今年4月,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就曾提醒,希望外籍雇佣兵谨慎进入乌克兰,因为他们不会被作为战俘对待,而“将面临刑事责任,最好(的结局)是长期监禁”。

6月17日,科纳申科夫首次披露了这些外国雇佣兵的现状。

据他称,自俄乌冲突开始以来,共有来自64个国家和地区的6956名外国雇佣兵和专家前往乌克兰,其中1956人死亡,1779人离开乌克兰。

他还列出了这些雇佣兵的背景。在欧洲国家中,来自波兰的人数最多,有1831人;其次是罗马尼亚,有504人;英国排名第三,有422人。而在美洲国家中,加拿大(专题)的人数最多,有601人;美国排名第二,有530人。

科纳申科夫还表示,由于乌克兰政府战事进展不利,外国雇佣兵开始减少并离开乌克兰。俄罗斯国防部对每一位抵达乌克兰的外国雇佣兵都在进行跟踪和定位。

不仅俄罗斯不待见这群雇佣兵,就连乌克兰也在逐渐失去兴趣。

据加拿大媒体《国家邮报》报道,乌克兰“国际战队”一名发言人今年4月就已公开表示,“国际战队”暂停相关招募工作,乌克兰不希望再有外国新兵参战。

他表示,这么做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乌克兰武器供应不足,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因为没有作战经验的外国志愿兵大量涌入,把他们派往前线“毫无意义”,而且“可能是阻碍而不是帮助”。

从热衷招募到明显嫌弃,乌克兰逐渐对雇佣兵“变脸”了。

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最近调侃,“欧洲人与乌克兰人之间狂风暴雨般的爱情似乎快要结束了,他们不再想要乌克兰人了,因为他们厌倦了”。

而对于雇佣兵,乌克兰同样表现出了厌倦情绪。可以看出,这些本就不受国际法保护的雇佣兵,若不及时撤离战场,很可能要成为弃子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